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

闲情偶寄 颐养部 家庭行乐之法 原文及白话文译文 作者:李渔

 目录:  /    /  

【原文】

劝贵人行乐易,劝富人行乐难。何也?则为行乐之资,然势不宜多,多则反为累人之具。华封人祝帝尧富寿多男,尧曰:“富则多事。”华封人曰:“富而使人分之,何事之有?”由是观之,财多不分,即以唐尧之圣、帝王之尊,犹不能免多事之累,况德非圣人而位非帝王者乎?

陶朱①公屡致千金,屡散千金,其致而必散,散而复致者,亦学帝尧之防多事也。兹欲劝富人行乐,必先劝之分财;劝富人分财,其势同于拔山超海,此必不得之数也。财多则思运,不运则生息不繁。然不运则已,一运则经营惨淡,坐起不宁,其累有不可胜言者。财多必善防,不防则为盗贼所有,而且以身殉之。然不防则已,一防则惊魂四绕,风鹤皆兵,其恐惧觳觫之状,有不堪目睹者。且财多必招忌。语云:“温 饱之家,众怨所归。”以一身而为众射之的,方且忧伤虑死之不暇,尚可与言行乐乎哉?甚矣,财不可多,多之为累,亦至此也。

然则富人行乐,其终不可冀乎?曰:不然。多分则难,少敛则易。处比户可封之世,难于售恩;当民穷财尽之秋,易于见德。少课锱铢之利,穷民即起颂扬;略蠲升斗之租,贫佃即生歌舞。本偿而子息未偿,因其贫也而贳之,一券才焚,即噪冯谖{2}之令誉;赋足而国用不足,因其匮也而助之,急公偶试,即来卜式{3}之美名。果如是,则大异于今日之富民,而又无损于本来之故我。觊觎者息而仇怨者稀,是则可言行乐矣。其为乐也,亦同贵人,可不必于持筹握算之外,别寻乐境,即此宽租减息、仗义急公之日,听贫民之欢欣赞颂,即当两部鼓吹;受官司之奖励称扬,便是百年华衮。荣莫荣于此,乐亦莫乐于此矣。

至于悦色娱声、眠花藉柳、构堂建厦、啸月嘲风诸乐事,他人欲得,所患无资,业有其资,何求弗遂?是同一富也,昔为最难行乐之人,今为最易行乐之人。即使帝尧不死,陶朱现在,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去其一念之刻而已矣。

【注释】

①陶朱:即范蠡。助勾践灭吴后,改名易姓,在陶经商,称陶朱公。十九年中三次获得千金的产业,又三次分给贫穷的朋友和亲戚。

②冯谖:战国•齐人,孟尝君门下食客。曾替孟尝君到薛城收债,他把欠债的人悉数招来,经核对债券无误,诈称孟尝君有意免除大家的债务,就烧掉了所有的债券,从而为孟尝君买到了人心。

{3}卜式:以畜牧致大富,汉武帝与匈奴开战,国用不足之时,他多次捐款,被任为中郎,后升至御史大夫。

【译文】

劝说地位高贵的人行乐容易,劝说有钱的富人行乐就难了。为什么呢?因为钱财是行乐的资本,但又不应当过多,多了就成为人的累赘了。华封人祝福尧富裕长寿而且多生男孩,尧说:“太富裕了会生出事端。”华封人说:“富了就把钱财分给大家,怎么会生出事端呢?”这样看来,钱财很多却不分给别人,就算像尧这样有圣人的品德、帝王的尊荣的人,都不能避免受多生事端的拖累,何况才德不如圣人又没有居于帝王之位的普通人呢?

陶朱公多次赚得千金的财富,又多次把这些钱财分给大家,赚来了一定会分出去,分发完了再去赚,这也是学习 尧帝防止多生事端。所以想要劝说富人行乐,首先就要劝他们分散手中的财物,而劝富人分散财物,就像夹着山跨越大海,是肯定做不到的。钱财多了就想着怎么运营它们,不运营的话产生的利益就不多。然而不运营还好,一运营就要费尽心力,让人坐立不安,那种劳累真是很难说清。钱财多了就会防备别人,如果不防备就有可能被盗贼盗走,甚至有可能连性命都搭进去。然而不防备还好,一旦防备就会把人弄得胆战心惊,草木皆兵,那种害怕恐惧的样子,让人不忍心去看。况且钱财多了一定会招来妒忌。论语说:“温 饱之家,众怨所归。”一个人被很多人当箭靶的目标般厌弃,忧伤虑死还来不及,哪里还会去行乐呢?钱财不能太多,多了就是累赘了,原因就是在这里。

难道富人行乐就没有希望了吗?我说:不是这样。分散给别人大量钱财很难做到,少聚敛一些就容易了。在任何一家人都能受到封赏的时代,就会很难向别人显示自己的恩惠;在人民都很穷困、钱财很少的时代,就很容易被感激。少征收一些利息,穷困的人民就会颂扬你;稍微减少一些租金,贫穷的佃户就会高兴得载歌载舞。对于那些偿还了本金却没有还上利息的人,如果你因为看到那些人很贫穷而把契约烧掉,就会像冯谖一样赢得美名了;自己的收入充足而国家的财力不足,就在国家财力匮乏的时候进行捐助,以急公好义的心态偶然做一次,就可以获得卜式那样的美名。真能这样的话,就和今天的富人完全不同了,而又不会损害我本来的状况。觊觎我钱财的人都没有了,怨恨我的人也变少了,这时候就可以谈到行乐了。行乐的方法和贵人一样,没必要在拿着算盘算账以外,另去寻找快乐的境界。在放宽租金、减少利息、仗义奉公的时候,听听贫困的人们对自己的称颂,就当是乐班奏乐的声音;受到政府的奖励赞扬,也就像得到了华丽的衣裳。再大的荣耀也不过如此,再大的快乐也不过如此了。

至于悦色娱声、眠花枕柳、构堂建厦、啸月嘲风这一类的乐事,别人想得到却担心没有资金,我已经有了钱财,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同样是富人,以前是最难行乐的人,现在是最容易行乐的人了。即使尧帝没有死,陶朱活到了现在,他们是大丈夫,我也是大丈夫,我有什么畏惧他们的呢?去掉自己苛刻的念头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