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3

洛阳伽蓝记 卷三 城南 原文及翻译 作者:杨衒之

 目录:  /    /  

【译文】

城南有景明寺是宣武皇帝所设立的,因为在景明年时候设立因此而命名。寺庙在宣阳门外一里远的御道动词。寺庙四周方圆五百步,前面可以眺望嵩山少室山,后面背靠着皇宫。青翠的林木投下荫凉,碧绿的河水蜿蜒如纹饰,地理状态优势便利,清爽干燥气候宜人。高低错落有僧房一千多间,重重的殿房窗户掩映屋檐交叠,青色的高台紫色的楼阁间有廊道相通。虽然外界四季变化但屋内无论寒暑温度适中。屋子外面都是山峦池园,翠竹青松幽兰芳芷,都在台阶上下错列,在风中包裹着露水传来阵阵馨香。到正光年中,灵太后才建造七层佛塔一座,离地高百仞,所以有邢子才碑文中描述的:“在塔上俯身可以听到雷电轰鸣,身旁可以看到流星飞逝。”外表装饰得十分华丽可以和永宁寺相媲美。金制圆盘珍贵铃铛垂饰,在霞光中放着灿烂光芒。寺里有三个池塘,水中菖蒲菱角莲藕等水生植物繁茂。黄色背甲紫色鳞片的乌龟鱼类出没于密布的浮藻之间;青毛野鸭白羽大雁沉浮于绿水之间。寺院舂米磨麦也都用水力。

寺院的佛像十分绝妙,可称得上当世第一。那时候习俗喜好积善求福,每年释迦牟尼佛诞的四月七日,京城各寺庙的佛像都集中到这寺院里。尚书祠曹记录在案的佛像共有一千多尊。到四月八日,依次进入宣阳门,到阊阖宫门口接受皇帝散花布施。那时金色的花朵反射着日光,镶嵌宝物的伞盖高耸如同浮云,旗幡经幢密麻如林,焚香烟气袅袅似雾。佛教音乐声震天地,各种杂技曲艺竞相呈现一一罗列。大德高僧成群结队的手执锡杖,信徒道友手捧香花成堆。路上车马相连堵塞道路甚至挤出道外。当时有西域来的洋和尚见此情景,不由歌颂说这就是所谓的佛国了吧。

到永熙年中,才诏令国子祭酒邢子才为景明寺起草碑文。

邢子才是河间人。志向通达性情机敏,具有高雅温润的道德情操,酷爱闭门苦读深思能够做到温习已知而更深入理解。论文学才干,超越班固史迁而无人可比;比行为仪容,凌驾于许劭、郭泰之上。因此文人雅士都像车轮紧密的辐凑一样争着登门拜访;得道高人互相交际往来。能在他家登堂入室就像是进入了孔子门下;能被他出言赞赏的就像是被江东英才赞颂,当时名声极大远近闻名。正光年中,从布衣被世宗提拔为挽郎、奉朝请,不久晋升为中书侍郎黄门。邢子才见多识广各方面无所不通,皇帝在国家政治军事典章制度方面几乎没有不向他咨询意见的。自从王室内部斗争加剧国家开始动荡以至于国子监太学都被荒废。后来邢子才转任国子祭酒,为学生申讲圣人之道,。他奖赏勤劳者惩处懒惰者,专心劝导诸生向学,使国子监学生都胸怀学问,使孔子洙、泗之间教育学生的风尚又重新得以恢复兴盛。永熙年末,因为母亲年高需要照顾而请求辞官。皇帝不允许,邢子才诚恳地再三请求以至于声泪俱下,皇上才同意,诏命他以光禄大夫的待遇规格回家休养,赐给他五名官方供养的侍从跟随服侍,每年入朝一次以备皇帝咨询。送别邢子才离朝的时候,京城的王侯为他送行就像汉代官员为疏广与疏受送别一样。后来国家首都迁到邺城,人民诉讼争执事情很多,有时候前后诏书法令自相矛盾。执法官吏不能决断的案件档案堆积成山。于是皇帝敕命邢子才和散骑常侍温子升一起撰写《麟趾新制》十五篇,各级官员依此治理民众决断疑案。武定年中,担任骠骑大将军西兖州刺史,为政清静,官吏百姓都十分安然,后来被升为中书令。当时国家动荡朝廷事务繁忙,国家礼法朝廷仪轨都是邢子才设计。他所撰写的诗作骈文诏书令策奏章碑文颂词礼赞载记五百多篇,都流传于世。邻国人都钦佩视他为楷模,朝野上下传为美谈。

大统寺在景明寺的西侧,也就是所谓的利民里地方。寺南有三公令史高显洛的宅子。每天夜里总见到堂屋前红光射出,而且不止一次两次。于是朝着光亮处挖地向下一丈深发现黄金百斤,铭文上写着:“这是苏秦家的黄金,后世得到的人帮我造功德。”于是高显洛建造了招福寺。人们都说这里应该是苏秦家的旧宅,当时元乂执政,听说高显洛挖到金子,向他索要,高给了他二十斤。杨衒之评价:苏秦生活的时代还没有佛法,他所说的功德肯定不是建寺,应该是勒碑刻铭之类的,来颂扬苏秦是名声事迹。大统寺东有秦太上公两座寺庙,在景明寺南边一里地。西寺是胡灵太后所设立;东寺是胡太后的妹妹皇帝的姨妈所建,都是为她们的父亲胡国珍追荐祈福的,因此而得名。当时人称之为双女寺。都寺门挨着洛水,寺中树木扶疏,树叶宽广垂下荫凉。两寺各有五层佛塔一座,大约五十丈高,淡雅的色彩精妙的工艺可以和景明寺媲美。每到六斋日,常有宫中派遣的中黄门一位负责监理维护僧舍,补充施舍各种供佛物品,其他寺庙都没有这样受皇家重视。

