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9

芸汐传 第3章 紧急解毒 作者:芥沫

秦王妃?

穆大将军的鞭子僵在半空中,一屋子的人全都震惊了,怎么会这样?

“你说什么?”穆大将军冲着车夫大吼。

“大将军,这位是秦王妃,今早刚刚随秦王殿下进宫请安,我们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少将军的,王妃娘娘断断没有谋害少将军呀!请大将军明鉴!”车夫说着,怕他们不相信,连忙出示秦王府的门牌。王妃娘娘被打了,这让他回去怎么交代?

众人见了那出入秦王府的门牌,不得不相信,再看韩芸汐手臂上的伤,一个个都神色复杂起来。

这女人就是韩家的废材,自己踹轿门下轿进门的那位……秦王妃,韩芸汐?

韩芸汐原本不想亮出身份,王妃的身份给了她许多特权,同时也给了她不少束缚,尤其是她这个不被认可的王妃,还是低调点好呀。

既然车夫都爆出来了,韩芸汐想,这帮人也该有所收敛了吧?

可谁知道,穆大将军停在半空中的鞭子竟冷不丁狠狠甩下,这一回虽然没有甩在韩芸汐身上,却也吓得她不轻。

“秦王妃又怎么样!蓄意谋杀少将军,一样是死罪!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穆大将军横眉怒目,大脸涨红得如同凶神恶煞。

敢伤他的宝贝儿子,别说秦王妃,就算秦王来了,他一样理直气壮。

何况,这个女人并不受秦王待见,连大婚之日秦王都没有露面过,有名无实,不过是个空头衔,谁怕她?

韩芸汐很意外,也很无奈,只是,她顾不上那么多,迎上穆大将军愤怒的目光,冷声道:“我不想跟你多废话,我最后说一次,你儿子中毒了,再不解毒,我保证一个时辰后,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

“哈哈哈!”穆大将军大笑起来,“听听!你们都听听她说什么?韩家的废材也会看病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穆大将军笑着朝顾北月瞥了一眼,“顾太医,你听到了没有?她的诊断和你的可完全不一样。一个废材,一个首席御医,你们让我听谁的?”

这话满满的全是讽刺,惹得一屋子的人哈哈大笑。顾北月看着韩芸汐,却没有笑,他微锁了眉头,似乎在琢磨什么。

很快,穆大将军的笑声就停了下来,“来人啊,把这女人押下去!待少将军醒了,送大理寺处置!”

韩芸汐实在忍不住,转头看去,眸光阴狠,直震慑得上前来的侍卫齐齐后退——跟这帮人争辩简直是在浪费穆清武的生命!

她恶狠狠瞪了穆大将军一眼,索性在一旁坐下,冷冷道:“顾太医,你去检查少将军脐上两寸位置,玄灵穴和冥幽穴,银针试毒,我到底有没有说谎,很快就会见分晓。”

韩芸汐话音刚落,一个嘲讽的笑声突然从门外传来,“什么玄灵穴和冥幽穴,从来没听过,韩芸汐你说谎也打个底稿吧。”

只见一个身着鹅黄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相貌姣好,眸光傲慢,此女正是那日打落韩芸汐大红盖头的女子,大将军府的大小姐穆琉月。

她和帝都无数女人一样,都坚信世上没有人配得上秦王,她不奢望能嫁,却也不允许其他女人嫁。

韩芸汐这个废材不仅仅抢走了秦王,居然还来谋害她的哥哥,她绝不放过!

穆琉月一走进来,就拉着穆大将军的手,一边挑衅地看着韩芸汐,一边道:“爹爹,你还不赶紧把她送到大理寺去?她拿刀子要杀我哥那是所有人都瞧见的事情!跟她废话什么呢!一个废材,她懂什么医术?”

韩芸汐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位大小姐,怎么就感觉到深深的敌意呢?

她一个头两个大,默默计算着时间,穆清武的毒素就快渗到五脏六腑了。

穆大将军当然不会相信韩芸汐,冲着一旁的侍卫大吼:“都是饭桶吗?还不把人押走!”

可是,就在这时候,顾北月突然出声:“慢着!”

玄灵穴和冥幽穴顾北月是知道的。

这两个穴位可不是普通的穴位,外行人听都没听过这两个名字,更别说知道它们具体的位置了。

腹上两寸位置,韩芸汐却准确地说出来了。而且,这两个穴道对五脏六腑的毒性非常敏感,确实是试毒的最佳位置。

韩芸汐居然知道,这足以说明她并非废材,她的话并非不可信,顾北月原来就琢磨着穆清武是不是中毒了,解毒是他的弱项,所以迟迟不敢诊断。

如今看来,信韩芸汐一回,未必不可。

“穆大将军,王妃娘娘说得有理,我马上去试试。”顾北月急急说。

穆琉月立马凶巴巴拉住顾北月,“顾太医,你不准去!谁不知道她是韩家的废材?她懂什么穴道什么毒?笑话!”

