2018-01-18

想看你微笑 第二章 最大胆的结识方法 作者:紫鱼儿

与此同时,江的对岸别墅里,也有一番光景。

江城,城中划江而分为江南区和江北区。江南是旧城、江北是新城。江南许多临江的建筑虽经了翻新,但大多维持了几十年前的风韵。可以这样说,江南是整个江城的魂之所在,更是江城许多所谓的“名门望族”祖居之地。所有人都知道,能在江南江岸拥有一栋独立的花园别墅,实在不光是有钱就能办到的。而此时,沈寻所在的这栋花园别墅,无疑可称得上是江南的“楼王”。

别墅三楼、主人卧室里的沈寻拉上厚重的落地丝绒窗帘,将外面的江景一并掩下。这间卧室拥有整间别墅最好的观景阳台,只要拉开窗帘,江南对岸的灯火辉煌便尽收眼底,节庆的时候足不出户便可欣赏到江上的焰火表演。

“小澈,整间别墅属你这间景致最好,可惜你不喜欢在这儿长住。”沈寻回头,看向靠在卧室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舒澈。

舒澈没有回答,沉默着。

“你应该抓住她,说不定她可以帮到你。”沈寻走过来,“毕竟她居然能——”

“可她以为我是变态。”舒澈终于睁开眼睛,颇无奈。

“所以,你就这么让她偷偷溜掉了?你觉得她怎么样,漂亮吗?”

舒澈没有马上回答,脑海里,纪小行的样子忽地闪现:中午,他载着沈寻,把车停在三号门的门口,没等一会儿,就看到这个自称‘什么都行’的女生从院里“飞”了出来。

恐怕只能用飞来形容了,至少在他二十二年的生命里,接触过的女性不论年纪大小、无不从容优雅,即使是再兴奋的时刻也会在潜意识里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而当时纪小行脸上的笑容和她肢体所表现出来的兴奋……舒澈没有再回忆下去,眉头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沈寻笑了起来,“我有答案了。”

舒澈耸了耸肩。

“嗯,即然你对她不是一见钟情,那让我想一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就为了不吵醒她,你甚至打电话求辛垣陵停掉了整个剧组的工作。”沈寻意味深长的微笑,“小澈,我从来都不知道,舒家小少爷也会感情用事。”

“不要叫我舒家小少爷,我只是姓舒,可却是从小跟你一起、在沈家长大的。”

“你只是住在沈家,不管你高不高兴,你都是姓舒的,没得选,舒澈。”沈寻笑了笑,又忽地想到什么,“不过,如果你想要答案,我帮你。”

“说条件。”舒澈平静的注视着沈寻。

“条件?”沈寻假装伤心,“你怎么不认为,是我要帮你这个小家伙?”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舒澈耸了耸肩。

沈寻忍俊不禁,索性直截了当的承认,“好,条件是,项目开始后,不要跟辛垣陵起冲突。”

“这么简单?”

“并不简单。”沈寻坦然的看着舒澈,“我知道舒老爷子为什么要进行这个项目,我更知道辛垣陵一定不会让这个项目变成舒家的家传。”

“那你该知道爷爷有多固执,即使我答应了你,也没什么用。”

“一定有用,舒老爷子一向最疼你,整个舒家恐怕只有你能说服他。”沈寻认真的说着:“总之,辛垣陵要做的事,我都会全力支持。”

舒澈注视着沈寻,他当然知道辛垣陵对沈寻来说意味着什么,而这种“知道”,让他的心脏隐隐作痛。

舒澈清浅透明的眸子忽地黯淡了下来,他不喜欢这个话题。

“你躲也没有用,小孩子。”沈寻耸了耸肩,“怎么样,要不要帮我?”