秦太上公寺东边还有一座灵台,台基虽然已经坍塌但还有五丈多高,就是当年汉光武帝所建。灵台东边的太学讲坛是魏武帝曹操建立的,到我朝正光年间又再讲坛西南建造了明堂,建筑物上部圆形下部四方,四面有门八方开窗。汝南王又在灵台上建了一座砖塔。孝昌年间出现动乱贼人四出,州郡失守,朝廷在明堂北面设赏格征募勇士,投军的人被拜为旷掖将军、偏将军、裨将军等。当时征集的兵士称为明堂队。

当时有勇士骆子渊自称是洛阳人,孝昌年间曾经在彭城守边。他同营的同事樊元宝赶上放假回洛阳,子渊托他给家里带一封信并说:“我家在灵台南边靠近洛河,你只要到那里去,自有我家人出来迎接你。”樊元宝照他所说来到灵台南边,根本没有人家可以打听,转来转去正要离开,忽然看到一老翁来询问:“您从哪儿来,在此彷徨?”樊元宝把事情一一道来。老翁说:“啊,那就是我儿子啊。”拿了书信,并引导元宝到家。于是看到屋宇阁楼高大宽阔十分华丽。落座后老翁命令婢女拿酒来。不一会儿,看到婢女抱着一个死去的小孩儿经过,元宝开始觉得很诡异,过一会儿酒端过来了,颜色很红异常芬香,又大摆筵席,海产陆产齐备。喝完后元宝辞行,老翁送他出门说:“以后再无相见的机会。”神色颇为凄惨惋惜,殷勤话别,老翁转身回家后,元宝发现怎么也看不到他家的大门巷子了,只见眼前高高的岸崖正对横流的洛水,碧绿的波浪一路东流。唯独看到一小孩子大概十五岁刚刚落水溺死,鼻中出血。他才想明白刚才所喝的酒,是这个小孩子的血。等回到彭城前线,子渊已经失踪了。元宝与子渊一起戍边三年,都不知道子渊是洛水的神灵。

报德寺是高祖孝文帝创立为其母冯太后追福的,位于开阳门外三里地。

开阳门外的御道东边有汉代国子学堂,堂前有《三种字石经》石碑二十五块,正反面都有刻字。写的是《春秋》、《尚书》两部经典,有篆书、蝌蚪文、隶书三种字体,是汉代右中郎将蔡邕书法的遗迹。目前还有十八块是完整的,其他都已经残破损毁。又有四十八块石碑,也是两面隶书,写的是《周易》、《尚书》、《公羊传》、《礼记》四部经典。还有《赞学》碑一块,都在堂前。魏文帝曹丕当年制作的《典论》六块碑到太和十七年时还有四块,高祖孝文帝题字“劝学里”。里内有文觉、三宝、宁远三座寺庙。到武定四年,大将军高欢将石经搬迁到邺城。报德寺周围有果园子产出很多珍稀水果。有一种大谷含消梨重达十斤,但如果从树上落到地面就会全变成水。世人都说:报德寺的梨,承光寺的沙果。”承光寺也有很多果树,其中沙果味道很好,在京城第一。

