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4

知我如你,深情不负 连载05 作者:叶落无心

“认识他之前,觉得身边很多的男人都还不错,遇见他之后,身边所有的男人都是错的。”

我认识吴洋时已是冬去春来。彼时,我已经通过了修士入学考试,作为正式学生就读于大阪大学医学院。

每日都很忙碌,除了繁重的课程,还要在藤井教授的指导下,在实验室里培养各种变异的细菌,常常忙得没时间回公寓做饭,没时间和叶正宸共进晚餐,畅谈理想人生的机会自然也少了很多。总算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藤井教授让我参与了他的课题。

但是,我的研究结果与他的预测不一致,我一再用数据向他证明,他想培育的那种抗癌细菌无法在正常环境中存活,他却不相信,在众多学生面前批评我不够努力,应该把学日语的时间也放在实验室里。我无法理解他的逻辑,也不能当众反驳他,只能去实验室里继续努力。

季师姐来实验室找我,坐在我身边,安慰我:“小冰,我知道你委屈,你的课程那么多,确实很难抽出时间做实验,可藤井教授就是这个脾气,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管你能不能接受。你如果实在受不了,我去跟柴田教授说说,让他安排你退出这个项目,你跟着柴田教授做些理论的研究,压力会小很多。”

我急忙摇头:“不,师姐,我受得了。我只是摸不透这些细菌的特性,无法确定细菌存活的条件。我下学期少选些课程,把主要精力放在跟踪观察上。”

“嗯,也好。””她想了想,又说,“小冰,有件事你确实要注意下。你想学日语,看日语资料,以后在寝室学,不要让藤井看见,他不喜欢精通日语的留学生。当初我推荐你的时候,他还特意问过我,你是不是日语系的学生。”

“为什么?”

“其实,日本很多教授都不喜欢招日语好的留学生,因为他们和日本学生讨论敏感课题的时候,不希望我们能听懂。难道你没发现,我们医学部里很多留学生的日语都非常好,却从来不说?”

我忽然想起叶正宸,他在田中教授面前讲英语,也是这个原因吗?我还记得我当初问过他:“为什么和田中教授说英语?”他分明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季师姐走后,我拿出电话打给叶正宸,原想问问他不说日语的原因,可一听说他正在急诊室里包扎伤口,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顾不上收起实验器材,我直接从实验室跑出来,飞奔向教学楼前面的急诊部。

阪大医院的急诊室里,叶正宸穿着染满血迹的T恤,端坐于处置室内,右臂大面积擦伤,血肉模糊。我围着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查看了一遍,确定他没有骨折,没有其他伤痕,才筋疲力尽地跌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用袖子抹抹额头上滚滚而下的汗。

叶正宸体贴地把护士刚刚递给他的冷水送到我面前,我接过,一口气全都喝了下去,干涩的嗓子才能发出声音。

“你怎么搞的啊?”我满心关切地问他,只不过语气中的哀怨明显多于关切。

“不小心摔的。”他轻松地回答。

一个可以三秒钟跳到我阳台上的男人,会不小心把自己的手臂摔得鲜血淋漓,鬼才信。我斜着眼睛看看他:“该不是跟人家抢女朋友,大打出手吧?”

他无奈地摇摇头,说:“丫头,你还真了解我。”

“难道真让我猜中了?”

他无语。

我以为自己猜对了,又追问:“你跟谁抢女朋友啊?他们怎么下手这么狠毒?”

他叹了口气,附在我耳边,压低声音对我说:“他们是日本黑社会,那个打我的男人可能是个老大。”

“啊!你怎么会招惹上黑社会老大的?”