“大小姐,人命关天,如果真是中毒,时间就是性命,请你不要胡闹。”顾北月认真道。

见顾北月一脸严肃,穆大将军不由惊了,他最在意的就是儿子的性命,顾北月是首席御医,皇帝的性命都掌握在他手中呢,他的话,当然是可信的。

但穆琉月就是不相信韩芸汐,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大理寺去,她蛮不讲理撒泼道:“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然而,穆大将军却出声了;“琉月,让开!”

“爹!”穆琉月不肯。

“让开!”穆大将军怒喝一声。

穆琉月心不甘情不愿,狠狠退开一步,竟还揪着顾北月的手不放。

谁知,顾北月竟冷不丁甩开了她的手,一贯温柔的顾太医原来也是有脾气的,众人都吓了一跳,顾北月早就消失在侧门里。

顾北月去得快,回来得更快,他面色苍白,凝重严肃,只拿着两根黑透了的银针给众人看。

毒!剧毒!

穆大将军心头大怔,从椅子上跳起来,“真中毒了?”

穆琉月没想到穆清武真的中毒了,顿时目瞪口呆,直直摇头,只是,很快她就回过神,一脸怀疑,问道:“韩芸汐,不会是你下的毒吧?不然你怎么会解毒?”

韩芸汐真心不想看到这帮蠢货的脸,起身来,“你们再拖时间的话,我也不会解了!”

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手上又没有药,事情真的麻烦。

“韩芸汐,我就信你一回,赶紧跟我走!”穆大将军担心儿子,心急如焚,亲自在前面带路。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不经意瞥见顾太医那凝重的眉头,韩芸汐对这家伙的印象倒是没那么差了。

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韩芸汐已经从解毒系统里取出了药物和随身携带的金针和匕首,虽然众人都不知道她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却也无暇多问。

“顾太医和穆将军留下,其他人都出去,不要干扰我。”韩芸汐一边说,一边当众解开穆清武的白色底衣。

众人都识相地后退,就穆琉月不乐意,不仅杵在原地不动,还挡了韩芸汐的光线,亲眼看见穆清武的底衣被拨开,她急急捂住眼睛,即便是自己亲哥哥她也不敢看,没想到韩芸汐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

“韩芸汐,你最好能让他醒来,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穆琉月冷冷警告。

韩芸汐忍无可忍,正要发怒,穆大将军先怒了,大吼道:“臭丫头,别碍事,马上给我出去!”

穆琉月一愣,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爹爹居然这么吼她!

从小到大,爹爹什么时候真的对她动怒了?这一回居然凶她。

穆琉月气死了,狠狠甩了甩手跑了出去。

韩芸汐松了一口气,集中精神,重新寻找位置,将匕首在火焰上烘烫,这才小心翼翼下刀。

一般情况下,韩芸汐都会尽量避免动刀子,可这是急救,她不得不用开刀取针引毒的方式。要知道时间拖越久,危险越大,弥毒这东西比一般毒药要麻烦很多,毒素潜伏得越深,越难排除。

平坦结实的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涌出来,穆将军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惊呼:“韩芸汐,你!”

可惜,专注的韩芸汐没理睬他。

儿子的性命就在韩芸汐手上,此时此刻,穆大将军再暴躁也不敢怎么样,他只能低声问顾北月:“这都剖腹了,能行吗?”

其实顾北月心中也没底,只是看着韩芸汐眉宇间的专注、认真,他不自觉就想到了韩芸汐的生母天心夫人,母女俩行医的时候竟是那样神似。

他比韩芸汐大四岁,四岁跟随父亲参加一个会诊,有幸见过天心夫人一面,其实也算见过韩芸汐,只是那时候韩芸汐还在娘胎里。

思及此,顾北月嘴角泛起了一抹暖意,“嘘……不要干扰她。”

很快,韩芸汐就从血口中小心翼翼夹出了一枚黑色的银针来,见状,穆大将军很不可思议,顾北月眸中多了一份认可。

很快,第二根黑色银针又被韩芸汐夹出了,抬手的动作牵动了手臂上的鞭伤,又流了血,她却全然不知,所有的心思全都在病人身上。

顾北月当机立断,取了药散和棉花来,弯下颀长的身子,棉花一触碰到伤口,韩芸汐便看了过来,“别妨碍……”

“我保证不会妨碍到你,相信我。”顾北月柔声打断。

韩芸汐本想拒绝,可迎上顾北月那双温暖的眼睛,她的心莫名一怔,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干净透彻的眼睛,比婴儿还纯净。

她忍不住想,这个男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该死,韩芸汐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

她的眸光骤冷,“放手,你已经妨碍到我了!”