劝学里东边有延贤里,里内有一座尚书令王肃所建立的正觉寺。王肃字公懿,是琅琊人。南朝齐雍州刺史王奂的儿子。博学多才言辞华美,在齐担任秘书丞,太和十八年时归降我朝。当时高祖刚刚经营兴建洛阳,创造新立许多制度,王肃对旧典规章十分熟悉颇有帮助,因此高祖非常看重他,不称他的名字而叫他王生。延贤的名字就是因为他而确立的。王肃在江南的时候,本来和谢氏女有婚约,等他到了洛阳又娶北魏的公主。后来谢氏出家为尼,也来投奔王肃,见他已经另娶公主,就五言诗送给他。那首诗写道:“本为箔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公主代替王肃回了一首诗:“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衲故时。”王肃心中还是对谢氏很过意不去,于是建造正觉寺让她在内修行。王肃每当想起父亲无辜惨遭杀害,常有伍子胥报复楚国的心意。平时生活简朴克制穿素色衣服,不听歌舞音乐,当时人都因此称赞他。王肃刚到北朝的时候还不吃羊肉及奶制品等,常吃鲫鱼羹,渴了喝茶水。京师士子纷纷传说王肃一次能喝一斗,称他为“漏卮”。经过几年以后,王肃与高祖在宫里参加宴会,吃很多羊肉奶粥。高祖奇怪地对他说:“你也已经习惯中国口味了啊,觉得羊肉比鱼羹味道如何?喝茶比喝酸奶如何?”王肃回答说:“羊是陆地肉类动物中最好的,鱼是水族里的好东西。根据人的口味爱好都可以称为珍馐。从味道上讲,难以衡量优劣,应该说羊像齐鲁那样的大国,鱼像是邾莒等小国。不过茗茶实在不怎么样,只堪给酸奶当奴仆。”高祖听了大笑,于是端起酒杯说:“三三横,两两纵,解出这个谜底我赏赐金杯盛酒。”御史中尉李彪说:“沽酒的老婆婆从翁中向长颈瓷坛中注酒,屠夫随便割肉不用秤就能割到合适的重量。”尚书右丞甄琛说:“吴地人游泳自然色十分娴熟,杂技表演者向上抛绳子能停在空中。”彭城王元勰说:“臣刚明白原来这个字是“習”字。”高祖当场把金酒杯赐给李彪,官员们都佩服李彪聪明有才华,甄琛反应也十分敏捷。彭城王对王肃说:“你不为什么重视齐鲁大国,而偏爱邾莒小国呢?”王肃回答说:“乡人所喜爱的,我也自然觉得喜爱些。。”彭城王又对他说:“你明天到我府上一趟,我给你准备邾莒的食物,还有酪奴。”因此又称茗茶为酪奴。当时给事中刘缟倾慕王肃之风范,专门练习喝茶,彭城王对刘缟说:“你不羡慕王侯的不慕王侯吃的珍馐美味却喜欢低等人喝的茶。人常说海上有追逐腐烂臭鱼味道的人,胡同里有东施效颦的没见识的妇女,像你这样的人恐怕就是了。”彭城王家有吴地出身的奴仆,彼此用这话来开玩笑。从此之后朝廷权贵宴会,即使提供茗茶,也都认为耻辱不肯吃,唯独江南远方前来归降的人喜好。后来萧衍的儿子西丰侯萧正德归降时,元乂向为他准备茶水,于是预先询问:“你能喝多少茶?”萧正德不明白含义回答说:“下官我虽然生在水乡,但长大以来还从没有被水淹过。“元乂和在座宾客都忍不住窃笑。

龙华寺是广陵王所创立的,追圣寺是北海王创立的,都在报德寺的东边,法事兴旺僧房规模都和秦太上公寺相近。京城各个寺院都种植了果树,但这三座寺院的园林尤其茂盛,非其他寺院可比。

宣阳门外四里远的洛水上有一座浮桥就是所谓的永桥。神龟年间,常景写了一篇《汭颂》,语句是这么描述的:“浩浩奔波的大河啊,泱泱大观的洛水,自熊耳山源头起始,在巨大的山峦见流动着。接纳谷水注入,分出伊河流出,流经周朝的首府啊灌溉商代的亳都,在近处注入黄河,在远方流入大海。浇灌出的神都洛阳,实在是神州大地的中心。在天相上和二十八宿的张月鹿柳土獐向对应,在地理上占据黄河嵩山。寒来暑往日月更替,在这里传承帝业光大国运,率土之滨华夏同风。国都南邻少室山,北负太行岭,高耸的地势压制东面诸城,西边则是陡峭的天险。这是可攻可守的四面险要之地但又道路发散通达各方。定都于此如果能够凭借良好的德行则国家可以永远稳固,失去道义那么也会很快灭亡。仔细考据此地的历史,可以说上溯到三皇五帝时期,历朝有的通过禅让有的通过革命进行不断传承,各代有的崇尚文饰有的风格质朴。周朝衰退后九州分裂,东汉到末年魏蜀吴三分,曹魏渐渐衰落,晋朝则夕阳渐落。我北魏随天地生发,承膺天命,建立皇图神功无比。仰承上天符篆拥有皇统传承玉玺名册在天图书受命。于是统一宇内永保天下安定,皇图大业百世流芳。继承华夏衣冠正统建立统治中原的枢纽政权。国都位于水陆道路交汇,古代东周郑国道路交会的要冲,在此敬立碑石祭告洛汭。”

洛水南北两岸立有华表高达二十丈,华表上雕刻有凤凰,形态像是要一飞冲天。永桥南边圜丘以北,在伊河洛水之间的御道两侧有四夷馆。路东有四个接待馆,一金陵二燕然三扶桑四崦嵫。路西有四里,一归正二归德三慕化四慕义。南方人归降投奔的在金陵馆款待,期满三年后在归正里赐予宅邸。景明年初,南朝齐的建安王萧宝夤前来归降,被封为会稽公,在归正里为他兴建住宅。后来萧宝夤进爵为齐王,迎娶皇帝的妹妹南阳长公主。他觉得与归化民住在一处颇感耻辱,就让公主上奏世宗请求进入洛阳城内居住,世宗同意并在永安里为他赐宅。正光四年,萧衍的儿子西丰侯萧正德前来归降,国家将他安置在金陵馆,也在归正里建府邸,后来萧正德施舍宅院设立归正寺。北方蛮夷前来归附的安置在燕然馆,三年之后,在归德里赐宅。正光元年,柔然君主郁久闾阿那肱前来觐见,管事的人不知道该把他安置何处。。中书舍人常景提议说:“咸宁年间,匈奴单于来朝贡,晋朝政府把他的礼仪规格定为比王公特进低一等。所以我们可把那肱的礼仪定位在蕃王和仪同之间。”朝廷遵从他的建议,又将那肱安置在燕然馆,在归德里赐宅。北边少数民族部落酋长派遣子侄作为人质侍奉朝廷的,常常秋季来春季去,以躲过中原酷热的夏天,因此当时人称之为“雁臣”。东边岛夷前来归附的安置在扶桑馆,在慕化里赐宅。西域夷人前来归降的住在崦嵫馆,在慕义里赐宅。从葱岭往西,直到大秦之间有国家几百城市千计,无不乐于归附我朝。胡人商贩每天都有来往京城与边境的,可以说是踏遍天地四海的范围了。他们大都倾慕中国华夏的风俗习惯,因而在此购置宅院定居的多得数不清。因此归化之人多达几万家,门户齐整在街道两侧鳞次栉比,路边青槐投下荫凉,绿树在庭院中低垂,天下难得的商品都可以在此找到。他们另行在洛水南边设立了市场,称为四通市,民间则俗称永桥市。伊河洛水的鱼货也大多在此贩卖,如果需要吃鱼脍就到此来买,味道十分鲜美,因而京城有俗语:洛水鲤鱼伊河鲂比牛羊还珍贵。