叶正宸思索了一下,又靠近我耳边说:“他撞见我和他女人上床,怒火冲天,让十几个人打我一个。幸亏我跑得快,从二楼跳下来逃命,不然肯定死无全尸了。”

“天哪,这么惊险!”我听得一身冷汗,“我听说日本的黑社会特别无法无天,你以后千万要小心,万一再让他们遇到,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

“是啊!他们说了,再看见我,要把我砍成一段一段的,丢在海里喂鲨鱼。”

“什么?他们要把你喂鱼?”我被吓得惊慌失措,赶紧拿出电话,“我们报警吧。”

他抢过我手中微抖的手机,满不在乎地说:“报警也没用,警察又不能二十四小时保护我。”

“那怎么办呢?”一想到他有生命危险,我吓得手心全是冷汗,拼命往裙子上蹭,还是擦不净汗水。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已经习惯了有他的生活,甚至对他产生了一种深切的依赖,我不敢想象,生活中如果没有了他,世界于我将是怎样的荒芜。

他见我真的着急了,反过来安慰我:“你不用担心,大阪这么大,他们没那么容易遇到我。”

可我还是心急如焚,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劝上几句:“师兄啊,医院里那么多漂亮女护士还不够你泡的,你非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混什么啊?以后别去居酒屋那种地方……这里是日本,不是中国,万一出点什么事,你的家人没办法帮你……”

我发觉自己有点朝我老妈的方向发展的趋势,立刻自我鄙视起来,但他好像一点都不烦,兴致盎然地听我唠叨。

“对不起!”一句柔软的日语打断我苦口婆心的劝诫,我好奇地回头,只见一个年轻文雅的日本少妇对我们深深鞠躬,用日语说,“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我代表我的丈夫、家人再次谢谢你。”

说完,她从背后拉出来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儿,推推他。小男孩儿很有礼貌地鞠躬:“谢谢你救了我……对不起,害你受伤了。”然后,他特意用别扭的中文说了两个字,“谢谢!”

叶正宸用没受伤的手摸摸他的头,说:“不用谢我。以后过马路千万要小心,要看好红绿灯,还要牢牢牵住妈妈的手,记住没有?”

男孩点点头。

我愣了好久,终于从叶正宸和这对日本母子的对话中醒悟过来——原来他的伤不是因为被黑社会追杀,而是为了救一个闯红灯的小孩子。

母子两个千恩万谢之后,去给叶正宸交医疗费。

我咬牙切齿地看向强憋着笑意的叶正宸,怒吼:“你耍我!”

“你非要把我想成低级趣味的色狼,我也没有办法。”

“你!”很多种情绪汇聚到一起,有气,有急,有心疼,也有担忧,复杂的情绪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下意识想要伸手打他,手抬起来,对着他一身的鲜血淋漓哪里落得下去。

这时,医生过来给他处理伤口,拿着酒精帮他擦拭、消毒。看见医生用酒精棉为他鲜血淋漓的手臂杀菌消炎,看见他强忍着痛苦,眉峰紧紧纠结在一起的样子,听见他极力压抑疼痛的沉沉呼吸,我真觉那每一下的疼痛都在我心上。

叶正宸看着我的眼睛,问我:“眼睛怎么红了?该不是心疼我了吧?”

“谁心疼你?谁心疼你!我会心疼你?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干笑两声,站起来,扭头往门外走。

“丫头,你去哪?”他问。

“买点猪蹄和排骨,回家给你煲汤。”

“记得多煲点。”

“知道了。”

走出急诊室的门,背靠着墙壁闭上眼睛,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怎么都擦不完。我是真的心疼他,心疼得要窒息了。

我将屈着的无名指咬在嘴里。每次觉得痛苦时,我就会不自觉地做这个动作,可为了一个男人还是第一次。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心疼他,可就是心疼,疼得受不了。

一只手拂过我脸上的眼泪,很轻,很柔,也很暖。

“傻丫头……”叶正宸把我的无名指从唇齿间拉出来,看着上面深深的齿痕和泪痕,徐徐地叹息,不轻不重,“哭什么,我又没死。”

我哭着把脸埋在他的肩上,极力压抑着抽泣。他的身上染着浓烈的酒精味和血腥味,还有一点点,独属于他的味道。

我在他怀里仰起头,满脸严肃地对他说:“叶正宸,你不许再受伤。你再敢受伤,我和你没完。”

“好,我答应你。丫头,别哭了,你哭得很难看。”

“……”

“你笑的时候特别漂亮。”

我气得笑出来,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色狼!”