谁知,顾北月不仅没放手,另一只手反倒将她的脑袋拢过去,让她看着穆清武,“你继续,我说不会就不会。”

韩芸汐懒得争辩,心想一妨碍到她立马推开,可谁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她的手臂一直动来动去,顾北月都能跟着移动,一边追随,一边轻轻擦拭伤口,撒药,动作不仅灵活,而且非常细致温柔,最关键的是,确实没有妨碍到她用手。

韩芸汐虽然面无表情,心下却佩服着,看样子他倒也不算沽名钓誉,就这手法可不是一般人练得出来的。

将手臂放心交给顾北月,韩芸汐又全神贯注起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伤口是什么时候被包扎好的。

取出毒针之后,韩芸汐没有马上缝合伤口,而是立马寻穴施针,逼出毒素。

顾北月一见韩芸汐寻穴施针的本事,立马就被吸引,渐渐地看得痴迷。

且不说韩芸汐施针的漂亮手法,就说入针的一些穴位,他竟没看明白,全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穴位。

很快,伤口附近就被韩芸汐扎满了银针,外行人只当那是密密麻麻一堆,内行人却知道这针法有很大的学问。

随着银针的增加,黑色的毒血越流越多,湿了足足三大块白布,毒血并没有流尽的迹象,韩芸汐却收了银针,取来药材塞入刀口。

“王妃娘娘,毒血不是还没排完吗?”顾北月没头没脑问了一句,其实,他还没看够韩芸汐的针法呢。

韩芸汐一如既往不理睬任何问题,继续手里的工作,没有缝合的工具,她只能利用伟大的中药材,幸好刀口开得不深,一层层药物塞入伤口,消炎的,压制毒性的,止血的,加快生肉的,最后才裹上白纱固定。

搞定伤口之后,韩芸汐总算松了一口气,拂去额头的薄汗,这才回答顾北月的问题:“血再这么流下去,他没被毒死也会因失血过多而亡的。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不懂吗?”

顾北月脸一红,随即淡淡一笑,什么都不辩解。

想想他自幼被誉为天才,今日竟被一个女子洗涮,韩芸汐的年纪比他还轻呢,她哪里是废材,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穆大将军不高兴了,冷冷问:“你这样,那体内的毒素怎么办啊?”

“幸好来得及,还没波及五脏六腑,我用药物控制住了。他不能再流血,这几天千万不要让他动,否则牵扯了伤口会很麻烦。”

韩芸汐说着,写了一张药方递给顾北月,“这几味药弄得到吗?”。

顾北月看了一眼便道:“能。这几味药铺里就买得到了,白决明宫里有。王妃娘娘稍等,我这就令人去取。”

韩芸汐开的并非排毒的药方,而是化毒的药方,穆清武已经不能再流血了,只能服药将体内的毒素化解掉,这种办法效果会慢一些,却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韩芸汐才不在这里等着,再不回秦王府去,宜太妃那可不好交代。

“我不等了,你抓药来三两为一帖,药头药尾各煎一次,早晚空腹服用,连服用十帖。”韩芸汐认真交代。

首席御医顾北月瞬间成了小药童,他唇畔泛起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然而,穆大将军可不干,惊声道:“韩芸汐,你说什么?你不等了?”

韩芸汐的耳朵都快被震聋,转身看去,耐着性子道:“穆大将军,毒算是已经解了,体内那些残留的毒素影响不大的,我向你保证,少将军的烧完全退了他就能醒,最快明早,最迟明晚。”

“本将军不管这么多,总之,清武没醒之前你还有嫌疑,你哪里都不许去!”穆大将军又霸道又野蛮。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穆大将军,宜太妃等着我回去问话呢,既然你要留我,劳烦你差人去一趟秦王府,给宜太妃报个信,顺便把今日的事情说清楚了。我想,我到底是好心救人,还是蓄意谋杀,宜太妃心中会有数的!”

虽然韩芸汐非常不喜欢宜太妃,可是,她并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把她老人家摆出来撑一撑场面。

穆清武她已经救了,而且非常肯定很快就会清醒,穆大将军如果去了秦王府,等穆清武醒来,他和宜太妃可不好说话了。

虽然是个不得宠的媳妇,可是,人家宜太妃也说了,以后说话做事都代表着秦王府,不能给秦王府丢脸。

韩芸汐很肯定,事情真闹到宜太妃那里去,穆大将军未必讨得了好。

穆大将军野蛮是野蛮,却也不是没脑子的,他很清楚宜太妃比太后还难缠,如今他手上的证据也不足,不占优势。

迟疑了片刻,穆大将军便淡淡道:“罢了,我就信你一回。”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亲自开门出来,可谁知,穆琉月却一脸怨恨地站在门口看她。

“我哥醒了?”穆琉月怀疑地质问。

韩芸汐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这种胡搅蛮缠的女子,也懒得多说,从穆琉月身旁绕过,将她忽视得很彻底。

“韩芸汐,你给我站住!”穆琉月怒了。

穆琉月自小到大可都是将军府的宝,又和长平公主是好闺密,非常得皇后太后的宠爱,虽然只是个大小姐,在帝都却被称作长平公主第二,就连宫里的嫔妃娘娘们都让着她。

韩芸汐,算个什么东西呀!