永桥南路的东侧有白象、狮子两个街巷。白象是永平二年乾罗国国王所进献,背上背着五彩色的屏风、七宝制成的坐床,可以容纳几人,真是奇异之物啊。当时在乘黄署饲养大象,但象经常毁坏屋子墙壁走到室外,看到大树就连根拔起,遇到墙就推到。百姓见了十分惊恐,纷纷逃离。胡灵太后于是把大象迁移到这里。狮子是波斯国国王进献的,曾经被逆贼万俟丑奴截留养在贼军中。永安末年,朝廷击破万俟丑奴才把狮子送到京城。见了狮子庄帝对侍中李或说:“我听说老虎见狮子也会拜伏,可找来试试。”于是下诏让靠近山区的郡县捉老虎送过来,巩县、山阳一起送来两只老虎和一只豹子。庄帝在华林园观看,于是虎豹见到狮子都双目紧闭不敢仰视。园中有一只瞎眼熊性格十分温顺,庄帝下令让它试试。驯兽人前者瞎眼熊来,闻到狮子的气味就惊吓恐怖踉踉跄跄地拽着锁链逃跑,皇帝见此情景大笑。普泰元年,广陵王登上皇位后下诏曰:“把禽兽囚禁在笼子里是违背其自由天性的,应该放回到山林中。”狮子也被下令送回波斯。送狮子的胡人因为觉得波斯太遥远很难送到,于是就在路杀掉狮子返回交差。司法机关查明后上奏要以违背圣旨处那两个人的罪,广陵王说:“算了,怎么能因为狮子的缘故加罪于人呢?”于是赦免了他们。

菩提寺是西域的胡人设立的,位置在慕义里。寺中和尚达多为了获取砖头挖掘坟墓,结果挖到一个大活人进献给皇帝。当时胡太后和明帝都在华林都堂,听闻此事都觉得十分妖异,对黄门侍郎徐纥说:“自古以来有没有这样的事呢?”徐纥说:“过去曹魏时期挖坟,发现了西汉大臣霍光的女婿范明友的家奴,讲述汉朝皇帝废立的事情和史书记载相吻合。所以这种事也算不上特别奇异。”后来皇帝命令徐纥询问被挖出来的人姓名、死了几年、吃什么活下来。死者回答说:“臣下我名叫崔涵字子洪,是博陵安平人士。父亲叫崔畅,母亲魏氏,家住在城西的准财里。死的时候我才十五岁,现在已经二十七了,在地下生活了十二年,经常像醉了晕晕乎乎,什么都没吃。也有时候又在走动,也遇到过食物,但感觉像在梦里一样辨别不清。”太后派门下录事张秀携来到准财里寻访崔涵的父母,果然发现崔畅和妻子魏氏。张秀携问崔畅说:“你有儿子去世了吗?”崔畅回答:“有儿崔涵十五岁就夭亡了。”秀携说:“你儿子被人挖出来如今已经复苏现在就在华林园,皇帝因此派我来询问。”崔畅又吃惊又害怕地说:“我没有这儿子,刚才是胡说的!”秀携据实回禀,太后派他送崔涵回家,崔畅听说他们来了,在门前点一把火,手里拿着刀,魏氏拿着辟邪的桃树枝,对崔涵说:“你不用来!我不是你爹,你也不是我儿子,速速离去免得祸害人。”于是崔涵不再回家,在京城游荡,常常住在寺庙门口。汝南王元悦赐给他黄衣一身。

崔涵天性害怕日光,不敢仰头直视,又怕水火以及兵器之类的。常常在路上走走累了就直接停下,不会缓步慢行,当事人都说他是鬼。洛阳大市北边有奉忠里,里内的人大多是经营丧葬用品和棺材的。崔涵对人说:“制作柏木棺材千万别用桑木作内瓤。”有人询问原因崔涵说:“我在地下时间征发鬼兵,有一个鬼申诉说我是柏木棺材的应该免除服役,征兵官吏说,你虽是柏木棺材却用的桑木瓤因此无法免除。京城人听了这说法后柏木棺材价格走高,也有人怀疑是卖棺材的出钱让崔涵故意这么说的。