他垂眸看着我,在他眼底,我仿佛看见了一抹幽深。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心脏仿佛被丝丝缕缕的轻纱缠绕……

手机铃声扰乱了这份奇妙的感觉,叶正宸快速放开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和挣扎。

我手忙脚乱地接通电话,听见冯嫂用溢满兴奋的声音说:“小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噢?什么好消息?”

“我们国家派了一批特优秀的救援武警来日本培训,就住在阪大西门的JICA酒店。”

武警?特优秀的?

换作以前我一定笑得流口水,兴奋地问问冯嫂里面有没有帅哥,此刻我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叶正宸的手臂——他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完,污血中粘着少许尘土。

我认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至少应该压制一下心中的兴奋之情。

见我无话,冯嫂接着说:“我知道你最喜欢兵哥哥,特意帮你考察了一番,有个叫吴洋的帅哥,二十八岁,身高超过一米八,现在还没女朋友呢。我和老冯正要带他们去学校的食堂,你有没有兴趣来围观?”

“冯嫂,你真是对我太好了!”我有些压抑不住了,笑意在嘴角蔓延开了,“我……”

“要不你过来一起吃饭吧,大家认识认识。”冯嫂热情地提议。

我还没回答,叶正宸一脸阴沉地瞪着我说:“别告诉我,你想把我丢在医院,跑去食堂跟帅哥吃午饭。”

我也没说要去啊,我回瞪他一眼,“哀怨”地对着手机说:“冯嫂,我现在有事,过不去。”

“哦,真不巧……这样吧,我晚上约他们来我家玩,你有空时可以来我家串串门……”

“好。”挂断电话,我没来得及开口,叶正宸转身进去继续包扎伤口,整个下午不说话也不理我。

我以前真没发现,叶正宸不笑的时候挺冷酷的,一张冰山脸让周围的气温好像都降了许多,气压仿佛也低了许多,让人呼吸困难。我又煲汤,又抚慰,又讲笑话,煞费了一番苦心,某人的脸色刚略有好转,我又接到冯嫂的电话,说那几个武警已经到她家了,最帅的吴洋也来了,让我过去认识认识。

想到兵哥哥,我雀跃不已,快速盛了一碗汤端给叶正宸:“师兄,你慢慢喝,我去冯嫂家坐坐。”

叶正宸冷哼一声:“见色忘义!”

“我哪有,这不是给你煲好汤了?”遇上这样难伺候的人,我是满腹委屈无处倾诉。

“晚点去他们又不会跑了,坐下来吃完饭再去。”

“可是……”

他将手臂举到我面前,质问我:“你是个医生,能不能考虑一下病人的感受?”

“未来的医生。”我嘟囔了一句。

虽是未来的医生,但我好歹学了五年医,深知生病的人大都因为身体不适,情绪反常,作为未来的医生兼病人朋友,我深表理解和同情。于是,我乖乖地坐下,狼吞虎咽地吃饭,叶正宸偏偏细嚼慢咽,吃得那叫一个斯文。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他吃完饭。我快速收拾好餐具,迫不及待要出门,某病人又开始折腾,非说床单被罩脏了,举着条伤残的手臂去换床单。一看他笨拙的动作,我的心疼得七零八落,脑子一热,什么都没想就爬上他的床,干净利落地为他换上一套干净的床上用品。

等我做好一切,从床上爬下来,叶正宸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盯着我。

“怎么了?”我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开花了?”

脸色阴沉了一个下午的某人忽然笑了,拍拍我的头:“丫头,快点去吧,再不去你的兵哥哥就走了。”

他总算良心发现了。

“我很快就回来,你等我,我一会儿回来帮你换衣服。”

“好,我等你。”

冯哥冯嫂住在五楼,为了加快速度,我选择了乘电梯。电梯缓缓上升,我的心跟着提了起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军人,还是以“相亲”的形式,我紧张得手心微颤。

电梯门打开,我看都没看,低着头往外走,一不留神撞到一副强健的胸膛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惊慌地抬头,正看见一张陌生的脸,五官端正,眼神清明,丰神俊朗。

“小冰?”冯嫂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亲热地拉住我的手,“来,我给你介绍,他们是国家派来受训的武警,前几天刚来日本的。”