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秦王妃,连秦王府的婢女还不如呢,她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叫她站住就站住吗?韩芸汐充耳不闻。

穆琉月火了,快步追上,一把抓住韩芸汐,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长长的指甲套刺入了韩芸汐肉里。

“你救醒我哥了?”穆琉月颐指气使地问道。

穆大将军出门来见状,冷冷道:“琉月,放她走,你哥很快就会醒。”

“也就是说还没醒喽?”穆琉月很不可思议,“爹爹,你真相信她啊?”

韩芸汐被拽得生疼,斜眼看去,一双凤眸阴鸷得骇人,“放手!”

“不行,我哥没醒之前,她不能走!”穆琉月就是不放手。

谁知,韩芸汐伸手捏着她手腕的穴道,立马就让她的手无力发软,随后狠狠甩开她,冷声道:“你还没有资格限制本王妃的自由!”

说罢,韩芸汐头也不回地走了。

穆琉月被摔在地上,气得爬起来要追,穆大将军却拦住,“够了!谅她也不敢说谎。”

穆琉月可不甘心,不甘心哥哥还没醒就让韩芸汐走了,更不甘心韩芸汐以“秦王妃”自居的态度,她追了几步,大喊:“韩芸汐,我警告你,我哥哥要是没醒,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长平公主也不会放过你!”

长平公主……

这位公主是皇后和太后的掌上明珠,脾气可比穆琉月骄纵一百倍,她自小就天天黏着穆清武不放,某种意义上说也算和穆清武青梅竹马了,皇族内外的人全都知道,她非穆清武不嫁。

只可惜太后和皇帝在她的婚事上意见相左,所以迟迟都没有赐婚。

要是被她知道穆清武出事了,天晓得会发生什么呢!

穆琉月的警告,韩芸汐自然是都听到了,只是,她并不放在心上,才不管那什么长平公主、短平公主的。

她从医以来从来就没有失手过,而且,解毒系统也不会出错的,刚刚排毒之后她又检测了一遍,确定穆清武体内的毒素已经降低到不影响健康的阈值,而且他的体温也开始下降,想必很快就会清醒了。

只要穆清武清醒,便可以证明她没有谋杀之意,天皇老子都不能拿她怎么样!

走出大将军府的大门,韩芸汐长长吐了口浊气,总算是搞定这个麻烦了。

在回去的马车上,韩芸汐重新处理鞭伤,将伤口包扎小点,又用汗帕别在手臂上,正好遮了破开的那道口子。

本得见一下宜太妃,说下宫里的情况的,刚到门口却被告知宜太妃去了西郊别院,准备住几天再回来。

难道是嫌弃这屋子被慕容宛如一泻千里弄脏了?思及此,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了。

正好,宜太妃不在府上,她的日子会好过些。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当的婆婆可比新官还难应对,韩芸汐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媳妇,巴不得她老人家永远都别回来。

慕容宛如一出门正好看到韩芸汐在笑,气得她险些发作。

这个女人和秦王走后,宜太妃也匆匆走了,临走前还交代管家把屋子里所有东西全都换掉,重新装修一遍。这是有多嫌弃她呀!

她坐在屎尿中,都快喊破嗓子也没人来管她,最后还是自己灰溜溜地走出去,一路跑回房去的。当众腹泻的事情闹得王府下人全都知晓,虽然下人们不敢当面笑她,可是慕容宛如知道,全府上下一定全都在偷笑呢。

好气好气,一想起来慕容宛如就想哭,而看到韩芸汐,她更气愤,她哪里知道韩芸汐下毒技术那么好,心想一定是自己弄错药了。

反正,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见韩芸汐看过来,慕容宛如终究藏起脾气,“母妃去别院休养了,得好些天才会回来,嫂子若是想母妃了,我随时都可以带你过去。还有,嫂子以后如果想吃什么,也可以跟我说,我会吩咐伙房做的。”

要去还需要她带?要吃不会自己吩咐?韩芸汐皮笑肉不笑。

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跟她说话,都要以主人的身份自居呢?搞得好像她这个新媳妇是个客人。

慕容宛如走下来,“嫂子,我哥呢?”

占有的语气,好似龙非夜是她的,跟韩芸汐半点关系都没有。

“没一起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面对不喜欢的人,韩芸汐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大步往主院去。

慕容宛如却快步跟上,特别亲切地来挽韩芸汐的手,“嫂子,我哥昨晚上真的和你……”

韩芸汐止步,挣开她的手,挑眉质问:“真的,假的?你有意见?”