高阳王寺是高阳王元雍的宅邸,在津阳门外三里的御道西侧。元雍被尔朱荣杀害后家人施舍宅邸建立寺院。正光年间,元雍担任丞相,皇帝赏赐车驾、鸟羽柄头的伞盖、出行行列的乐队、随行侍卫百人。可谓是高贵已经到了臣子的极致,富有到了和深山大海一样宝藏极多的程度,他居住的宅邸几乎可以和皇宫相媲美。白墙红门绵延相连,飞檐高屋前后贯通。有仆人六千,婢女五百人,明亮的宝珠反射太阳的光芒,轻巧的罗衣在风中飘然而动,从汉晋以来,没有像他这么富豪奢侈的宗室。外出时在御道上驰骋骏马,依仗行列极盛,开路的铙声响亮,笳音婉转。进门则歌姬舞女,演奏筑、笙等乐器,丝竹管弦声音迭起,不分黑天白日。他后宅的竹林鱼池,可以和皇帝的后花园相比,芳香的青草如织,珍稀的古木成林。元雍本人好口腹之欲,自己生活方面很舍得花钱,每餐饭要吃几万钱,海陆美味都集中到自己的饭桌上。陈留侯李崇对人说:“高阳王一顿饭花费抵得上我吃一千天。”李崇担任尚书令仪同三司,也是天下出名的富有,有僮仆几千人。但他性格节俭悭吝,穿破衣服吃粗劣的食物,还经常不吃肉,只有韭茹韭菹。李崇的门客李元佑曾对人说:“李令公一餐吃十八种。”人问他此话怎讲,元佑回答:“二九一十八。”听的人都捧腹大笑,世人就把这话当做嬉笑怒骂了。

元雍死后,那些婢女都出家或者另嫁他人。其中有美女徐月华擅长弹奏箜篌,能演奏《明妃出塞》等曲目,听到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永安年间,徐月华成为卫将军原士康的侧室,家住在青阳门附近。徐一边演奏箜篌一边唱歌,悲凉的声音直冲云霄,走过路过的人驻足倾听,没一会儿就集中了很多形成集市一样。徐常对原士康曰:“高阳王原来有两个美女,一个叫脩容,另一个叫艳姿,都是眉毛黑色纤细牙齿洁白,相貌倾国倾城。脩容能唱《绿水歌》,艳姿善于《火凤舞》,两人在后宫中都最得宠超过其他人。”原士康听了,于是常常让徐唱《绿水》、《火凤》的歌曲。

高阳王宅邸北边有中甘里。里内有颍川人荀子文年仅十三岁,从小聪明机变,相貌神态卓越奇异,即使是以神童著称的黄琬、孔融也未必比得上他。正光年间,广宗人潘崇和在城东的昭义里开班讲授《服氏春秋》荀子文提起衣襟恭敬地在北面跟着潘崇和学习。当时赵郡李才问荀子文说:“荀生现在住在哪儿?”荀子文回答说:“我住在中甘里。”李才又问:“往什么方向?”回答说:“往城南。”城南有四夷馆,才以此开玩笑讥讽他。荀子文回答说:“那里是国家阳面的好地方,你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说川涧河流,那么有伊河洛水流过。如果说悠久历史,那么有灵台《石经》。说起壮美的寺庙,有报德寺、景明寺。论及富贵人物,高阳王、广平王都住在那里。汇集各地风俗,万国千城多种多样。若说起优秀人物,也有我这样的人,总之不是你就是了。”李才哑然无言以对。潘崇和说:“晋代祖讷和钟雅开玩笑说:汝、颖地方的人机敏狡猾像尖尖的锥子,燕、赵地方的人木讷忠厚像敦厚的锤子,看来这话果然不是随便说说啦。”学堂里的人都笑起来。

崇虚寺在洛阳城西,就是过去汉代的濯龙园。史书记载延熹九年,东汉桓帝在濯龙园为老子建立祠堂,在神像的神座上铺设装饰的华盖,祭祀过程中用帝王祭天的礼乐,就是在这个地方。高祖迁都洛阳时,把土地分给百姓。居住在那里的人常常见到妖怪,逐渐就都离开了,于是就在那里建了座庙。

【原文】

◎城南

景明寺,宣武皇帝所立也。

景明年中立,因以为名。

在宣阳门外一里御道东。

其寺东西南北方五百步,前望嵩山少室,却负帝城,青林垂影,绿水为文,形胜之地,爽垲独美。山悬堂光观盛,一千馀间。复殿重房,交疏对霤,青台紫阁,浮道相通。虽外有四时,而内无寒暑。房檐之外,皆是山池。竹松兰芷,垂列堦墀,含风团露,流香吐馥。至正光年中,太后始造七层浮图一所,去地百仞。

是以邢子才碑文云”俯闻激电,旁属奔星”是也。

庄饰华丽,侔於永宁。金盘宝铎,焕烂霞表。

寺有三池,萑蒲菱藕,水物生焉。或黄甲紫鳞,出没於蘩藻,或青凫白雁,浮沈於绿水。〈石辇〉硙舂簸,皆用水功。伽蓝之妙,最得称首。

时世好崇福,四月七日京师诸像皆来此寺,尚书祠曹录像凡有一千馀躯。至八日,以次入宣阳门,向阊阖宫前受皇帝散花。于时金花映日,宝盖浮云,幡幢若林,香烟似雾。梵乐法音,聒动天地。百戏腾骧,所在骈比。名僧德众,负锡为群,信徒法侣,持花成薮。车骑填咽,繁衍相倾。时有西域胡沙门见此,唱言佛国。

