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大戴礼记 卫将军文子第六十 原文及译文 作者:(汉)戴德

 目录:  /    /  

【译文】

卫将军文子问子贡说:“我听说孔子施教,先教学生诵读诗篇,讨论时世;引导学生实行孝悌,以义理告诉他们,而在礼法中观察他们,以道艺德行完成其人格;大约受教的有七十多人。我听说是这样;那到底谁是最贤的人呢?”子贡回答,推说不知道。

文子说:“在孔子门下学习,怎么不知道呢?”子贡答说称赞别人贤才,不可虚妄,了解贤才,是件难事,所以君子说:‘智慧,再没有比知人更难的了’,因此我感到困难啊!”文子说:“说到知贤,没有人不感到困难;你亲身学于孔门,我才敢问你。”子贡答说:“老师的学生,大概有三种成就;我有的我赶上和他们交流,也有赶不上的,不能全知道啊!”文子曰:“就你所知道的,请问他们的行为。”

子贡答说:“早起晩睡,诵读诗篇,崇尚体法;不犯同样的过失,言谈称呼不随便,这是颜渊的行为。孔子引诗告诉他。诗经说:‘进用于天子,蒙受宠爱;在国君左右,能成就他的德行;增长教思,是用来儆人的法则。’所以遇到有德的国君,就世代受到显达的爵命,名声不坠,进而便天子以贵重他。

身处贫困而恭敬如同作客一样,使用臣仆如借力一样;不转移怒气,不找寻怨家,不记旧恶,这是冉雍的行为。孔子说:‘有土地的领导者,有大众可举,有刑法可用,然后可发怒;个人的怒气,只会自取身亡。’诗经说‘没有不开始,很少能有结果。”以这两句诗告诉他。

不怕强暴,不欺侮矜寡;言谈出自天性,多么美妙啊!这样材完全以担任军事,这是仲由的行为。孔子知道他未受礼乐薰陶,说:‘诗经说:“受小法大法,下国在蒙受他的福惠天是如何的宠爱他呀!赋与并增进他的勇敢。”这人够刚强武勇了,礼乐薰陶还没胜过他的本质。

尊敬长老,抚恤孤儿,不忘以对待客人的样子待客,好学,仔细观察事物而不觉劳苦,这是冉求的行为。孔子因而告诉他:‘好学就是智,恤孤就是仁,敬老近于礼,能以忠厚恭敬对待天下人,被举荐时,应该是担任卿相。’

知类通达而好礼,两君相会时,担任招待或赞礼,公正而有礼节,这是公西赤的行为。孔子说:‘礼经三百,可以早起勤学;在三千人面而有威仪。公西赤问说:“这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容仪用来辅助礼制,礼制用来辅助辞令,就是这意思。’从别人的立场看,公西赤对礼法已有成就了。孔子告诉人说:•承当接待宾客的礼,赤是明白了。’告诉学生说:‘各位想要接待宾名之礼,找赤去!

充足而不自满,实有也当做空虚,超过仿佛不及,父兄做到这些还有困难;不图表面做成君子的样子,而是贯彻实践君子的德行,他的言谈敦厚,对人诚信,他养父母永远用片纯洁的真情,所以使父母长寿。这是曾参的行为。孔子说:‘孝是道德的开端,悌是道德的次序,信是道德的充实忠是道德的正轨;曾参啊!是合乎这四种德行了。’以这来称赞他。

有事功而不自夸,居高位而不自喜;不欺侮可欺侮的,不遗佚可遗佚的,不凌傲穷困无告的人,这是颛孙的行为。孔子说他:“他的不自夸,一般人还能做到,他的不伤百姓,则是仁道了。诗经说:“欢乐平易的领导者,有如百姓的父母夫子以他的仁心为美大啊!

求学能深究其中礼义,性严厉而果断,送迎宾客,必恭必敬,上下交流,是严格有限制的,这是卜商的行为。孔子说:‘诗经说:“以公正交友就好,别和小人交往而生危险。”卜商的交友,可说不会有危险啊!

孔了说虽让他居高位,但不因此而高兴;虽让他居卑,但不因此而怨怒;只要对百姓有好处,宁可对在上的人俭省,而来帮助在下的人,这是澹台灭明的行为。孔子说:‘独享富责,是君子的耻辱;这个人做到这点了。’

做事先定计划,面对情况时用它,因此没有漏洞,这是言偃的行为。孔子说:‘想做到就多学习,想知道就想问,想做好就请教,想充足就预备,人应当这样,而言偃是做到了。’

独居时思考仁道,在公家谈论义理;听到诗经抑篇时,一天之中再三的思索‘白圭之玷’一章,这是南宫緇的行为。夫子相信他的仁道,嫁侄女给他,结为姻缘。

自从见过孔子后,进门没有摆自己鞋子在他人鞋子的前面,经过别人身旁,不踏人影子;不杀害出土的昆虫,不折断成长中的植物;守父母的丧,从不曾露齿笑过,这是高柴的行为。孔子说:‘高柴守父母之丧的表现,一般人很难做到不杀出土的昆虫,是合乎上天的好生之德,不折成长中的植物,是行的恕道,恕就是仁;商汤恭敬而宽恕,所以德行日益提高。’

这些是我所亲见的,因为你问起我就谈谈,我实在对他人的贤处知道不够。”文子说:“我听说囯家有道时,贤人就兴起了,正人就被作用了,百姓也就归附了。像你所说,实在是够美妤的,那他们应该都是诸侯的官员,怕是没遇到明君吧!”