慕容宛如一脸惊诧,急急又拉着韩芸汐的手问:“嫂子,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虽然你不是我哥哥心甘情愿娶的,但是,总归是进门了。我哥那性子我最了解了,我这么问也是关心你,如果他冷落了你,你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装,没人在旁边的时候,她都能装得这样,真是特级白莲花。

“我就开个玩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韩芸汐打趣地问。

“嫂子,这种玩笑不能随便开的,你吓到我了。我替你们开心还来不及呢!就盼着你早日给哥哥添一个大胖小子。”慕容宛如连忙解释。

“是吗?呵呵,我也盼着你赶紧找个好夫家嫁人生子。你这么关心我,你的婚事,我也会替你好好操心的。”韩芸汐笑道,一句话就戳中慕容宛如的死穴。

看到慕容宛如眼底那一抹僵硬,她心情顿好,“放心吧,回头你哥回来了,我便跟他商量商量。”

兄长如父,龙非夜还真有这个权利。

“嫂子,我其实……”慕容宛如正要解释,韩芸汐却拦住,“好了,我累了,你忙你的去吧。”

都走远了,她还回头补充一句:“慕容姑娘,昨夜我们……是真的!你放心吧!”

慕容宛如戛然止步,终于按捺不住,楚楚可怜的小脸变得狰狞恐怖,她拳头紧紧地攥着,冷冷道:“韩芸汐,总有一日,你一定会被赶出秦王府大门的!”

韩芸汐本以为龙非夜去找药,这几日应该不会回来,可谁知,是夜,她刚刚舒舒服服泡了个温泉,正要出浴,龙非夜就进来了。

“啊……你等一下!”

韩芸汐的狮子吼并没有拦住龙非夜的脚步,只见他凭空出现在温泉池子边,又是一袭夜行衣,衬托出完美的精壮之躯,他如同夜里神秘的猎豹,冷峻、威严,浑身充满不可侵犯的霸气!

和他比起来,韩芸汐美人出浴都可以直接忽略不看了。

韩芸汐一愣,瞬间整个人下沉,就露出一个脑袋,她又急又怒,“龙非夜,你什么意思,你……你出去!”

虽然韩芸汐已经嫁给了这个人,可是她的心没嫁呀,男女有别,这个男人不懂吗?

何况,他也没打算真把她当妻子对她负责,好歹也是个大男人,能不能风度点,避讳一点呢?

韩芸汐紧张得要死,然而,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紧张不过是一厢情愿。

龙非夜不仅没想占她便宜,而且,压根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事,他无动于衷,冷冷道:“我这有份毒,马上帮我配出解药,急要。”

明明是被客观上占了便宜,可见他那高冷的态度,韩芸汐突然有种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怎么会这样?

韩芸汐终于冷静了下来,轻咳了几声,淡淡道:“等我上去了再说,你能先出去一下吗?”

龙非夜面无表情,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

韩芸汐这才松了口气,可谁知,龙非夜却又冷不丁转过身来。

韩芸汐条件反射一般,猛地就从水中沉下,连脑袋都给沉了。

见状,龙非夜波澜不惊,冰湖一般的双眸终于有了一丝狐疑,这女人的胆子不是很大吗?

这样就吓到了?

“韩芸汐!”他唤了一声。

韩芸汐从水中出来,捋了脸上一把水,吼了一声:“你到底走不走?”

龙非夜微怔,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人敢冲他这么吼,这个女人是头一个。

他不走了,负手站在池边,“你不是韩家废材吗?打哪儿学会解毒的?”

昨夜龙非夜就令人去调查这个女人了,可惜,调查的结果和外头传说的一样,她是韩家有史以来最废的一个,而且,韩家那些医学天才也并不擅长解毒。

“你能不能先让我上去,再问?”韩芸汐压着性子,一字一句道。

谁知,龙非夜却道:“不行。”

好吧,韩芸汐后知后觉,这个家伙怀疑她了,现在是威胁她的节奏,不说的话估计不会让她上岸的。

她故作无奈,呼出了一口浊气,“我爹觉得是我害死我娘的,所以一直很痛恨我,见着我就像见了仇人,再加上我长得丑,更让他嫌弃。”

韩芸汐说着,忧伤地低下头,“其实我也不是废材,是他们不教我。我小时候偷偷发现了我娘留下的医书,暗自学习,也是这些日子才学成的,我脸上的瘤其实也是毒,被我解了。我怕被我爹爹知晓我偷了我娘的医书,更怕他不让我学医术,就一直瞒着没说。”

龙非夜半信半疑,正要继续问,韩芸汐又补充了一句,“医书已经被我烧毁了,因为我全都学会了。”

她说完,眸光明澈,大大方方迎上龙非夜的目光。

把一切都推给死去的天心夫人,死无对证,就算龙非夜不相信,他也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龙非夜没说话,冰冷的眸光似乎要将她看穿。

龙非夜质疑的目光相当恐怖,然而,韩芸汐的心理素质还是相当强大的,她底气很足,不怕。

盯了半晌,见韩芸汐目光坦然,龙非夜也没再问,转身出门去。

确定那家伙真的走了,韩芸汐才连忙起身来,她纳闷着,这家伙不会那么快就找到那三味药了吧?他要让她配解药的又是什么毒呢?