至永熙年中,始诏国子祭酒邢子才为寺碑文。

子才,河间人也。志性通敏,风情雅润,下帷覃思,温故知新,文宗学府,腾班马而孤上;英规胜范,凌许郭而独高。是以衣冠之士,辐凑其门,怀道之宾,去来满室。升其堂者,若登孔氏之门;沾其赏者,犹听东吴之句。籍甚当时,声驰遐迩。正光末,解褐为世宗挽郎,奉朝请。寻进中书侍郎、黄门[侍郎]。子才洽闻博见,无所不通,军国制度,罔不访及。自王室不靖,虎门业废。后迁国子祭酒,谟训上庠。子才罚惰赏勤,专心劝诱,青领之生,竟怀雅术。洙、泗之风,兹焉复盛。永熙年末,以母老辞,帝不许之。子才恪请,辞情恳至,涕泪俱下,帝乃许之。诏以光禄大夫归养私庭,所在之处,给事力五人,岁一朝,以备顾问。王侯祖道,若汉朝之送二疏。暨皇居徙邺,民讼殷繁,前革后沿,自相与夺,法吏疑狱,簿领成山。乃敕子才与散骑常侍温子昇撰《麟趾新制》十五篇。省府以之决疑,州郡用为治本。武定中,除骠骑大将军、西兖州刺史,为政清静,吏民安之。后徵为中书令。时戎马在郊,朝廷多事,国礼朝仪,咸自子才出。所制诗赋诏策章表碑颂赞记五百篇,皆传於世。邻国钦其模楷,朝野以为美谈也。

大统寺,在景明寺西,即所谓利民里。寺南有三公令史高显略宅。

每夜见赤光行於堂前,如此者非一。向光明所掘地丈馀,得黄金百斤,铭云:”苏秦家金,得者为吾造功德。”显略遂造招福寺。人谓此地是苏秦旧宅。当时元义秉政,闻其得金,就略索之,以二十斤与之。

衒之按:苏秦时未有佛法,功德者不必是寺,应是碑铭之类,颂其声迹也。

东有秦太上公二寺,在景明南一里。西寺,太后所立;东寺,皇姨所建。

并为父追福,因以名之。时人号为双女寺。

并门邻洛水,林木扶疏,布叶垂阴。各有五层浮图一所,高五十丈,素采画工,比於景明。至於六斋,常有中黄门一人监护,僧舍衬施供具,诸寺莫及焉。

寺东有灵台一所,基址虽颓,犹高五丈馀,即是汉光武帝所立者。灵台东辟雍,是魏武所立者。至我正光中造明堂於辟雍之西南,上圆下方,八窗四闼。汝南王复造砖浮图於灵台之上。

孝昌初,妖贼四侵,州郡失据。朝廷设募征格於堂之北,从戎者拜旷掖将军、偏将军、裨将军。当时甲胄之士,号明堂队。时虎贲骆子渊者,自云洛阳人。昔孝昌年戍在彭城,其同营人樊元宝得假还京,子渊附书一封,令达其家,云:”宅在灵台南,近洛河,卿但是至彼,家人自出相看。”元宝如其言,至灵台南,了无人家可问。徙倚欲去。忽见一老翁来问,从何而来,徬徨於此。元宝具向道之。老翁云:”是吾儿也。”取书引元宝入,遂见馆阁崇宽,屋宇佳丽。既坐,命婢取酒。须臾见婢抱一死小儿而过,元宝初甚怪之。俄而酒至,色甚红,香美异常。兼设珍羞,海陆具备。饮讫,辞还,老翁送元宝出云:”后会难期,以为凄恨!”别甚殷勤。老翁还入,元宝不复见其门巷,但见高岸对水,渌波东倾,唯见一童子可年十五,新溺死,鼻中出血。方知所饮酒是其血也。及还彭城,子渊已失矣。元宝与子渊同戍三年,不知是洛水之神也。

报德寺,高祖孝文皇帝所立也。

为冯太后追福。

在开阳门外三里。

开阳门御道东有汉国子学堂,堂前有三种字石经二十五碑,表里刻之,写《春秋》、《尚书》二部,作篆、科斗、隶三种字,汉右中郎将蔡邕笔之遗迹也。犹有十八碑,馀皆残毁。

复有石碑四十八枚,亦表里隶书,写《周易》、《尚书》、《公羊》、《礼记》四部。又《赞学》碑一所,并在堂前。魏文帝作《典论》六碑,至太和十七年犹有四碑。高祖题为劝学里。

武定四年,大将军迁《石经》於邺。

里有文觉、三宝、宁远三寺。周回有园,珍果出焉,有大谷梨承光之柰。承光寺亦多果木,柰味甚美,冠於京师。

劝学里东有延贤里,里内有正觉寺,尚书令王肃所立也。

肃字公懿,琅琊人也。伪齐雍州刺史奂之子也。赡学多通,才辞美茂,为齐秘书丞,太和十八年背逆归顺。时高祖新营洛邑,多所造制,肃博识旧事,大有裨益。高祖甚重之,常呼王生。延贤之名,因肃立之。