子贡和文子谈过后,到鲁国,见孔子说:“卫将军问我同学们的行为如何,再三问,我推辞不掉,就将亲见的回答他:不知是否恰当,请充许我向老师报告。”孔子说:“讲吧。”于是子贡原原本本的说了,孔子听完笑著说:“赐,你真是知人啊,赐!”子贡答说:“赐那能知人呢?这些是我亲眼见到的啊。”孔子说:“不错,是你亲眼所见到的;我告诉你不曾听到的,眼睛所不曾见过的,思想所不曾达到,智慧所不曾领会的吗?”子贡说:“賜很愿意听。”

孔子说:“不妤胜,不算计,不计较旧恶,大概是伯夷、叔齐的行为了。

晋平公问祁徯说:•羊舌大夫是晋国的为大夫,他的行为如何?’祁徯回答,推说:‘不知道。’平公说:‘我听说你自小在那地方长大,你应该全知道的。’祁徯回答:‘他自幼恭敬而顺从,知羞耻而时刻改正自己的错误;当他是侯大夫时,尽力做到善而谦虚,这是他做事的开始;当他是公车尉时,诚信而正直,这是他的事功,至于他应对宾客或奉命出使,温良而喜好礼节,博学而应对得时,这是他的志节。’平公说:刚才问你,你怎说不知道呢?’祁徯答说:“他每在不同的官位都有改变,不知到底止于那里,因此不知。’这大概是羊舌大夫的行为了。

对天恐惧而谨慎人事,服从义理而实行信用,教顺父母而恭敬兄长,喜欢遵从善道而效法过去,这大概是赵文子的行为了。事奉国君,不敢爱惜生命,但也不为不义而牺牲,为自身考虑而不遗弃朋友,国君作用他的德教就出仕,否则就引退,这大概是随武子的行为了。

他为人的深沉静默,博学而不狡诈,一生可以不内咎;国家清平,他的言论可以使国家新生,国家无道,他的沉默又可以保全自己;这大概是桐提伯华的行为了。

外貌平和而内心正直,自觉置身于体法规矩之内,来纠正自己,不必等别人的纠正,以善道生活,而不急忙的追求出人头地;这大概是蘧伯玉的行为了。

敬老爱幼,崇信道德,坚持义理,看货价,消除怨恶,这大概是柳下惠的行为了。

他的言论是:‘国君虽可不衡量臣下而作用,臣子却不可不衡量国君而进身。’所以国君固然选择臣下来差遗,臣子也是选择国君来事奉;国君有道则顺从君命,无道則权衡君命;这是晏平仲的行为。

德性恭谨而行为诚信,整天所谈,不在过失之内,而在过失之外,贫也安乐,大概是老莱子的行为了。

以平静的行为来等待天命,君下位而不攀长上;随文公流亡四方,还不忘他的荨亲;一想念尊亲,就不能继续欢乐;以不能学习为自己终身的遗憾,这大概是介之推的行为了。”

【原文】

卫将军文子问於子贡曰:"吾闻夫子之施教也,先以诗世;道者孝悌,说之以义,而观诸体,成之以文德;盖受教者七十有馀人。闻之;孰为贤也?"子贡对,辞以不知。

文子曰:"吾子学焉,何谓不知也。"子贡对曰:"贤人无妄,知贤则难,故君子曰:'知莫难於知人',此以难也。"文子曰:"若夫知贤,人莫不难;吾子亲游焉,是敢问也。"子贡对曰:"夫子之门人,盖三就焉;赐有逮及焉,有未及焉,不得辩知也。"文子曰:"吾子之所及,请问其行也。"

子贡对曰:"夙兴夜寐,讽诵崇礼;行不贰过,称言不苟,是颜渊之行也。孔子说之以诗,诗云:'媚兹一人,应侯顺德。永言孝思,孝思惟则。'故国一逢有德之君,世受显命,不失厥名,以御于天子以申之。

在贫如客,使其臣如藉;不迁怒,不探怨,不录旧罪,是冉雍之行也。孔子曰:'有土君子,有众使也,有刑用也,然后怒;匹夫之怒,惟以亡其身。'诗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以告之。