刚出浴的韩芸汐如出水芙蓉,清丽脱俗,比起平素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如同那雪域高原的冰雪湖泊般明净清澈。

龙非夜看着她,迎面走过来,眸色深了几分。

走入书房,他拿出了一块沾满血迹的白布,“这血里有毒,你看看。”

解毒系统早就提醒有毒了,韩芸汐接过来,嗅了嗅,没嗅出什么东西来,看样子不是常见的毒素。

“这毒我闻不出来,你去帮我找碗清水来。”韩芸汐认真地说。

她哪里需要水,不过是想支开龙非夜罢了,这家伙多精明呀,本就对她有所怀疑了,当着他的面把血样放入解毒系统里检测,未必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龙非夜不懂毒,二话没说转身就走,韩芸汐确定他真走了,这才取了金针采集了些许白布上的血迹,放入解毒系统里检测。

这一检就检出来了,这毒属于花毒,每一种花中都多多少少含有毒素,少量不会引起中毒,但是量多了那就真的是毒药了。

很快龙非夜就回来了,亲自端来一碗清水,韩芸汐装模作样将白布放入水中,然后用金针采集了些许血水,闻了闻。

“这是花毒,迷迭香。”她很肯定地说道。

“配出解药,现在就要。”龙非夜冷冷命令。

这语气让韩芸汐很不舒服,这家伙当她是提药机吗?

她气定神闲,姿势优雅地伸手过来,“好,先给五十两银子,诊金。”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迟迟没动,这个女人居然会伸手跟他要钱?

迎上龙非夜厌恶的眸光,韩芸汐知道自己此时此刻非常市侩,可是,她穷得叮当响呀!

出嫁时娘家一个铜板都没给她,秦王府这里是宜太妃管家,慕容宛如帮着理财,至今都没给她月例的意思,估计永远都不会给了。

虽然这里吃住不花钱,可是,平素添置衣裳,给下人的打赏,外出办事,还有给解毒系统添置药材,这些可都得花银子。

其他的不说,就说给下人打赏这一笔开销就少不得,大户人家里的奴才是最狗眼看人低、最会嚼舌根、最刁的!

想过得安稳一点,最先得搞定这帮人,管住他们的嘴巴。

龙非夜没多说话,甩了一袋沉甸甸的银子在桌上。

韩芸汐拿过来,拿出五十两,毫不迟疑就将剩下的连同钱袋推回去,“殿下,我说了,五十两是诊金,我应得的,剩下的你收回吧。”

她穷归穷,又不是乞丐,骨气还是要有的。

说罢,她就提笔写解毒的药方,如同施针解毒时那样,小脸认真,眸光专注,娇小的身躯无声无息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令人忍不住想靠近,想进入她的世界看一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龙非夜眸中的不悦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玩味,他不动声色收回了钱袋。

认真写好药方,韩芸汐双手奉上,好奇地问:“殿下,你那三味药找到了吗?”

“还没。”龙非夜就给了这两字,没多解释,韩芸汐好奇着这家伙自己的毒都顾不上,还能管别人?

到底是什么人中了迷迭香呢?

当然,韩芸汐只是好奇而已,好奇害死猫的道理她懂。

她以为龙非夜拿了药方就会走,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把药方交给侍卫楚西风去办,自己留了下来。

如果换成别人,早就日夜不休地寻找解药了,这家伙就十日的时间,倒是不怎么惜命呀。

好吧,他留下了,她又是睡书房的命了。

可谁知道,龙非夜径自走向温泉池,头都没回,冷冷命令:“韩芸汐,出去。”

拜托,现在已经三更半夜了,他要她去哪里?

把垂帘都放下来,这寝宫能隔成好多房间呢,她都不介意,他一个大男人介意什么?

韩芸汐追了过去,耐着性子赔笑道:“殿下,你打算怎样安置臣妾?”

人家当妾的都有自己的院子,她一个正宫娘娘居然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

“去找管家安排。”龙非夜淡淡说。

管家……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找管家安排那还不是给慕容宛如整她的机会?秦王府的事务都是慕容宛如帮着宜太妃在料理,独独龙非夜住的芙蓉院是独立的,谁都管不上。

离开芙蓉院,她的麻烦会很多很多的。

思及此,韩芸汐再次赔上笑容,“殿下,你住卧房,我住书房,咱们互不干涉,如何?”

