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2

明史 八百土司传 原文及翻译

 目录:  /    /    /    /  

明史 八百土司传 译文

八百,世人传说该地的部落酋长有八百个妻子,每个妻子都统领一个寨子,因此称为八百媳妇【八百当是“很多”的夸装说法】。元朝初年曾派兵去征讨八百,因道路不通而回,后来朝廷派使者前去招抚他们,他们就归附了元朝。元朝元统初年朝廷设置了八百等处宣慰司。

明朝洪武二十一年(1388),八百媳妇国派人向朝廷献贡物,朝廷便设置八百宣慰司。二十四年,八百的土官刀板冕派使者向朝廷贡献大象和土产。此前,西平侯沐英派云南左卫的百户杨完者到八百招抚他们,至此他们就来向朝廷献贡物。皇帝对兵部尚书茹王韦说:“听说八百与百夷之间构兵仇杀,民无宁日。我顾念到八百宣慰远在万里之外的地方,尚能谨修职守向朝廷进献贡物,可见他对朝廷的诚心是很深的。现今他们与百夷动兵,或可这样处理。你可将我们的意图告诉八百宣慰,让他们精练兵马固守疆土,等待朝廷派兵前去讨伐百夷。”此后至永乐初年,他们都频频派使者到朝廷献贡物,皇帝都按例给予赏赐。

永乐二年(1404),朝廷在老挝设置了两个军民宣慰使司;任命土官刀招你为八百者乃军民宣慰使司的宣慰使;任命他的弟弟刀招散为八百大甸军民宣慰使司的宣慰使。朝廷派遣员外郎左洋前去给他们颁赐官印、封官的诰命、冠带和官衣。刀招散派人向朝廷进献贡马和土产,以感谢皇帝的恩德。皇帝让他们五年朝贡一次就行了。

在这一年中,朝廷派遣宦官杨瑄带着皇帝的敕谕前往孟定、孟养等地,途经八百大甸时,被土官刀招散所阻拦,无法前去。三年(1405),皇帝派使者谕告刀招散说:“我特地颁发金字红牌给你,敕谕你与各边疆部落以此为信符,禁止有人屠杀边疆地区的官吏、滋事生非和骚扰危害边疆地区的安宁,给你和你的百姓降福。其他各宣慰都恭敬从命,没有违越行为,唯有你年幼无知,听从孟乃朋、孟允公等小人的蛊惑,惹事生祸,朝廷的使臣到达你的境内,竟然拒不接纳。朝廷的大臣们都请求派兵向你问罪,我顾念到八百的人哪里会都作恶呢?如果兵戈所至,必然会殃及无辜之人,因此不忍心动兵。现特地派遣司宾田茂、推官林桢持敕前来谕告你们。若你能悔过自新,就马上将奸邪之徒抓起来送到京城,这样你的境土尚可保全。如果你执迷不悟,不思悔改,则发兵征讨你们,决不宽赦!”同时,又敕谕西平侯沐晟整肃军队待命。朝廷派六百骑兵、一千四百步兵护送宦官杨安、郁斌前往八百。朝廷又考虑到老挝可能会乘车里空虚,出兵袭击车里,或与八百相互为援,便命令老挝派遣其部落酋长率兵一万五千前来报到,做出征的准备。

三年(1405),刀招你等派遣使者奉金缕表文向朝廷贡献金结丝帽和土产。皇帝命令接受他们的贡品,仍给他们加以赏赐。西平侯沐晟上奏说:“我奉命率领官军与车里等宣慰的土兵一起深入到八百境内,攻破了其猛利石崖和者答两个寨子,又抵达整线寨。木邦的土兵攻破了其江下等十多个寨子。八百已感到恐惧,派人到军门前伏罪。”沐晟还将他们伏罪的陈词上报给朝廷闻知。皇帝便派遣使者敕谕车里、木邦等地的宣慰,说:“以往八百不听从朝廷的命令,你们主动请求出兵诛讨他们。我嘉赏你们对朝廷的忠诚,顺从了你们的请求。现今得到西平侯的上奏,说八百已经伏罪投诚。凡是人一旦有罪能够悔悟,就应该赦免宽恕他。所以这个敕谕到达你们那里时,你们就全部停止用兵,不要再进军了。”于是皇帝也敕令沐晟撤军返回。四年,皇帝降敕令告诫刀招散,刀招散派人向朝廷贡献土产,以表示谢罪。皇帝认为他们的诚心不够,拒绝接受他们的贡品。五年刀招散又派朝贡的使者前来谢罪,皇帝命令礼部收下他们的贡物。

