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永远天真多情的我们 Chapter 2“给我划重点”作者:七弦弄月

风筱绮近段时日很警惕,行事较之以往更加低调了,毕竟四班现在大部分人都认识了她,那群人又都听景潇的话,她可不想再因为景潇的恶趣味而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然而“偶遇”这种事,即使没有人为因素,也无法全然避免运气成分,所以她还是没能逃过去。

午饭时分,食堂窗口前。

“绮绮,你吃点什么?”沈乔打着哈欠和她商量,“今天我请客,下午随堂测验你借我抄抄呗?免得胡老师又单独拎我去训话,要是他一气之下请我家长就更糟糕了,我爸一定会抱怨我耽误他谈生意。”

风筱绮冷漠道:“就算你不请客,我哪次没给你抄?上次你等得不耐烦,都直接上手抢了,我能怎样?敲爆你的头吗?”

沈乔笑得很是心虚:“所以你到底吃点什么啊?快说,我去买。”

“就咖喱鸡腿吧。”

话音未落,斜地里突然蹿出了好几位四班男生,互相推搡着,吵吵嚷嚷地挤到了窗口前。

“阿姨,一份咖喱鸡腿!” “对对,我们都要咖喱鸡腿!” “给我也盛一份!”

沈乔震惊:“他们是不是有病?”

眼看着满盘的咖喱鸡腿就这么被一扫而空,要等新的一盘至少还要二十分钟,风筱绮不想再等,索性抬手示意:“那就红烧排骨吧。”

这句话就像是按下了开关,随后便有另一群四班男生汹汹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剩下的红烧排骨也抢光了——而且为首的还是林岳,他端着一大盘子排骨,挤眉弄眼抛来个眼神,消失在打饭的人群中。

很好,他们竟然幼稚到了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她吃肉的程度。

沈乔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已经撸袖子准备上去干架了:“绮绮你别拦着我啊,我今天非得用这群浑蛋的脑袋垫桌腿儿!”

“找他们的碴,我还嫌没面子,”风筱绮挽住她的胳膊,强迫她站好,“土豆丝洋白菜,今天吃素,减肥。”

“哼……”

五分钟后,两人端着各自的炒素菜坐在了食堂角落里。

沈乔咬着筷子,含混不清地骂四班小子们都是混账,风筱绮百无聊赖地听她抱怨,一抬眸忽而瞧见几个熟面孔,好像是刚才抢自己鸡腿的那群人。

怎么着,这还没完没了了?

“乔乔,小心你后面。”

沈乔猛地回头,猝不及防对上了林岳那双黑亮黑亮的铜铃大眼,吓得她扬起筷子甩了他一脸土豆丝:“哪里来的妖孽?!”

林岳二话不说,轻轻巧巧地将她拦腰公主抱,随即拔腿就跑,速度堪比拦路抢劫。

沈乔连蹬带踹,抬手用力捶他的后背:“放我下来,你这傻大个儿!有没有七班的兄弟,快救命啊!”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这个疯婆子。”

“老娘现在就掐破你的喉咙——”

幸运的是,附近还真有七班的男孩子,大家目睹这一幕,集体荣誉感油然而生,顿时连饭也不打了,纷纷追在后面要揍林岳,另外还有四班的过来帮忙呐喊助威,现场气氛极为热烈,宛如抢亲。

风筱绮连忙放下筷子想要去一探究竟,结果尚未起身,就被人箍住肩膀重新按回了座位上。

慵懒含笑的男声自头顶响起:“别急啊考神,虽说我兄弟之前夸过你闺蜜很漂亮,却也不至于做什么出格的事,他只是手动帮我清一下场而已。”

刚才还在骂曹操,这会儿曹操就到了。

风筱绮面无表情地说:“恕我直言,加上景同学你,四班全体男生的智商平均值,达到正常人水平了吗?”

“亏得我是来给你送荤菜的,这么阴阳怪气不友好,是你们七班的待客之道?”

景潇在她对面坐下,单手把沉甸甸的饭盘放在了她面前,那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咖喱鸡腿和红烧排骨,说是十人份都不为过。

纵然风筱绮心理素质非常过硬,自认为碰到任何意外状况都能处变不惊,此时也不禁有些凌乱了:“所以你准备告诉我,刚才号召四班男生扫荡食堂窗口,是因为怕我吃不饱?”

景潇从容否认:“我也没料到林岳会琢磨出这么智障的主意,我回去会揍他的,你放心。”

“那也要归功于你同样智障的领导方式。”风筱绮言毕起身要走。

“喂,考神。”

“不要那么称呼我了,很烦。”

景潇好整以暇地扯住她的衣袖,也不顾她如何用力想把手抽回去,只懒洋洋地笑道:“鸡腿和排骨都摆到你眼前了,你总得象征性吃两口吧?否则被兄弟们看见,我多没面子?”

这算什么见鬼的理论?