肃在江南之日,聘谢氏女为妻,及至京师,复尚公主。谢作五言诗以赠之。其诗曰:”本为箔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公主代肃答谢云:”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衲故时。”肃甚有愧谢之色,遂造正觉寺以憩之。肃忆父非理受祸,常有子胥报楚之意,卑身素服,不听音乐,时人以此称之。肃初入国,不食羊肉及酪浆等物,常饭鲫鱼羹,渴饮茗汁。京师士子道肃一饮一斗,号为漏卮。经数年已后,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之,谓肃曰:”卿中国之味也。羊肉何如鱼羹?茗饮何如酪浆?”肃对曰:”羊者是陆产之最,鱼者乃水族之长。所好不同,并各称珍。以味言之,甚是优劣。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唯茗不中与酪作奴。”高祖大笑。因举酒曰:”三三横,两两纵,谁能辨之赐金锺。”御史中尉李彪曰:”沽酒老妪瓮注瓨,屠儿割肉与秤同。”尚书右丞甄琛曰:”吴人浮水自云工,妓儿掷绳在虚空。”彭城王勰曰:”臣始解此字是习字。”高祖即以金锺赐彪。朝廷服彪聪明有智,甄琛和之亦速。彭城王谓肃曰:”卿不重齐鲁大邦,而爱邾莒小国。”肃对曰:”乡曲所美,不得不好。”彭城王重谓曰:”卿明日顾我,为卿设邾莒之食,亦有酪奴。”因此复号茗饮为酪奴。

时给事中刘缟慕肃之风,专习茗饮。彭城王谓缟曰:”卿不慕王侯八珍,好苍头水厄。海上有逐臭之夫,里内有学颦之妇,以卿言之,即是也。”其彭城王家有吴奴,以此言戏之。自是朝贵宴会虽设茗饮,皆耻不复食,唯江表残民远来降者好之。后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归降,时元义欲为之设茗,先问:”卿於水厄多少?”正德不晓义意,答曰:”下官生於水乡,而立身以来,未遭阳侯之难。”元义与举坐之客皆笑焉。

龙华寺,广陵王所立也。追圣寺,北海王所立也。并在报德寺之东。法事僧房,比秦太上公。京师寺皆种杂果,而此三寺园林茂盛,莫之与争。

宣阳门外四里,至洛水上,作浮桥,所谓永桥也。

神龟中,常景为《汭颂》。其辞曰:”浩浩大川,泱泱清洛,导源熊耳,控流巨壑,纳穀吐伊,贯周淹亳,近达河宗,远朝海若。兆唯洛食,实曰土中,上应张柳,下据河嵩。寒暑攸叶,日月载融,帝世光宅,函夏同风。前临少室,却负太行,制岩东邑,峭峘西疆。四险之地,六达之庄,恃德则固,失道则亡。详观古列,考见丘坟,乃禅乃革,或质或文。周馀九列,汉季三分,魏风衰晚,晋景雕曛。天地发挥,图书受命,皇建有极,神功无竞。魏箓仰天,玄符握镜。玺运会昌,龙图受命。乃睠书轨,永怀保定。敷兹景迹,流美洪模,袭我冠冕,正我神枢。水陆兼会,周郑交衢。爰勒洛汭,敢告中区。”

南北两岸有华表,举高二十丈,华表上作凤凰似欲冲天势。

永桥以南,圜丘以北,伊洛之间,夹御道,东有四夷馆,一曰金陵,二曰燕然,三曰扶桑,四曰崦嵫。道西有四夷里,一曰归正,二曰归德,三曰慕化,四曰慕义。吴人投国者,处金陵馆,三年已后,赐宅归正里。

景明初,伪齐建安王萧宝寅来降,封会稽公,为筑宅於归正里。后进爵为齐王,尚南阳长公主。宝寅耻与夷人同列,令公主启世宗,求入城内,世宗从之,赐宅於永安里。正光四年中,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来降,处金陵馆,为筑宅归正里,正德舍宅为归正寺。

北夷来附者处燕然馆,三年已后,赐宅归德里。

正光元年,蠕蠕主郁久闾阿那肱来朝,执事者莫知所处。中书舍人常景议云:”咸宁中,单于来朝,晋世处之王公特进之下,可班郍肱蕃王仪同之间。”朝廷从其议。又处之燕然馆,赐宅归德里。北夷酋长遣子入侍者,常秋来春去,避中国之热,时人谓之雁臣。

东夷来附者,处扶桑馆,赐宅慕化里。西夷来附者,处崦嵫馆,赐宅慕义里。自葱岭已西,至於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款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所谓尽天地之区已。乐中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馀家。门巷修整,阊阖填列。青槐荫陌,绿柳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

别立市於洛水南,号曰四通市,民间谓永桥市。伊洛之鱼,多於此卖,士庶须脍,皆诣取之。鱼味甚美。京师语曰:”洛鲤伊鲂,贵於牛羊。”

永桥南道东有白象、狮子二坊。

白象者,永平二年乾陀罗国胡王所献。背施五采屏风、七宝坐床,容数人,真是异物。常养象於乘黄曹,象常坏屋败墙,走出於外。逢树即拔,遇墙亦倒。百姓惊怖,奔走交驰。太后遂徙象於此坊。