龙非夜止步,还是没转身,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本王不习惯,马上出去。”

好歹也救过他一命,好绝情的家伙!

你不习惯,姑奶奶我还不习惯呢!

屋子是人家的,韩芸汐没办法,只能走出去。

她提着灯笼夜逛芙蓉院,嫁进门来两日,都还没来得及好好逛一圈芙蓉院,很快,韩芸汐就把这院子大致掌握了。

院子不小,却只有一座寝宫,一座矮矮的小阁楼,小阁楼似乎是留给下人住的,可惜芙蓉院里没有下人。

确定没人之后,韩芸汐大喜,把灯笼往墙上一挂,这地方从此以后就是她的了!

一楼可以布置成书房和客堂,二楼是卧房了。

这一夜,韩芸汐早就把白天在大将军府里的不悦全都忘记了,她怀揣着五十两银子,一边琢磨着怎么布置她的小地盘,一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龙非夜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韩芸汐想找个人问,可惜,芙蓉院里除了她自己,半个人影都见不到。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厌!

很好,他过他的,她活她的,自由自在。

韩芸汐过去把她的两箱嫁妆搬到阁楼来,虽然都是些旧东西,在她一无所有的时候这些可都是宝贝。

韩芸汐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浅紫色小布包,认真一看竟是一个自制的布包药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头缝制了很多小格子,可以分类放不同药材,还有一个针套,可以收纳不同规格的医针。

小布包是崭新的,背后右下角绣着一个“心”字,无疑,这是天心夫人留下的。

这应该是天心夫人留给她的东西吧。

想起天心夫人大着肚子,怀着对腹中孩子的期盼,亲自缝制小布包的场景,韩芸汐不由得眼眶一红,辛酸了。

辛苦十月怀胎,天心夫人可曾想过身为神医的她会难产而亡,见都不能见自己的孩子一面?对孩子寄予了那么高的期望,她可想过,这孩子会是废材,在韩家受尽凌辱?

天心夫人,放心吧,如今的芸汐,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韩芸汐从解毒系统里取出了一些常用的药草,又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套金针井然有序地放入小布包中。

她随身携带的解毒系统是一个看不到的“空间”,她可以自由放入和取出东西来,可总不方便当着外人的面放取。正好,这个小布包可以给她作掩护,韩芸汐将小布包挎背在身上,从此以后都随身携带了!

收拾好东西,韩芸汐又出门置办了些必需品,将自己的小阁楼收拾得又干净又温馨,原本以为能好好地睡一觉,可谁知道她才刚刚躺下,麻烦就找上门了。

穆清武没有醒,穆大将军亲自上门来找她!

韩芸汐非常震惊,怎么都相信不了,她匆匆赶到了会客堂。

这时候,慕容宛如已经到了,正坐在主位左边位置和穆大将军说话。

见她进来,穆大将军就火了,“韩芸汐,你这个骗子,你说清武会醒,可是至今都没有醒,而且还反复高烧!这件事你必须给本将军一个交代,否则本将军跟你没完!”

穆大将军让顾北月这几日都守着,出现这种情况,顾北月也无能为力,根本看不出病灶,顾北月建议找韩芸汐再看看,穆大将军却不再相信韩芸汐,找了好几个解毒高手来看,可是,诡异的是,竟也无人诊断出来穆清武到底怎么了。

无奈之下,穆大将军还是得来找韩芸汐,反正这件事他就赖定韩芸汐了。

“不可能!他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韩芸汐脸色有些白,她绝对不相信自己弄错了!

慕容宛如也问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连忙起身来,“嫂子,你什么时候会医术的,我怎么不知道?”

慕容宛如,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韩芸汐懒得理睬她,非常认真道:“穆大将军,我能保证他腹部的毒都已经解了,至于为何昏迷不醒,高烧不断,我没见到人无法诊断,我跟你走一趟吧。”

“哼,你当然要跟我走!韩芸汐,我告诉你,清武要是不醒,我拿你一命抵一命!”穆大将军怒意滔天。

慕容宛如一脸惊恐,连忙上前将韩芸汐护到身后去,怒声道:“穆大将军,不就是有人看到我嫂子动刀了,不就是没救醒,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虽然我嫂子不会医术,但是,我相信她绝对不会胡来的。”

慕容宛如的话无疑惹急了穆大将军,他冷笑一声:“她确实不会胡来,呵呵!来人啊,把韩芸汐带走!”

韩芸汐本来就愿意跟他走,用不着人押着,正要解释,慕容宛如居然将她拉到身后去,厉声道:“穆大将军,虽然宜太妃和秦王都不在,但是,这里也不是你可以放肆的!”