“爷爷不容易被说服。”舒澈并没说假话,舒望之的倔强和固执无人不知。

“所以才靠你出面。”沈寻微笑着,“更何况,辛垣陵的性格你该知道,事事要完美。如果我能帮他完成,他会——”

“他只会感谢你。”舒澈微恼地打断了沈寻,“如果他能爱上你,不用等到现在,沈寻,你会失败。”

“我沈寻的字典里从没有失败的这两个字。”沈寻微笑着,眼底只有志在必得,“怎么样,你只要帮我说服爷爷就好。那个小姑娘的事,我帮你。”

舒澈啼笑皆非,“为了辛垣陵,你真的要连我都要利用吗?你难道不知道我——”

“我知道,但那不可能。”沈寻斩钉截铁的打断了舒澈,曾经住在同一屋檐下,她当然知道眼前这个愈发成长起来的舒澈、看她的眼神已经由少年时期的依恋而逐渐改变、逐渐炽热,但这不可能,她只当他是弟弟,并且她有自己心仪的人:辛垣陵。

“小澈,这不是利用,是双赢。”沈寻的笑容里何尝没有苦涩,她不介意坦承自己的感情,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爱什么,“只要你答应我,我一定帮你找到答案。”

舒澈怔怔的注视沈寻,眼底的难过浓得快溢出,却生生的收住,清冷的说了句,“那,她同意了再说。”

沈寻的唇边勾出了淡淡的笑意,“她叫纪小行对吗,我会让她说行的。嗯,很晚了,我该回酒店了。”

“为什么不住这里,客房已经打扫过了。”

“还是回酒店方便些。”沈寻刻意忽略掉舒澈眼中的失望,转身离开,只朝身后摆了摆手,“晚安,小澈。”

“注意了注意了!各位观众,我们节目的录制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大家在座位上坐好,我来宣读一下注意事项。”现场导演站在演播大厅的中心舞台上,手持麦克风,认真的讲解起来。

这是江城卫视的演播一号厅,马上要录制的是一档盛华影视制片的民生访谈节目。本身是新节目,又是首期录制,观众自然都是拉的志愿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虽然没有红包拿,乐怡还是拉上了纪小行来凑热闹。至于现场导演讲的那些个录制规矩,作为“专业观众”的乐怡和纪小行早就熟的几乎能背下来了,所以也没再听,乐怡认真刷着手机,边刷边小声赞叹:“沈寻真的很厉害,演唱会刚结束,马上又要参加一档盛华影视巨资投拍的音乐电影,她的事业现在真是如日中天。”

“看什么呢?”坐在她旁边的纪小行凑了过来,乐怡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则娱乐新闻:某电影发布会上,沈寻和很多业界知名演名站在一起,她风华绝代。”

“哦,这个电影我知道,业内议论很久了,今年盛华影视的重头戏。”

“嗯,也辛垣陵回国后第一个大动作。”乐怡点点头。

“辛垣陵素谁?”纪小行好奇的问。

“盛华影视未来的掌门人啊,刚从国外回来,肯定是想大展拳脚。喏,就是这个人。”乐怡将手机照片里的一点扩大,指给纪小行看。

纪小行刚想看照片,全场的灯光却暗了下来。

“节目录制马上开始!希望大家都能保持安静,但是该动情的时候要动情,该尖叫的时候也不要忍着、该流泪的时候也可以流流泪嘛,哈哈哈哈。”现场导演干笑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倒数计时,五、四、三、二、一!”

现场导演卖力的倒计时完毕,灯光暗场、片头音乐响起,主持人开场白,引领嘉宾步入正题……

“一会儿再说。”乐怡赶紧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督促纪小行坐好。

与此同时,导播间内。

“五号机、六号机,摇到观众席,硬切。”切换导演通过对讲指挥着演播间的录制机位切换,“好,一号机给嘉宾特写。”

切换导演全神贯注的指挥,却渐渐皱起眉头:今天的嘉宾的情绪……实在有点不愠不火,明明是个很时兴的话题,他却像是完全没有进入状态,主持人问一句他回一句,而且句句普通,很难引发共鸣。

“怎么搞的,嘉宾谁负责接待,没讲清楚要领吗?”切换导演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可是栏目的首期亮相,效果不好会产生致命后果。

“现场导演负责跟嘉宾接洽过。”

“接洽过怎么还这种表现!”切换导演持续问责,“算了,二号机跟上,三号——”

“切五号机,对准观众,3区5排最中间位置的女生。”果断的声音、一句平静却决然的命令,打断了切换导演的指挥。

“谁在说话!”切换导演怒气冲冲的回头,“安——”

最后一个“静”字没说出口,活生生的吞了回去。

此刻站在他身后代替他发出指令的人,是盛华影视新的年轻掌门人:辛垣陵。

“是辛总,他怎么来了?”导播间里,工作人员们小声的议论。

其实辛垣陵明白,自己虽然是这档栏目的总制片,但在此类录制现场,不随便去干涉导演、不随便发表意见,才是专业的行为。当然,他更希望大家能用专业的眼光去看他,而不是只觉得他是豪门二代这么简单。

