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6

明史 韩邦奇传 原文及翻译

 目录:  /    /    /    /  

明史 韩邦奇传 译文

韩邦奇,字汝节,陕西朝邑人。父亲韩绍宗曾做过福建副使。邦奇考中正德三年(1508)榜进士,初任吏部主事,后升为员外郎。

正德六年冬天,京师发生地震,邦奇上书指出当时政治生活中的不足和过失,不合武宗的心意,武宗未予理睬。后来恰好给事中孙祯等上书弹劾大臣和幕僚中不称职的人,一并提到了邦奇。在吏部已决定继续留用的情况下,武宗竟因为以前那篇奏疏,把他贬为平阳通判。后来升为浙江佥事,管辖杭、严二府的事务。宸濠派遣宦官假扮作游脚僧,在杭州天竺寺聚集了一千人左右,邦奇立即就疏散了他们。宸濠的女婿托名进贡要借路过衢州,邦奇质问说:“到北京上贡应当沿江而下,为什么要从此处借路?你回去告诉宁王,我韩佥事是不好蒙骗的。”

当时宦官在浙江的共四个人,王堂当镇守,晁进管织造,崔珤管市舶,张玉管建筑。他们的爪牙四处活动,弄得民不聊生。邦奇上书请对他们加以禁止,还几次压制了王堂。邦奇同情宦官指派在富阳采茶、打鱼的百姓,写了一首诗歌表示感伤。王堂于是上书说邦奇阻挠给皇上的供给,写诗歌埋怨、诽谤。武宗恼了,把邦奇逮到北京,关进了诏狱。朝中大臣上书挽救,武宗都不听,最后邦奇被罢官为民。

嘉靖初年,起任山东参议,他请假回乡去了。不久因为别人推荐,又以参议之职到山西做官,他又请假回去了。后来又起任山东副使,升为大理丞、少卿,然后以右佥都御史的名义巡抚宣府。而后入朝助理按察院的事务,升任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当时辽阳发生兵变,侍郎黄宗明说邦奇一向很有声望,请给他见机行事的权力,让他迅速前往平定事变。世宗当时一味采取姑息政策,没有听宗明的意见,而是让邦奇与山西巡抚任洛做了对调。邦奇到山西后,把政治风气搞得很严肃,官府给他提供的用品他一样不要,自己家里每隔一天用自己的禄米换一斤肉吃。

他在山西当了四年巡抚,然后告病回乡了。由于朝廷内外不断有人推荐,他又以右副都御史的名义出来主管河道事务。后来升任刑部右侍郎,又改当吏部左侍郎,而后担任南京右都御史,提升兵部尚书,开始参与朝廷的军政大事。最后退休回家了。嘉靖三十四年(1555),陕西发生大地震,邦奇在地震中丧了生。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少保,谥恭简。

邦奇天性好学,从经、史、诸子之学到天文、地理、乐律、术数、兵法,各种书籍无不深入进行钻研,生平著述很多。他所撰写的《志名》,尤其受人称道。

他的弟弟邦靖,字汝度。十四岁就乡试中举,后来和邦奇一起考中进士,担任工部主事。一次到浙江购买木料,回来后数额不足,被人弹劾,最后因为他做官清廉才免于追究责任。以后他升任员外郎,碰上乾清宫发生灾祸,他很尖锐地上书批评当时政治状况,武宗大为恼火,把他关进了诏狱。给事中李铎等为他说了话,才罢官为民。世宗即位后,他起任山西左参议,负责防守大同。有一年发生饥荒,出现人吃人的现象,邦靖上书请打开国库赈灾,世宗不同意。他又抗言上书,写了一千多字,世宗根本不予理睬。他于是上书请假回乡,不等朝廷批复就起了程,大同军民拦路哭泣着挽留他。他回到家中病死,终年三十六岁。不久以后,邦奇也来大同当山西参议,当地的父老乡亲因为邦靖的缘故前往迎接他,都掉下了眼泪,邦奇也哭了。

邦奇曾经住在草庐中,病了一年多不能起来。邦靖送药一定亲自尝过才送,并亲自给他喂水喂饭。后来邦靖病危时,邦奇日夜抱着弟弟哭泣,三个月都没有脱下衣服睡觉。等弟弟死后,他穿丧服,吃素食,在整个丧期里都坚持不懈。所以家乡的人们为他们立了一块孝弟碑。

明史 韩邦奇传 原文

韩邦奇,字汝节,朝邑人。父绍宗,福建副使。邦奇登正德三年进士,除吏部主事,进员外郎。六年冬,京师地震,上疏陈时政阙失。忤旨,不报。会给事中孙祯等劾臣僚不职者,并及邦奇。吏部已议留,帝竟以前疏故,黜为平阳通判。迁浙江佥事,辖杭、严二府。宸濠令内竖假饭僧,聚千人于杭州天竺寺,邦奇立散遣之。其仪宾托进贡假道衢州,邦奇诘之曰:“入贡当沿江下,奚自假道?归语王,韩佥事不可诳也。”

时中官在浙者凡四人,王堂为镇守,晁进督织造,崔泬主市舶,张玉管营造。爪牙四出,民不聊生。邦奇疏请禁止,又数裁抑堂。邦奇闵中官采富阳茶鱼为民害,作歌哀之。堂遂奏邦奇沮格上供,作歌怨谤。帝怒,逮至京,下诏狱。廷臣论救,皆不听,斥为民。

嘉靖初,起山东参议。乞休去。寻用荐,以故官莅山西。再乞休去。起四川提学副使,入为春坊右庶子。七年偕同官方鹏主应天乡试,坐试录谬误,谪南京太仆丞。复乞归。起山东副使,迁大理丞,进少卿,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入佐院事,进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时辽阳兵变,侍郎黄宗明言邦奇素有威望,请假以便宜,速往定乱。帝方事姑息,不从,命与山西巡抚任洛换官。至山西,为政严肃,有司供具悉不纳,间日出俸米易肉一斤。居四年,引疾归。

中外交荐,以故官起督河道。迁刑部右侍郎,改吏部。拜南京右都御史,进兵部尚书,参赞机务。致仕归。三十四年,陕西地大震,邦奇陨焉。赠太子少保,谥恭简。

邦奇性嗜学。自诸经、子、史及天文、地理、乐律、术数、兵法之书,无不通究。著述甚富。所撰《志乐》,尤为世所称。

弟邦靖,字汝度。年十四举于乡。与邦奇同登进士,授工部主事。榷木浙江,额不充,被劾,以守官廉得免。进员外郎。乾清宫灾,指斥时政甚切。武宗大怒,下之诏狱。给事中李铎等以为言,乃夺职为民。世宗即位,起山西左参议,分守大同。岁饥,人相食,奏请发帑,不许。复抗疏千余言,不报。乞归,不待命辄行。军民遮道泣留。抵家病卒,年三十六。未几,邦奇亦以参议莅大同。父老因邦靖故,前迎,皆泣下。邦奇亦泣。

邦奇尝庐居,病岁余不能起。邦靖药必分尝,食饮皆手进。后邦靖病亟,邦奇日夜持弟泣,不解衣者三月。及殁,衰绖蔬食,终丧弗懈。乡人为立“孝弟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