这话,无疑是提醒了穆大将军,秦王府两尊大佛都不在,穆大将军可以非常放肆。

穆大将军亲自上前一把拉开慕容宛如,拽住了韩芸汐的手。

这个时候,韩芸汐顺势狠狠甩开,凶巴巴道:“够了,我说了要跟你走,走啊!磨蹭什么?”

穆大将军一愣,却也很快反应过来,“那就走吧!”

临走前,韩芸汐意味深长地看了慕容宛如一眼,慕容宛如居然一路追到大门口,又道,“嫂子,母妃和秦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是,你放心,他们一回来,我一定替你告状。”

听了这话,穆大将军便心中有数了,想必当下是没人救得了韩芸汐!

呵呵,韩芸汐,这件事你非负责到底不可!

韩芸汐已经不想再听到慕容宛如的声音,听了她耳朵会疼,如果有机会,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毒哑了白莲花那张嘴!

很快就到了大将军府,韩芸汐一路上都在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直到到了大将军府,她依旧很坚定地相信自己不会弄错。

屋内,穆清武脸上潮红,唇上红得很不正常,韩芸汐一看就知晓高烧没退。

她坐在床榻边开始把脉,清秀的眉头紧紧锁着,严肃得令人不敢靠近。

顾北月在一旁候着,也不敢出声。

把了把脉,检查伤口,韩芸汐这才问道:“可是按着我的药方服药的?”

“王妃娘娘,就连煎药都是下官亲自煎的,错不了。”顾北月很肯定,拿来今日剩下的药渣给韩芸汐检查。

韩芸汐看了一眼就心中有数,一切都没有问题,而且穆清武体内残留的毒素也化解了不少,虽然还有余留,却没有多大影响了。

伤口也没有发炎,不至于高烧不退,神志不清……

韩芸汐沉敛着双眸,又一次把脉,就脉象看,也没有什么异样呀,怎么会这样?

良久,见韩芸汐没说话,穆大将军暴怒了,“韩芸汐,你说话啊!”

韩芸汐很诚实地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少将军中的弥毒已经化解得差不多了,不是弥毒的原因……”

“我不管那么多,我现在就要人醒!现在!马上!”穆大将军异常暴躁。

如果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韩芸汐身上,估计他此时真会杀人的。

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比他还凶,吼了回去:“你这样子我没办法诊断!你给我安静点!”

穆大将军一愣,随即握起了拳头,幸好顾北月及时拦住,“大将军,少安毋躁,听王妃娘娘说完不迟。”

穆大将军还是信任顾北月的,他吐了口气,这才收起拳头退后到一旁。

“王妃娘娘,如果不是弥毒的原因,那必定还有其他病灶。”顾北月认真说道。

果然是太医院之首,经验丰富,韩芸汐看了他一眼,很肯定地点头,“对,我现在也没办法确定到底是什么病灶,但是,应该是很早就有的。”

早就有的病灶?

顾北月点了点头,“下官和王妃娘娘的诊断一样。王妃娘娘,这必是潜伏已久、迟迟没有发作的病灶,可能是因为少将军这两天身子骨太弱了,压不住,所以爆发出来;又或者,是被弥毒给引发出来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眸光一亮,她认真地看向顾北月,“难道他体内还有第二种毒……慢性毒!”

如果是其他病灶的话,都高烧成这样子了,脉象是看得出来的,韩芸汐专攻解毒,在其他方面不强,但是顾北月不弱呀,不至于看不出来。

只有一种可能,穆清武中了一种慢性毒,潜藏太深,长久以来都没有爆发过,所以解毒系统没有扫描到。

韩芸汐又一次启动解毒系统,可是,还是没有提示。看样子毒性还没有爆发显露出来,没有达到解毒系统最低可检测量。

毒性那么低,就能让人体反复高温,如果真正完全爆发出来,那该有多可怕呀?

这到底是什么毒?

她暗暗担忧着,虽然暂时不知道是什么毒,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慢性中毒,烈性爆发的毒药,她解毒那么多年,也就曾经遇到过一次。

面对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时时刻刻守着病人,一旦察觉到毒素,立马寻找位置,着手解毒,否则让毒性恶化下去,韩芸汐也无法预估。

“慢性毒……”顾北月若有所思地朝穆大将军看去。

慢性毒可是非常敏感的东西,这说明有人长期对穆清武下毒,极有可能就是身旁的人。

穆大将军暴怒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身边的人,谁敢对他的宝贝儿子下毒呢?

只是,现在也不是追究下毒凶手的时候,他急急问:“那现在怎么办?”

“等。”韩芸汐很果断,“只有等毒性显露出来才有办法解毒。”

穆大将军半信半疑,看向顾北月,顾北月却点了点头,“一切听王妃娘娘的。”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