我偷偷看了一眼被我撞到的兵哥哥,他没穿制服,一身休闲便装显得他身材健硕,虽然不像叶正宸的身材那么有线条的美感,不过穿上制服肯定特有型,长相也不错,虽然不像叶正宸的五官那么完美……

唉!我这是犯了什么病,怎么总拿兵哥哥和叶正宸那个色狼比?根本没有可比性。

我看兵哥哥的时候,兵哥哥也在看我,对上我的目光后,他急忙收回恍惚的视线,十分礼貌地伸手:“你好,我叫吴洋。”

原来,他就是吴洋。冯嫂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我叫薄冰。”我红着脸把手伸到他的手心里,轻轻一握便放开了。

吴洋看来恭谨又内敛,不太善于言辞,只与我简单寒暄几句后,便进了电梯,离开。冯嫂问我:“小冰,这个吴洋怎么样?”

“挺好的。”不知是不是他们没穿军装的缘故,看他们的言谈举止,并非我预想的那么庄严肃穆,甚至还不如叶正宸有那种英挺傲然的味道。

“我刚刚帮你打听了,他是武警学校毕业的,在消防救援支队做了三年,好像回去就能升职了。我跟他聊了会儿,人不错,挺踏实的。”

听上去确实不错,是我一直最想要的那种类型,只是我对他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没有触电般的感受,没有心跳,没有激动。

我还没说话,冯哥埋怨冯嫂说:“你刚刚认识吴洋,还没了解,就介绍给小冰,你也不怕误了她的终身幸福。”

“我只是介绍他们认识,做个朋友,又没说让他们谈恋爱。”

“你懂什么……感情的事要看缘分,你别乱扯红线。小冰,你别介意,你冯嫂总是这么热心。”

我笑着对冯哥说:“冯嫂给我介绍这么帅的兵哥哥,我怎么会介意呢?”

冯嫂也说:“两个人有没有缘分,要相处了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觉得你啰唆呢,后来不还是选了你?”

“好了,你别添乱了,快点回家吧。”冯哥有些不耐烦,扯着冯嫂离开,连叶正宸受伤的事我都没机会说。

我不禁有些纳闷,冯哥平时对我挺关心照顾的,为什么今天有点反常呢?他好像不太希望我和吴洋在一起。

怀着满腹的不解,我从五楼的楼梯下来,刚转过楼梯口,便看见叶正宸站在走廊的围栏前,凝神看着楼下。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正看见几个兵哥哥离去的背影,吴洋走在最中间,身姿格外挺拔,穿上制服一定更英挺伟岸。

“相亲相得怎么样?”可能因为天冷,叶正宸的声音也冷冰冰的。

“谁相亲了,我只是认识认识他们。”

“那个高个子的看上去不错。”叶正宸指指前方。

“他叫吴洋。冯嫂说他是武警大学毕业的,在消防救援支队做了三年,人不错,很踏实……”

叶正宸捏捏我的脸:“还说不是相亲,了解得这么清楚。”

我捂着被他捏过的脸,恨恨地道:“就算我是去相亲了,不行吗?人家二十三岁了嘛,想找个好男人嫁又没有错。难道像你一样,天天寻欢作乐。”

“是啊,确实不该像我一样。”叶正宸拍拍我的脑袋,“你应该快点找个好男人嫁了。你已经二十三岁了,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接收到我愤怒的目光,他急忙改口说:“我说错了,你这么年轻、漂亮、可爱的女孩,排队等着娶你的男人多了,不必着急。”

“这还差不多。”

叶正宸又看看吴洋远去的背影,问我:“你喜欢他吗?”

我也不知道。谈不上喜欢,也不是不喜欢。我不知道感情的事是否真的讲缘分,我只知道刚刚和吴洋撞了个满怀,却没有撞出任何火花,但我并不讨厌他,毕竟他是个兵哥哥嘛,我从来不讨厌兵哥哥。

“师兄,你觉得他怎么样?”我向叶正宸征求意见。

“你喜欢就好。”他说完,转身回了房间,关上门。

他居然把我关在门外,这个死没良心的,亏我惦记着他的伤,急着回来帮他换衣服。

有一种人男人,你认识他之前,觉得身边很多的男人都还不错,遇见他之后,身边所有的男人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