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8

大戴礼记 小辨第七十四 原文及译文 作者:(汉)戴德

 目录:  /    /  

【译文】

哀公说:“我想要学习小辨给,用这种方法来检查国政,这样行吗?”孔子说:“不,不行。主持国家的君王应当爱惜时间;时间是一去不再来的,不可以学习小辨给。所以以前的君王都是学习跻身于大道,来检查政事的。天子学习音乐用来辨别各地的风俗,制定礼制来推行政令;诸侯学习礼制、划分职务和政务来推行事宜,来敬辅天子;大夫学习修养品格、辨别义理,谨慎的为国君服务;士人学习敬顺,分析言辞来达成志愿;一般平民顺从长上、辨别刑法禁令,致力于稼穑。即使这样,还耽心做不好,怎么可以学习小辨给呢?”

哀公说:“不懂辨别又如何从政呢?”孔子说:“要能辨别,但不是小辨给。因为小辨给会损害言辞,琐碎的言辞会损害义理,琐碎的义理又会损害道理,而琐碎的道理是不通达的——通达的道理必定是简单的。所以抚摩琴弦来审察音乐,就够辨别风俗了;以现代语来审察古语,就足以辨别言辞了;凭译官来翻译,说各种不同语言的人都来了,这道理可说简单极了。要是道理不简约就行不通了,行不通就不愉快。连弈棋,十着棋以后的种种变化,还不能够算尽,何况是天下的言语呢?”哀公说:“要不是你这席话,我会一心一意去学辨析语言了。”孔子说:“辨析语言的乐趣,是不如治理政事的乐趣的;辨析言语的乐趣,只不过局限在室内的小范围里,治理政事的乐趣是到全天下的。只要政治清明,人们就喜悦;人们就像水向低处流一般的归附过来,像对父母般的亲爱他们的君王;诸候也会先归向而后臣服的,何必从辨析语言下工夫呢?”

哀公说:“那么我该学什么呢?”孔子说:“推行礼乐而致力于忠信,您就学这些可以吗?”哀公说:“那就请跟我多说点忠信而不致陷入祸患的道理吧!”孔子说:“怕是既不能透彻的明白忠信的道理,只是嘴里乱说,心里并不领会,这不行;要是能透彻明白忠信的道理,又能切实去做,那么这道理立刻就能充实起来的。你在朝廷里本着忠信去做,百官依你的命令行事,内心全是忠诚,而表现在外;被百姓所效法,而善及到四海之内,这样,天下还有谁会构成祸患呢?”哀公说:“请让我向您学习原原本本的忠信的道理吧。”夫子说:“只有主持国家的君王才真正懂得忠信的道理,像我,不过是个拉杂学习的人,怎能知道忠信的道理呢?”哀公说:“我不问你,问谁呢?”孔子谦让了三次,正要回答。哀公说:“强、你回避一下!”夫子说:“强还是留在这儿好。我听说,大道理是公开的。我向你讲过后,就在朝廷表现出来,然后推行到全国,全国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为什么独独要强一个人回避呢?我听说,要知道忠的道理,有九句话:知道竭诚尽忠,就必定了解自己的内心;了解自己的内心,就必定明白将心比心;明白将心比心,就必定知道外界的事物;知道外界的事物,就必定知道外得于物而内得于心;知道外得于物而内得于心,就必定知道政治的道理;知道政治的道理,就必定知道公务官员的职责,知道公务官员的职责,就必定知道公共的事务,知道公共的事务,就必定知道祸患发生的原因,知道祸患发生的原因,就必定知道如何去防备。如果行动时而没有防备,祸患发生也不知道,死亡临头也不知道,怎么能知道忠信的道理呢?尽心去想就会知道自己的内心;内心以诚相带,就会知道将心比心;内心能将心比心外能替别人设想,就会知道外界的事物;沟通外物和内心,就会知道外得于物而内得于心的德行,以这种德行来从政治,就会知道政治的道理;能端正名义使官有常道,就会知道公务员的职责;能使官职有规矩,事物都依常法,就会知道公共的事务;凡事都提防意外发生,知道防备;没有祸患就会安乐;乐于道义,就会有美好的成果。”

【原文】

公曰:"寡人欲学小辨,以观於政,其可乎?"子曰:"否,不可。社稷之主爱日,日不可得,学不可以辨。是故昔者先王学齐大道,以观於政。天子学乐辨风,制礼以行政;诸侯学礼辨官政以行事,以尊天子;大夫学德别义,矜行以事君;士学顺,辨言以遂志;庶人听长辨禁,农以力行。如此,犹恐不济,奈何其小辨乎?"

公曰:"不辨则何以为政?"子曰:"辨而不小。夫小辨破言,小言破义,小义破道,道小不通,通道必简。是故、循弦以观於乐,足以辨风矣;尔雅以观於古,足以辨言矣。传言以象,反舌皆至,可谓简矣。夫道不简则不行,不行则不乐。夫弈十稘之变,由九不可既也,而况天下之言乎?"曰:"微子之言,吾壹乐辨言。"子曰:"辨言之乐,不若治政之乐;辨言之乐不下席;治政之乐皇於四海。夫政善则民说,民说则归之如流水,亲之如父母;诸侯初入而后臣之,安用辨言?"

公曰:"然则吾何学而可?"子曰:"行礼乐而力忠信,君其习可乎?"公曰:"多与我言忠信而不可以入患。"子曰:"毋乃既不明忠信之备,而口倦其君则不可,而有明忠信之备,而又能行之,则可立待也。君朝而行忠信,百官承事,忠满於中而发於外,刑於民而放於四海,天下其孰能患之?"公曰:"请学忠信之备。"子曰:"唯社稷之主实知忠信。若丘也,缀学之徒,安知忠信?"公曰:"非吾子问之而焉也?"子三辞,将对。公曰:"彊避!"子曰:"彊侍。丘闻:大道不隐。丘言之君,发之於朝,行之於国,一国之人莫不知,何一之彊辟?丘闻之:忠有九知──知忠必知中,知中必知恕,知恕必知外,知外必知德,知德必知政,知政必知官,知官必知事,知事必知患,知患必知备。若动而无备,患而弗知,死亡而弗知,安与知忠信?内思毕心曰知中,中以应实曰知恕,内恕外度曰知外,外内参意曰知德,德以柔政曰知政,正义辨方曰知官,官治物则曰知事,事戒不虞曰知备,毋患曰乐,乐义曰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