风筱绮耐着性子劝自己,不要和中二少年做些无谓的争论。她弯下腰去,怀着应付差事的心理,飞快地往嘴里塞了两块排骨咀嚼起来。

景潇看她撑得两腮鼓鼓的,像只小河豚,明显是很想生气却又忍着,一时只觉可爱非常,禁不住又往她盘子里夹了俩鸡腿。

“我已经吃过了,”风筱绮这次没给他拉住自己的机会,灵活闪避到数米开外,“你自己吃吧,祝胃口大开。”

景潇提高音量唤住她:“哎!留步!”

风筱绮再度顿住脚步,无奈转头:“可能你的脸皮厚度足以抵挡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但我不行,请小点声,有事快说。”

“你是考神,考神的光芒理应照耀全年级,但我现在不用你照耀全年级,也不用你照耀四班,你就照耀一下我吧?”

“你脑袋里似乎渗了不少紫菜鸡蛋汤,说什么疯话呢?”

“我的意思是,”景潇弯起那双含笑的桃花眼,说不出的秀气好看,但唇角勾起的邪魅弧度却出卖了他,“历史和政治,帮我画画重点,反正你……嗯?”

话还没说完,就见长发飞扬的风筱绮,像踩着风火轮般迅速消失在了现场。

食堂的清场事件,险些又点燃了四班和七班的战火,幸好风筱绮后来及时赶到,以期中考试给全班整理考点为条件,总算哄着七班男生们同意休战,暂时撤退。

对此,四班男生们表示很委屈,根本没有学霸给自己整理考点,只能回去跟自家老大讨两包薯片吃。

为了督促大家好好做功课,平城三中在周二和周五设置晚自习,今天恰好是周五。

当晚八点自习结束,沈父因有些私事,打了个招呼就开车把沈乔先行载走了,于是就只剩下风筱绮独自回家。

风筱绮虽然外表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其实还真没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寻常女生怕黑、怕鬼、怕虫子,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她只当作笑话。

学校距离她家并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若要穿越中途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则可以节省大约五分钟的时间。

她略作思考,最终还是选择了捷径。

巷子里光线昏暗,无其他行人经过,风筱绮背着书包一路走过去,静寂得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她打了个哈欠,开始在脑海中回放作业列表,该写的貌似都完成了,想到这里,她又开始盘算起自己周末的行程,到底是去图书馆借两本漫画书呢,还是约沈乔去滑个冰、看个电影呢?

岂料还没等她得出最后结论,就听得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奇怪动静,像是有人偷偷跟踪。

她顿时驻足,回头望去——

景潇正一边撕着面包的袋子,一边瞧着她,神色很坦然,仿佛自己只是路过。

“真可惜,要不是突然饿了,我也不想惊动你。”

“你走路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练过轻功吗?”

“那倒也不至于,我猜你是走神了。”

风筱绮轻哼:“我需要合理的解释,难道这条路,也是景同学你回家的必经之路吗?”

景潇理所当然地回答:“不,我家在相反的方向。”

“嗯?”

“考虑到女孩子自己走夜路不安全,我决定暗中护送一程,你只需要心存感激地接受就好了,不必多言。”

跟你同行,恐怕比走夜路不安全多了。

这话风筱绮没明说,她不悦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自己回家?”

景潇笑了笑:“没有四班男生打探不到的事,他们以前没怎么见过你,现在认识你了,就方便了很多。”

“你们四班男生每天的使命,就是帮你打探女孩子的行踪吗?”

“以前不是,但最近确实是。”

风筱绮颇感无语,转头就走,却又听到景潇在身后问道:“考神,周末有空吗?”

“没空。”

景潇亦步亦趋跟着她,语气悠闲:“太遗憾了,那我只好亲自登门拜访,虚心求教,拜托考神给我划一划考试范围了——要知道,赌约是两个人乃至两个班的事情,为保证赌局公平,你理应承担这样的责任。”

风筱绮简直要为他的厚颜无耻而拍案叫绝,可她心里很明白,这人说得出做得到,万一届时他真的主动找上门了,要怎么跟自家八卦的爸妈解释,还是个大问题。

思及至此,她颇感头疼,只好暂时稳住他:“别冲动,有话好商量,大不了你把历史书拿出来,我权当扶危济贫,划完周一给你就是了。”

“不行。”

“什么不行?”

景潇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要你现场指导,这样‘学习效率’更高。”

风筱绮好气又好笑:“你字典里还有‘学习效率’这四个字呢?”

“那是自然,所以我们就约在周末下午两点吧,两点在零号街的那家长乐甜品店,不见不散。”

“等等,谁答应要跟你不见不散了?”

“总之到时候我没有看到你,就去你家找你!”此刻两人已经行至巷口,眼看着前方路灯的光影明亮,也有行人经过,景潇将面包袋扔进垃圾桶,笑着把手搭在风筱绮肩头,“要记得,别失约。”

风筱绮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她蹙眉转过身去,见景潇沿着来时路返回,颀长身影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没入一片雾蒙蒙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