洪熙元年(1425)朝廷派遣宦官洪仔生持皇帝的敕谕去见刀招散。宣德七年(1432)刀招散派人来京城献贡,并上奏说波勒的酋长经常纠集土雅的军队进入八百地区屠杀抢劫,请求朝廷出兵征讨他们。皇帝认为八百大甸离云南有五千多里,而波勒、土雅都是没有归附朝廷的化外之地,劳动中国的军队为远方的蛮族人去打仗,不合算,因而只降敕谕安抚他们一番而已。

正统五年(1440),八百地区前来朝贡的使者上奏说:“往年向朝廷进贡土产时,当地百姓不懂得朝廷的的礼法,也不通汉语。请求朝廷依照永乐年间的事例,仍让通事官持捧着金牌和信符,催促监督当地向朝廷进献贡物,沿途的驿站和道路上都派军士护送,这样才能保证不致疏忽失散。”朝廷同意这个建议。十年,朝廷因以前颁发给八百大甸的金牌和信符都被暹罗国入侵的军队所焚毁,便又给他们颁发金牌和信符各一面。

成化十七年(1481),安南的黎灏已攻破了老挝,给车里颁伪敕令,约车里合兵攻打八百。结果黎灏的士兵有数千人暴死,传说是被雷电击死的。八百派军队扼制住安南军队的归路,袭击并杀死他们一万多人,交阯人失败后回去了。土官刀揽那将此事上报给朝廷。黔国公沐琮上奏:“刀揽那能够保障百姓的安全,击败交阯的贼人,救护老挝。交阯人曾以伪敕令胁迫和利诱八百的刀揽那,刀揽那撕毁那个伪敕令,让大象去践踩。请求朝廷给刀揽那颁发赏赐品,以表彰忠义之人。”皇帝命令云南布政司奖励他银子一百两,彩帛四个表里。二十年,刀揽那派人向朝廷献贡品。云南守卫大臣上奏说:“交阯的军队虽然退走了,但还是应该敕谕八百等部落整肃军队,做好防备。”弘治二年(1489),刀揽那的孙子刀整赖向朝廷贡献土产,请求朝廷允许他承袭祖父的职务。兵部上奏说:“八百远离云南,是瘴气弥漫之地,对刀整赖可免于审核,直接承袭职务。”皇帝同意,给刀整赖颁发了冠带。

八百,其地域东至车里,南达波勒,西接大古喇,与缅甸为邻,北连孟艮。从姚关往东南方向行走五十程的路就到达八百。八百有平川数千里,有南格剌山,山下有条河。该河的南面属于八百,而北面则属于车里。八百人喜好佛教,恶杀生,寺庙宝塔数以万计。一旦有人侵略他们,则举兵抵抗,抓住仇人后就罢兵,因而俗名叫慈悲国。嘉靖年间,八百被缅甸兼并,其酋长避居到景线,名叫小八百。从此以后就没来京城朝贡了。缅甸酋长莽应里派他的弟弟莽应龙居住在景迈城,将其倚为左膀右臂。万历十五年(1587),八百大甸上书给朝廷,请求恢复朝贡,而官府没有将此上报皇帝。原先,四译馆通事只译外国的文书,缅甸和八百也按外国对待。这两个军民宣慰使司在六慰中已经加重了。

明史 八百土司传 原文

八百,世传部长有妻八百,各领一寨,因名八百媳妇。元初征之,道路不通而还,后遣使招附。元统初,置八百等处宣慰司。洪武二十一年,八百媳妇国遣人入贡,遂设宣慰司。二十四年,八百土官刀板冕遣使贡象及方物。先是,西平侯沐英遣云南左卫百户杨完者往八百招抚,至是来贡。帝谕兵部尚书茹玮曰:“闻八百与百夷构兵,仇杀无宁日。朕念八百宣慰远在万里外,能修职奉贡,深见至诚。今与百夷构兵,当有以处之。可谕意八百,令练兵固守,俟王师进讨。”自是及永乐初,频遣使入贡,赐予如例。