虽然很难。

有些时候豪门跟寒门也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花费百倍的努力,有可能只会得到别人五分认可。

但辛垣陵不介意,懒得介意。

而这档民生栏目是他从国外购买的版权,花费不菲,很多人等着看他的热闹,包括盛华内部的人,但他有这个自信,这个节目一定会红。当然,辛垣陵感觉得出大家对他出现非常意外,不过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他看着切换导演,再次冷静而干脆的说着:“听到我的话吗?”

“5号机,3区5排那个女生,切特写。”切换导演怔了下,不由自主的透过对讲机发了指令。

显示屏上,立刻出现了那个女生的脸。3秒钟后,切换导演已经懂了,辛垣陵为什么会要求给她镜头……

其实在节目录制的一开始,辛垣陵就已经进入了导播间。当这个女生的脸,出现在几十个监视器之中的其中之一个之后,几乎立刻吸引了辛垣陵的注意:如果要评最佳观众,绝对非她莫属。

当主持人说:大家晚上好!

此女生立刻激动万分的鼓掌,眼中的兴奋与喜悦活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亲兄弟。

嘉宾的发言明明说得不痛不痒,此女生却热泪盈眶不住的点头。尤其当大屏幕播放事先录好的VCD时,此女生的情绪变化也到达了顶峰,完全是说一就一、说二就二……

而且她不止一个人有情绪,她的投入和激动、掌声甚至还带动了周边的人,明明差强人意的现场气氛,愣是靠她就把距她方圆五平米的范围内都变成了全场最佳观众席!

摄像和导演算是抓到宝了……

六个机位终于全部各尽其职,切换导演找到了灵感和情绪:嘉宾的语言不到位?切那个女生啊!

主持人垫话儿垫晚了?切那个女生啊!

掌声哪面最热烈?切那个女生啊!

该煽情了?切那个女生啊!

半期节目下来,中场休息,切换导演松了口气,心虚的回头,看向身后的辛垣陵:他在微笑。

他真的在微笑!

以严厉著称的盛华集团未来掌门人,居然在笑!虽说没有特别的大笑,只是微笑,可这笑容足以让导播间里的人继续活下去!

不过他在笑什么?顺着他的视线,切换导演疑惑的看过去:监视器屏幕上,那个最佳观众正在做着面部体操,五官移位……

好像在哪儿见过她?她叫什么来着?辛垣陵皱眉想着,忽然跟记忆里的某一点对上了号。

“我的天啊,辛总笑起来居然这么帅,迷死人了!”导播间里唯一的一位女导播注视着辛垣陵,小声的对身旁的同事说话,痴了。

“你要不要那么夸张?”演播厅休息区的卫生间内,乐怡一边洗手一边问着纪小行。

“不素夸张,这叫职业道德!”纪小行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塑封观众入场牌,感慨,“乐怡,我什么时候能站上歌手的位置、而不再素观众的牌子啊?”

“等你当上明星就能了。还有啊,你职什么业道什么德啊,又没人雇你来。你就一普通观众、就一普通观众好吗!”

“观众素什么,旁观之众。你懂不懂,观众素很重要的,尤其在这种谈话类节目,如果观众不给一点反应的话,嘉宾情绪也是起不来的!”纪小行白了乐怡一眼,“所以这个牌子素神圣的,我的每一个牌子都素神圣的,它代表我走过的路,我要把它们全部收藏起来,收好!等我将来成了真正的歌手,走上真正的红地毯……哎哎我没唆完呢你别走啊!”

一千零一次关于将来的讨论再次截止于纪小行对未来的畅想上,乐怡强拉着纪小行出了卫生间,她实在不想再就“夸张”与否深入探讨,反正讨论了也没用。

正往演播厅回,前面两位男士慢悠悠的走着,挡了大半个狭窄走廊。乐怡和纪小行刚想开口说句麻烦让让,就听到了一个让她们都如雷贯耳的名字。

“辛垣陵嘛,谁不认识,豪门二代,这档节目就是他制作,有钱人当然做什么事都容易成功。”男士一号说着,语尽不屑。

“谁让他有个那么出名的爹,其实我最看不惯这类拼爹的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听说没有,盛华最近加盟了一个导演,是辛垣陵的朋友,叫什么来着?苏辰?”男士二号点头补充。

“对,苏辰,留学党,著名导演衍之的亲外甥。”

“哼,又是影二代来抢我们饭碗,我最看不惯这些人,还不如我们!”