不畏强御,不侮矜寡;其言曰性,都其富哉,任其戎,是仲由之行也。夫子未知以文也,诗云:'受小共大共,为下国恂蒙。何天之宠,傅奏其勇。'夫强乎武哉,文不胜其质。

恭老恤孤,不忘宾旅,好学省物而不勤,是冉求之行也。孔子因而语之曰:'好学则智,恤孤则惠,恭老则近礼,克笃恭以天下,其称之也,宜为国老。'

志通而好礼,摈相两君之事,笃雅其有礼节也,是公西赤之行也。孔子曰:'礼仪三百,可勉能也;威仪三千,则难也。'公西赤问曰:'何谓也?'孔子曰:'貌以摈礼,礼以摈辞,是之谓也。'主人闻之以成。孔子之语人也,曰:'当宾客之事则通矣。'谓门人曰:'二三子欲学宾客之事者,於赤也。'

满而不满,实如虚,通之如不及,先生难之;不学其貌,竟其德,敦其言;於人也,无所不信,其桥大人也?常以皓皓,是以眉寿,是曾参之行也。孔子曰:'孝,德之始也;弟,德之序也;信,德之厚也;忠,德之正也,参也,中夫四德者矣哉。'以此称之也。

业功不伐,贵位不善,不侮可侮,不佚可佚,不敖无告,是颛孙之行也。孔子言之曰:'其不伐则犹可能也,其不弊百姓者则仁也。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夫子以其仁为大也。

学以深,厉以断,送迎必敬,上友下交,银手如断,是卜商之行也。孔子曰:'诗云"式夷式已,无小人殆。"而商也其可谓不险也。'

贵之不喜,贱之不怒;苟於民利矣,廉於其事上也,以佐其下,是澹台灭明之行也。孔子曰:'独贵独富,君子耻之,夫也中之矣。'

先成其虑,及事而用之,是故不忘,是言偃之行也。孔子曰:'欲能则学,欲知则问,欲善则讯,欲给则豫,当是如偃也得之矣。'

独居思仁,公言言义;其闻之诗也,一日三复白圭之玷,是南宫縚之行也。夫子信其仁,以为异姓。

自见孔子,入户未尝越屦,往来过人不履影;开蛰不杀,方长不折;执亲之丧,未尝见齿,是高柴之行也。孔子曰:'高柴执亲之丧则难能也,开蛰不杀则天道也,方长不折则恕也,恕则仁也;汤恭以恕,是以日跻也。'

此赐之所亲睹也,吾子有命而讯,赐则不足以知贤。"文子曰:"吾闻之也,国有道则贤人兴焉,中人用焉,百姓归焉。若吾子之语审茂,则一诸侯之相也,亦未逢明君也。"

子贡既与卫将军文子言,適鲁,见孔子曰:"卫将军问二三子之行於赐也,不一而三,赐也辞不获命,以所见者对矣;未知中否,请尝以告。"孔子曰:"言之。"子贡以其质告。孔子既闻之,笑曰:"赐,汝伟为知人,赐!"子贡对曰:"赐也焉能知人,此赐之所亲睹也。"孔子曰:"是女所亲也:吾语女耳之所未闻,目之所未见,思之所未至,智之所未及者乎?"子贡曰:"赐得则愿闻之也。"

孔子曰:"不克不忌,不念旧恶,盖伯夷、叔齐之行也。

晋平公问於祁徯曰:'羊舌大夫,晋国之良大夫也,其行如何?'祁徯对,辞曰:'不知也。'公曰:'吾闻女少长乎其所,女其阉知之。'祁徯对曰:'其幼也恭而逊,耻而不使其过宿也;其为侯大夫也悉善而谦,其端也;其为公车尉也信而好直,其功也;至於其为和容也,温良而好礼,博闻而时出,其志也。'公曰:'乡者问女,女何曰弗知也?'祁徯对曰:'每位改变,未知所止,是以不知。'盖羊舌大夫之行也。

畏天而敬人,服义而行信,孝乎父而恭於兄,好从善而斅往,盖赵文子之行也。

其事君也不敢爱其死,然亦不忘其身,谋其身不遗其友,君陈则进,不陈则行而退,盖随武子之行也。

其为人之渊泉也,多闻而难诞也,不内辞足以没世;国家有道,其言足以生;国家无道,其默足以容,盖桐提伯华之行也。

外宽而内直,自设於隐栝之中,直己而不直於人,以善存,亡汲汲,盖蘧伯玉之行也。

孝子慈幼,允德禀义,约货去怨,盖柳下惠之行也。

其言曰:君虽不量於臣,臣不可以不量於君,是故君择臣而使之,臣择君而事之,有道顺君,无道横命;晏平仲之行也。

德恭而行信,终日言不在尤之内,在尤之外,贫而乐也,盖老莱子之行也。

易行以俟天命,君下位而不援其上;观於四方也,不忘其亲;苟思其亲,不尽其乐;以不能学为己终身之忧,盖介山子推之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