狮子者,波斯国胡王所献也。为逆贼万俟丑奴所获,留於寇中。永安末,丑奴破灭,始达京师。庄帝谓侍中李彧曰:”朕闻虎见狮子必伏,可觅试之。”於是诏近山郡县捕虎以送。巩县、山阳并送二虎一豹。帝在华林园观之,於是虎豹见狮子,悉皆瞑目,不敢仰视。园中素有一盲熊,性甚驯,帝令取试之。虞人牵盲熊至,闻狮子气,惊怖跳踉,曳锁而走。帝大笑。普泰元年,广陵王即位,诏曰:”禽兽囚之,则违其性,宜放还山林。”狮子亦令送归本国。送狮子者以波斯道远,不可送达,遂在路杀狮子而返。有司纠劾,罪以违旨论,广陵王曰:”岂以狮子而罪人也?”遂赦之。

菩提寺,西域胡人所立也,在慕义里。

沙门达多发冢取砖,得一人以进。时太后与明帝在华林都堂,以为妖异,谓黄门侍郎徐纥曰:”上古以来,颇有此事否?”纥曰:”昔魏时发冢,得霍光女婿范明友家奴,说汉朝废立,与史书相符。此不足为异也。”后令纥问其姓名,死来几年,何所饮食?死者曰:”臣姓崔,名涵,字子洪,博陵安平人也。父名畅,母姓魏,家在城西准财里。死时年十五,今满二十七,在地下十有二年,常似醉卧,无所食也。时复游行,或遇饭食,如似梦中,不甚辨了。”后即遣门下录事张雋诣阜财里,访涵父母,果得崔畅,其妻魏氏。雋问畅曰:”卿有儿死否?”畅曰:”有息子涵,年十五而死。”雋曰:”为人所发,今日苏活,在华林园中,主上故遣我来相问。”畅闻惊怖曰:”实无此儿,向者谬言。”雋还,具以实陈闻,后雋遣送涵回家。畅闻涵至,门前起火,手持刀,魏氏把桃枝。谓曰:”汝不须来!吾非汝父,汝非吾子,急手速去,可得无殃!”涵遂舍去,游於京师。常宿寺门下,汝南王赐黄衣一具。涵性畏日,不敢仰视,又畏水火及兵刃之属。常走於逵路,遇疲则止,不徐行也。时人犹谓是鬼。洛阳大市北奉终里,里内之人,多卖送死人之具及诸棺椁,涵谓曰:”作柏木棺,勿以桑木为欀。”人问其故,涵曰:”吾在地下见发鬼兵,有一鬼诉称:是柏棺,应免。主兵吏曰:’尔虽柏棺,桑木为欀。’遂不免。”京师闻此,柏木踊贵。人疑卖棺者货涵发此等之言也。

高阳王寺,高阳王雍之宅也,在津阳门外三里御道西。雍为尔朱荣所害也,舍宅以为寺。

正光中,雍为丞相,给舆、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贵极人臣,富兼山海。居止第宅,匹於帝宫。白壁丹楹,窈窕连亘,飞檐反宇,轇轕周通。僮仆六千,妓女五百,隋珠照日,罗衣从风,自汉晋以来,诸王豪侈未之有也。出则鸣驺御道,文物成行,铙吹响发,笳声哀转。入则歌姬舞女,击筑吹笙,丝管迭奏,连宵尽日。其竹林鱼池,侔於禁苑,芳草如积,珍木连阴。

雍嗜口味,厚自奉养,一食必以数万钱为限。海陆珍羞,方丈於前。陈留侯李崇谓人曰:”高阳一食,敌我千日。”崇为尚书令,仪同三司,亦富倾天下,僮仆千人。而性多俭吝,恶衣粗食。食常无肉,止有韭茹、韭菹。崇客李元佑语人云:”李令公一食十八种。”人问其故,元佑曰:”二九一十八。”闻者大笑,世人即以为讥骂。

及雍薨后,诸妓悉令入道,或有嫁者。美人徐月华,善弹箜篌,能为《明妃出塞》之曲歌,闻者莫不动容。永安中,与卫将军原士康为侧室,宅近青阳门。徐鼓箜篌而歌,哀声入云,行路听者,俄而成市。徐常语士康曰:”王有二美姬,一名脩容,二名艳姿,并蛾眉皓齿,洁貌倾城。脩容亦能为《绿水歌》,艳姿善《火凤舞》,并爱倾后室,宠冠诸姬。”士康闻此,遂常令徐歌《绿水》、《火凤》之曲焉。

高阳宅北有中甘里。

里内颍川荀子文,年十三,幼而聪辨,神情卓异,虽黄琬、文举无以加之。正光初,广宗潘崇和讲《服氏春秋》於城东昭义里,子文摄齐北面,就和受道。时赵郡李才问子文曰:”荀生住在何处?”子文对曰:”仆住在中甘里。”才曰:”何为住城南?”城南有四夷馆,才以此讥之。子文对曰:”国阳胜地,卿何怪也?若言川涧,伊洛峥嵘。语其旧事,灵台《石经》。招提之美,报德、景明。当世富贵,高阳、广平。四方风俗,万国千城。若论人物,有我无卿!”才无以对之。崇和曰:”汝、颖之士利如锥,燕、赵之士钝如锤,信非虚言也。”举学皆笑焉。

崇虚寺,在城西,即汉之濯龙园也。

延熹九年,桓帝祠老子於濯龙园,设华盖之座,用郊天之乐,此其地也。

高祖迁京之始,以地给民,憩者多见妖怪,是以人皆去之,遂立寺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