坏菜了,乐怡一边听一边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全体颤了三颤,下意识扭头看向身边的纪小行……

“嘴上唆看不惯,心里却羡慕得很呢。”果然,纪小行咬牙切齿、一字一字、每个字都带着一股阴风,直刺前方两男的背影,“乐怡,你唆对不对?”

乐怡嘴角抽搐,心道我能说不对吗?我说不对你这战火就该打到我身上了。

“啊,我素真没想到也有男人爱八卦,还爱在别人背后嚼舌头,还看不惯别人素什么什么二代……别人要你看得惯吗?”纪小行一口气说完,顺手还撸了撸袖子。

果然,前方两个八卦男回头,对纪小行怒目而视。

“又没说你,你跟着什么急。”

“肤浅的女人,知道辛垣陵苏辰有钱有权就想着巴结是吧,去啊,微博微信上钓啊,神经病!”

“你才素神经病!我巴结他们干嘛!”纪小行气得脸涨红了,心头一股鬼火升腾而起。

“这位小姐,我麻烦你把舌头捋直了再替别人打抱不平!”八卦男尖酸的笑。

一句话,直击纪小行死穴。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不可承受之重,而关于舌头的话题,当然就是纪小行的“重”。其实这么多年她训练自己已经进步很多,至少大部分的发音吐字是正确的,虽说离标准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可日常交流中很少会有人这样直接的打击她。

做为一个舌神经麻痹引起的语言中枢神经系统痉挛患者,纪小行沉默了……

“喂,怎么说话呢你们。”乐怡见不得纪小行受辱,心中火起,直接推开纪小行,机关枪扫射一样对着两个长舌男一阵反击,“别人有个有名的爹就一定是靠爹族吗?别人生下来他爹就有那么有名了你让他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别人也想不要背负这么大压力不管做什么都有无数人在后面说你看他就是靠他爹好吗?就你舌头利索是吧,你那么利索也没见你为国家做点什么贡献啊,申奥你去演讲了还是联合国你去发言了!”

“你们……”两个八卦男忽然怔了,一脸见了鬼的样子,手指向乐怡和纪小行身后。

“骗我们回头你们趁机逃跑对吧,哈哈,我小学就会这招了!”乐怡的战斗指数当然不止这么一点点,立刻还击,顺便故意得瑟着回头,“我有本事回头了、你们有本事别跑啊?我回了、你们跑……呃?啊!天……”

乐怡的安静,是因为她也看到了自己和纪小行的身后果然是……

“乐怡,怎么了?”纪小行拉了拉乐怡的衣袖,好奇的顺着乐怡目瞪口呆的视线回头看着,身后是……

他是谁?什么时候来的,听到了多少?他只是站着,安安静静的,所有的刀光剑影唇枪舌战全部在他周身嘎然而止。他很高,斧凿刀削一样挺拔的身材,阳光透过一侧的巨幅落地玻璃窗镶在了他的身上,凝固成一尊完美的雕塑,却也耀眼的让纪小行看不清他的表情:像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也像是猎物逼近的威胁。

而与此同时,方才还口沫横飞跟乐怡一争长短的两个八卦男,已经连“一溜烟儿”的背影都没有剩下,要不是此刻是光天化日,纪小行和乐怡会以为自己身处聊斋。

“辛……辛……我……”乐怡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眼睛瞪得活像戴了十副美瞳,结结巴巴不知所云。

“你干嘛?”纪小行诧异的问乐怡,又看了看陌生男人,是,是超级帅,可也不至于让乐怡傻呆呆吧。

“麻烦让一让。”男人一边开口,一边已经走近、干净利落而又巧妙的挡开了纪小行,本来也可以相安无事,但他这一挡,却直接将纪小行手中的观众入场牌挡落在地上。而他又正朝前走,一落脚,当当正正的就踩在了入场牌上,“咔嚓”,硬塑碎裂的声音,时间停止了……

“抱歉。”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转而对乐怡,“你把垃圾收一下。”

“好的,好的。”乐怡拼命点头。

乐怡这么点头,却让纪小行更加气愤,她怔怔的盯着自己的牌子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而自己的头顶上空,就飘来罪魁祸首这么两个无关紧要、无足轻足、无足挂齿的“抱歉”?语气里哪有半点抱歉的诚意?居然还敢命令乐怡!