永乐二年设军民宣慰使司二,以土官刀招你为八百者乃宣慰使,其弟刀招散为八百大甸宣慰使,遣员外郎左洋往赐印诰、冠带、袭衣。刀招散遣人贡马及方物谢恩,命五年一朝贡。是岁,遣内官杨瑄赍敕谕孟定、孟养等部,道经八百大甸,为土官刀招散所阻,弗克进。三年遣使谕刀招散曰:“朕特颁金字红牌,敕谕与诸边为信,以禁戢边吏生事扰害,用福尔众。诸宣慰皆敬恭听命,无所违礼。惟尔年幼无知,惑于小人孟乃朋、孟允公等,启衅生祸,使臣至境,拒却不纳。廷臣咸请兴师问罪,朕念八百之人岂皆为恶,兵戈所至,必及无辜,有所不忍。兹特遣司宾田茂、推官林桢赍敕往谕,尔能悔过自新,即将奸邪之人擒送至京,庶境土可保。其或昏迷不悛,发兵讨罪,孥戮不贷!”并敕西平侯沐晟严兵以待。以马军六百、步军一千四百护内官杨安、郁斌前往。又虑老挝乘车里空虚,或发兵掩袭,或与八百为援,可遣其部长率兵一万五千往备。三年,刀招你等遣使奉金缕表文,贡金结丝帽及方物。帝命受之,仍加赐予。西平侯沐晟奏:“奉命率师及车里诸宣慰兵至八百境内,破其猛利石厓及者答二寨,又至整线寨。木邦兵破其江下等十余寨。八百恐,遣人诣军门伏罪。”乃以所陈词奏闻。因遣使敕谕车里、木邦等曰:“曩者八百不恭朝命,尔等请举兵诛讨。嘉尔忠诚,已从所请。今得西平侯奏,言八百已伏罪纳款。夫有罪能悔,宜赦宥之。敕至,其悉止兵勿进。”遂敕晟班师。四年降敕诫谕刀招散,刀招散遣人贡方物谢罪。帝以不诚,却之。五年贡使复来谢罪,命礼部受之。

洪熙元年遣内官洪仔生赍敕谕刀招散。宣德七年遣人来贡,因奏波勒土酋常纠土雅之兵入境杀掠,乞发兵讨之。帝以八百大甸去云南五千余里,波勒、土雅皆未尝归化,劳中国为远蛮役,非计,止降敕抚谕而已。

正统五年,八百贡使奏:“递年进贡方物,土民不识礼法,不通汉语。乞依永乐间例,仍令通事赍捧金牌、信符,催督进贡,驿路令军卒护送,庶无疏失。”从之。十年,给八百大甸宣慰司金牌、信符各一,以前所给牌符为暹罗国寇兵焚毁也。

成化十七年,安南黎灏已破老挝,颂伪敕于车里,期会兵攻八百。其兵暴死者数千,传言为雷所震。八百因遣兵扼其归路,袭杀万余,交败还。土官刀揽那以报。黔国公沐琮奏:“揽那能保障生民,击败交贼,救护老挝。交人尝以伪敕胁诱八百,八百毁敕,以象蹴之,请颁赏以旌忠义。”帝命云南布政司给银百两、彩币四表里以奖之。二十年,刀揽那遣人入贡。云南守臣言:“交兵虽退,宜令八百诸部饬兵为备。”弘治二年,刀揽那孙刀整赖贡方物,求袭祖职。兵部言:“八百远离云南,瘴毒之地,宜免勘予袭。”从之,仍给冠带。其地东至车里,南至波勒,西至大古喇,与缅邻,北至孟艮,自姚关东南行五十程始至。平川数千里,有南格剌山,下有河,南属八百,北属车里。好佛恶杀,寺塔以万计。有见侵,乃举兵,得仇即已,俗名慈悲国。嘉靖间,为缅所并,其酋避居景线,名小八百。自是朝贡遂不至。缅酋应里以弟应龙居景迈城,倚为右臂焉。万历十五年,八百大甸上书请恢复,不报。初,四译馆通事惟译外国,而缅甸、八百如之,盖二司于六慰中加重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