“等等!”纪小行果断出手,拉住“罪魁祸首”,而这“罪魁祸首”似乎没有料到她如此举动,回头看向她,平静的。

如果说方才的阳光是给他一个背景色调,那么此刻则是大肆的洒在他的周身上下,按说应该是温煦和睦的,可此刻的纪小行却只觉得被他的注视里写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遥远。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做人这么差劲!纪小行在心里抱怨了“罪魁祸首”一个漫长的来回,一字一字的教训着:“素你踩碎了我的牌子,为什么让我朋友收,还有,这不是垃圾,这是身份,我素观众的身份!”

“纪小行你快别说了,你知道他是——”乐怡赶紧凑近了,小声提示。

“我才不管他素谁!”纪小行怒驳乐怡,“就算他素辛垣陵我都不怕!”

说完,低头捡起裂成两半的牌子,看到牌子上豁然一个灰色的鞋印,又心疼又生气,顺手就牵起“罪魁祸首”的衣袖,认认真真的把牌子擦了个一干二净。

嗯,牌子干净了,“罪魁祸首”的浅色衣袖变深了……

世界再次安静了,纪小行擦干净牌子,扭头看到的就是扶额的乐怡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

“乐怡你行了哈,平时跟我窝里怎么那么横,看到帅哥你就疲软啊!”纪小行万分鄙视的说完乐怡,又瞪着“罪魁祸首”做了个鬼脸,“是你踩的,灰尘还给你。”

而这个“罪魁祸首”,却笑了。

坦白讲,他人虽然无礼,可是人帅的确实有点惨绝人寰啊,难怪乐怡都要失控了,纪小行在心里暗想着,可接下来这个罪魁祸首说的话,却更让她火冒三丈。

“你用来结识我的办法,的确是我到目前为止见过最大胆的。”

“呃,哈?”纪小行哭笑不得,“我结识你?我为什么要结识你!”

“不过真的不管用,你有这样的时间,不如好好磨磨歌唱技巧或者多去几个栏目试镜,心思放在正途。”

“我哪有巴结你啊,大!叔!”纪小行的战斗指数蹭蹭上升即将爆表,“我素好端端的站在这儿,素你走过来就踩碎了我的牌子对吧,我连你素谁都不知道!呃,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唱歌。”

“纪小行。”“罪魁祸首”的声调骤然到达南极冰点,“你不知道我是谁?你的求职简历已经递到我办公桌上了还敢说不知道我是谁?如果不是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就在你身后,怎么会那么冒失的帮一个陌生人打抱不平。”

“呃,什么鬼简历?我打抱不平帮的是……”纪小行话说了一半儿,忽听到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接电话要紧,她一边不示弱的继续瞪着“罪魁祸首”,一边没好气的接听,“喂,我是纪小行。嗯,对,什么什么?哪个项目?沈寻参与的大电影?和我谈?真的是我?你确定素我?你真的确定?盛华投资的?总制片是辛垣陵?可是找我谈什么呢?呃,没问题?好的好的,有时间,有的有的,没问题!”

挂断电话,纪小行仍处在恍惚的惊喜之中,立刻给了乐怡一个大大的拥抱,“乐怡你听到没有,沈寻找我了,难道是听了我寄给制作公司的CD所以找我唱主题曲?我终于有机会了,可能不用演死尸了!沈寻的那个!那个大制作!制片素那个很有名的辛垣陵!哈哈哈哈哈!呃,乐怡你怎么不高兴?”

乐怡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指向“罪魁祸首”。

“哦,对,还有你。”纪小行内心狂笑,瞬间原谅了古往今来一切的小人得志行径,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在完美的上演“小人得志”,不得瑟不行,必须得瑟,好好得瑟!一边想,一边得意洋洋地走到“罪魁祸首”面前,以足足高了刚才八度的声调炫耀,“听到没?我,素一个歌手,而且将来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歌手,明天就要见到大明星沈寻,跟她谈一个电影主题曲,总制片素辛垣陵,你听过辛垣陵没有?”

“辛垣陵?”“罪魁祸首”饶有兴致的笑了笑,“你跟他熟?”

“呃,虽然不能说熟,不过……”纪小行心虚的眨了眨眼睛。

“不会是根本没说过话吧。”

“没说过话又怎么样。”纪小行吱唔了一会儿,含糊其词的逞强,“他不认识我,我认识他就行啊大叔!”

“罪魁祸首”微笑,“是吗?可你刚刚还否认过,你说你完全没见过他,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所以并不是故意安排了一场打抱不平的戏给他看。”

世界第三次安静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纪小行再笨也明白了眼前的“罪魁祸首”可能是谁……不会的……不会这么巧……不会这么倒霉……不会刚有个机会就被自己亲手再枪毙……纪小行仅存一线生机的看向乐怡,她多希望乐怡给她一个相反的答案,告诉她,她得罪的人不是辛垣陵!

可乐怡却仍旧在扶额,并重重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OH,漏!

辛垣陵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这个矮自己一个头的女生。

的确,只能把她当成一个女生、而不是女人。

女人该是风情万种的,而她……很神奇。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惊愕,可不停闪烁着的神彩却证明了她那个小小的脑容量正在飞快的运转。

在想什么?办公桌上的简历、沈寻亲自打来的推荐电话、导播间监视器里她那张百变的情绪脸,在此刻跟眼前这张素净的、纤灵的脸结合在一起。

看来她方才的确是不知道,她所面对的人,是谁。

可她现在知道了。

“那么,我是谁?”辛垣陵问。

“你素辛……素辛垣陵。”纪小行的头快低到了脚面上。

“不是大叔吗?”

纪小行咬咬牙,深深的呼吸,猛地抬起头,面对铁塔一样的辛垣陵绽放出从小到大最美丽的一次笑容,眼波婉转,忽地连腰都弯了四十五度,伸出手就拉住了被自己亲手弄脏的辛垣陵的衣袖,“这怎么搞的,怎么这么脏了辛总,我帮你干洗吧辛总,素我的错辛总,大水冲了龙王庙啊辛总,你看要不要听我解释解释辛总!”

乐怡嘴角抽搐着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好友的形像幻想为一只狗腿,多么鲜嫩……

早就说过纪小行总有办法把生活搞得很神奇,连她自己都承认这一点。神奇归神奇,日子总得继续,即然马上要谈大项目,自然要好好准备。

和沈寻见面的时间订在下午三点,地点是国际大厦顶楼咖啡厅。怕迟到,纪小行和乐怡吃了午饭就到了,不过先没去咖啡厅,就在楼下几层旗舰店先转转。其实纪小行觉得自己来就可以了,可是乐怡强烈要求陪同,想想也好,刚好让乐怡帮着参考下。

“纪小行,你需要一件新裙子。”电梯里,乐怡打量着T恤仔裤的纪小行,不满意的摇了摇头。

电梯里空荡荡的,纪小行和乐怡站在最前面,隐约知道后面还了一个很高的男人,也没在意,继续闲聊。

“为什么?”纪小行随口问着。

“你要跟沈寻一起工作,之后要出席新闻发布会,还要出席开机仪式,这可是大制作,全是大明星加盟。哦,新闻发布会,别人都衣香鬓影,就你灰头土脸,丢人不?”

纪小行怔了下,还真没想这么长远,透过电梯里的反光板审视着自己的打扮,好像的确太清汤寡水了,“其实沈寻找我,还不知道什么素,不一定素要我一起参加吧?”

“买不买?”乐怡白了纪小行一眼,直接打断。

“买。”

“那别废话!带钱没?”

“带了!”纪小行兴高采烈的拉开包,里面搁了一些还没拆封的红包,“都素我当死尸赚的!”

“噗!咳、咳……”一阵猛烈的喷呛声骤然在电梯里响起。

纪小行和乐怡皱眉回头看了看,声音来源是站在她们身后的男人。他穿得很休闲、戴了一顶棒球帽,手里拿了一瓶可乐,此刻正扶着电梯壁低着头猛烈的咳嗽。

“素我吓到他鸟。”纪小行压低了声音,拉了拉乐怡。

乐怡扶额,更小声、咬牙切齿地回应,“我麻烦你不要总把你当过死尸挂在嘴边!也不要就这么把红包亮出来好吗!好吗!”

“知道啦!”纪小行吐了吐舌头,刚想回头安慰下那个被自己吓到呛水的男人,电梯“叮”的一声到达,只好拉着乐怡赶紧走出去,没几步远又回头看了眼,电梯门正徐徐关闭,依旧没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但却另有种说不出感觉,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

“小行,去那家吧,那家品牌的衣服全手工订制,特别漂亮。”乐怡一下电梯眼睛就亮了,指着不远处的一家旗舰店说着。

纪小行的思路迅速回归,断然否定,“你觉得我的红包买得起那个牌子?”

“你又不是真的穷,干嘛总提红包!走走,听我的没错,试试、试试去。”乐怡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了纪小行就奔向那家。

十分钟后,换上新裙子的纪小行站在试衣镜前,怔怔的注视着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

“我就说你穿这个牌子好看!”乐怡对着镜中的纪小行由衷的赞叹。

“小姐,这件真的太适合您了。”导购适时的再加一句。

“谢谢。”纪小行难得羞涩一次,却也开心。不过,她也知道导购和乐怡夸她夸的是多么虚伪……

这条小黑裙,理论上来说并不是十分适合目前的她。无论是气场还是年纪,她驾驭起来都多少有些勉强,可臀部后幅下摆别致的做成小褶绉、前领连袖一体的方直小露肩、完美腰线,即能勾勒纤瘦的腰身、又能巧妙烘托胸型,可是她的胸……

“您再买件带厚海绵垫和钢圈的胸衣就好了!”乐怡非常没有眼力的提出了建议。

“我又不小,只是最近在减肥……”纪小行心虚的挺了挺胸,眼神刻意忽略明显没有托圆的胸线,兴许能再发育发育?

“您是需要买什么场合穿的衣服呢?”导购礼貌的问着。

“呃……”纪小行想了想,是啊,什么场合呢?

“开机仪式!还有新闻发布会!”乐怡抢答,“她是个歌手,未来的明星,需要一件出席正式场合穿的裙子。”

“哇,真的,难怪小姐气质这么好,原来是明星。”导购的眼睛亮了,“那一会儿可不可以请您帮我签个名?”

纪小行瞬间脸涨得通红,连连对着导购摆手,“不素不素,我还不素明星。”

“今天不是,明天就是了,明日之星!”乐怡拍了拍纪小行的肩膀,直接帮纪小行做了决定,“买!”

那就买吧。纪小行无奈又好笑的、目送乐怡拿着装了一堆红包的皮包去买单。

再次审视镜中的自己,忽地就信心百倍,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件裙子很漂亮。”舒澈在心里想着。他站在旗舰店的另一侧角落,借助塑料模特的遮挡,一直远远的审视着纪小行。

“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导购小姐的声音温柔而礼貌,她适时走近了。

而舒澈的本能反应却像根弹簧一样、在听到她声音的一刻立即站远。本来轻松愉悦的神态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深深皱紧的眉头,直截了当答了句:“不需要。”

导购小姐吓了一跳,颇尴尬的怔住。

舒澈压了压棒球帽的帽檐,转身离开。

临近下午三点,提着新衣纸袋的纪小行和乐怡提前到了顶楼咖啡厅等候,当沈寻远远的出现在咖啡厅门口、仪态万千地朝她们走过来时,两个女生只觉得呼吸都快停滞了。

“小行,我没看错吧,掐我一把,那是……沈寻?”

“素……沈寻!”

“小行,我觉得我们来对了……”乐怡以一种挖心掏肺泪流满面的语气,揪过纪小行的耳朵耳语。

“可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当然,这只是纪小行在心里想起的一句话,并被她拼命咽了进去。可十分钟之后,纪小行不得不感慨,自己的第六感是多么的准确……

“如果你同意的话,在这份合约上签字就好。”沈寻笑意吟吟的把桌上的文件缓缓推至纪小行面前。

“我不同意”,只有四个字,却还是哽在纪小行喉中,她怔怔的看着那份合约哭笑不得。

“沈小姐,昨天小行接到的电话说是请她来谈那个电影的主题曲演唱,我们没想到是让她当助理……”代替她开口的自然是乐怡。

“助理怎么了?更何况,是当我的助理。”沈寻笑容里的笃定来自于她的自信。

“沈小姐,其实我素……”纪小行费力想着该如何表达委婉的拒绝,却还是被沈寻打断。

“纪小行对吧。”沈寻微笑着,“我还是先跟你说说这部电影吧。可能你也听说过一些,是盛华影视制作,应该来说,算是盛华这么多年来最大手笔的一次,所有的参与人员都是邀请国内顶级,看了脚本之后,我发现,很有趣,非常有趣。”

“脚本上写鸟什么?”纪小行忍不住问,却立刻被乐怡在桌下使劲拧了大腿。

“呃,有趣和我也没什么关系……”纪小行呲牙咧嘴的补充,真疼啊,“我什么都不会,当助理不太合适。”

“我倒觉得你一定能胜任。”

“为什么?”这次好奇的人换成了乐怡。

“首先我得承认,我跟剧组打听了你的情况,小行。”沈寻的表情非常的诚恳,“大家都认为你非常有天份,非常肯吃苦,做事非常的用心。”

纪小行忽然觉得有点头晕,天花板有点低……

“我并不是随便找助理,能做我的助理,起码身材要非常的标准、长相也得无可挑剔,毕竟你也懂,长相差距跟我相差太多的,对我的审美、我的心理、我的心情,都是一种伤害。”

纪小行用力点头,天花板好像更低了。倒是乐怡,扭头皱眉打量了下纪小行,打了个寒战……

“其实今天的合约,本来经纪人谈就好,可我做人的原则就是交朋友,真诚的交朋友。小行,我已经把你当成朋友了,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我很喜欢你,你的眼神就透着纯洁正直。”沈寻继续说着。

“她没戴美瞳!”乐怡迅速补充,纪小行用力点头。

“嗯,另外,虽说是做我助理,可这毕竟是大制作,拍摄期也不过是三五个月,另外,这是一部音乐电影,可想而知,你还可以认识很多的音乐界的前辈,这是天大的学习机会,你说对不对?”

“呃,话是不假,可是沈小姐你看,其实我们小行的理想并不是——”

“哦对了,你叫乐怡是吧,我不止要请小行,还要请你呀,你的专业方向是导演和剪辑对吧,要不要一起进组锻炼?”

“其实我们小行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合格的助理!”

“噗!”纪小行刚刚入口的咖啡全数喷出……

“小行,签吧。我答应你,这个项目结束后,我会推荐你认识新的老师,而且就算是跟在我身边,机会也会比平常多很多。并且,昨天电话里说的,关于电影的需要的声乐演唱,我会信守承诺,大力的推荐你去参加配唱的甄选,怎么样?”

纪小行还在犹豫,“可素我……我素……”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沈寻意味深长的微笑,“你现在不行,不代表永远不行。你说呢,小行?”

沈寻注视着纪小行,她当然不打没把握的仗,纪小行的理想是什么,全剧组都知道。可以,她可以帮纪小行入行,哪怕她的这个承诺对纪小行来说艰难无比,可谁在乎呢。沈寻心里只确认一点:这个叫纪小行的女生理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帮舒澈。

十分钟后,沈寻拔通了舒澈的手机,“小澈,答应你的事,我办到了。”

“你就这样骗她签约。”舒澈的声音透着无奈。

“这怎么能叫骗,我是给了她一个很棒的机会。”沈寻一边从手包中拿出妆镜扫了眼面妆,一边继续通话:“放心,拍摄完成之后我真的会帮她好好的推荐,你这几天也准备一下,一起进组吧,近距离的接触她,或许她真的可以解答你的麻烦。”

“能不能解决我的麻烦还不确定,不过……她的朋友肯定是遇到麻烦了。”舒澈拿着电话,远远的看着电梯门前、等候着要下楼的纪小行和乐怡,忍不住轻笑。

不能不笑,因为看上去,乐怡实在被纪小行打的很惨……

在线试读:
想看你微笑 第一章 上锈的命运之轮 作者:紫鱼儿
想看你微笑 第二章 最大胆的结识方法 作者:紫鱼儿
想看你微笑 第三章 一对蛋兄弟的开启 作者:紫鱼儿
想看你微笑 第四章 初吻?人工呼吸? 作者:紫鱼儿

购买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66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