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3

君子报恩 连载03 作者:囧囧有妖

 目录:  /    /  

不是玩玩

陆老夫人看到这一大一小俩木桩子,真是操碎了心:“霆骁,我说话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啊?还有小宝是怎么了,一晚上一口饭都没吃,一直捧着个手机当宝贝?”

陆景礼嚼着糖醋排骨,含混不清道:“小宝在等漂亮阿姨的电话呢!”

陆老夫人一头雾水:“什么漂亮阿姨?”

陆景礼摆摆手:“哎哟,爸妈,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我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陆老夫人惊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老二,你可别骗我们呀!”

这时陆老爷子也表情郑重地放下了筷子,探究地看向陆景礼。

“我骗你们干吗呀?千真万确的事情,不信你们自己问我哥嘛!”陆景礼说着,看向自家亲哥。

“霆骁,景礼说的是真的?”陆老爷子沉声问。

“霆骁,你倒是说话呀!”陆老夫人催促道。

陆霆骁:“嗯。”

陆老夫人都快急死了,结果等半天就听到一声“嗯”,顿时一肚子火:“你这个死孩子,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啊?跟你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陆霆骁:“真的。”

陆家二老:“……”

他真的只多说了一个字。

陆老夫人还是不放心,神情犹豫地问:“霆骁啊,你喜欢的那人……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啊?”

陆霆骁脸色微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三个字:“女孩子。”

陆景礼笑得都快从椅子上滚下去了:“当然是女孩子了,而且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咱小宝也特别喜欢她,小宝等的就是她的电话!”

陆老夫人闻言,简直喜极而泣:“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霆骁,对方是哪家的小姐,多大了,哪里人,做什么的,家里都有什么人,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陆景礼急忙打断他妈的话:“妈,您冷静点!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我们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乱插手,弄巧成拙!”

万一他们知道宁夕的身份,知道宁夕名声不好又混娱乐圈,事情恐怕要黄。

这时,陆老爷子也开口了:“霆骁看上的人不会有错,你就别瞎操心了。”

“什么我操心啊,难道你就不操心?是谁整天愁得三更半夜睡不着,在阳台抽烟的?”陆老夫人毫不留情地戳穿丈夫。

不过听了丈夫的话,她还是安心多了:“霆骁眼光这么高,他挑的女孩子自然不会差,最难得的是小宝也喜欢她!”

话音刚落,小宝捧了一晚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部手机是陆霆骁的私人电话,知道的人很少。

陆景礼凑过去一看,果然是宁夕打来的。

“是不是那个女孩子打来的啊?”陆老夫人激动地问,跟马上就要去见儿媳妇似的。

陆景礼连连点头,然后帮小宝接通电话。小宝不太会用手机,之前陆霆骁帮他买过手机,但是他不喜欢用,不知道给丢哪去了。

顿时,一桌子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小宝的手机上。

陆景礼脸皮最厚,直接凑到了手机旁边偷听。

宁夕纠结了半天要不要打,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因为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其实她是不太喜欢小孩子的,甚至有些排斥接近他们。

那会让她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想到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曾承载着她最温柔的期盼,却也代表着她最肮脏的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小包子”完全不会让她有不舒服的感觉,反而让她打心眼里喜欢,甚至忍不住想要亲近。

真是奇怪。

“喂……喂?”电话接通了,却没有声音。

宁夕知道对面肯定是小宝了,于是轻笑一声:“是小宝吧?对不起啊,阿姨刚忙完,这才想起来打给你。”

小宝不说话,没法回应她,她只好自言自语,没话找话说。

“宝贝,你吃过了没有呀?你太瘦了,一定要多吃点知道吗?”

“小孩子不可以挑食,这样才可以长得快,而且胖乎乎的多可爱啊!虽然你现在已经够可爱了……”

“哦对啦,我刚在电视上看到你爸爸啦,他谈成了一笔大生意,真厉害,帮我恭喜他呀!”

……

十分钟后,小宝放下手机,拿出自己已经许久没用的写字板,一笔一画地写下:Congratulations (恭喜)。

小宝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会写一些英文单词。

不过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写过字了,因为他完全没有表达欲。

二老见状,惊呆了。

陆景礼因为之前已经见识过,所以还算淡定。

陆霆骁隐约听到了手机里宁夕说的话,看着那个单词,冰山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谢谢。”

小宝写完之后二话不说开始吃饭,以一种极其认真的姿态。他甚至吃了他最讨厌的胡萝卜。

这会儿二老还在持续呆滞中。

老大刚才好像笑了,乖孙主动写字了,乖孙主动吃饭了,乖孙还吃了胡萝卜……

陆老夫人终于回过神来,迫不及待地问:“景礼,刚才那个女孩子到底在电话里对小宝说什么了?”

陆老爷子也是一脸求知欲。

被爹妈“众星拱月”的陆景礼慢悠悠道:“也没说啥呀,就跟小宝说让他多吃点,别挑食,还让小宝帮她跟我哥道贺一下。”

陆老夫人满脸不可思议:“就这样?”

陆景礼耸肩:“还能怎样啊?”

陆老爷子异常欣慰:“这个女孩子一个电话做到的,比小宝的心理医生一年做的都要多。”

“可不是嘛!”陆老夫人又惊又喜,“这姑娘真不错,霆骁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陆霆骁:“嗯。”

陆老夫人嫌弃地看了大儿子一眼,然后转向小儿子:“老二啊,你哥他是个木头桩子,哪里会追女孩子,你一定要帮帮他知道吗?”

“现在知道我多有用了吧!”陆景礼得意地哼哼,“放心吧,我一定用我毕生绝学帮我哥!不过我们约法三章啊,你们俩都不许插手,要知道这个阶段,家长插手最容易坏事了!”

二老自然连连应声:“知道知道,我们不过问!”

晚饭结束后,二老刚走,陆景礼就摇着大尾巴找他哥邀功去了。

“哥,我刚才棒不棒?棒不棒?”

尾巴摇到一半,“嗖”的一声,一个小东西从他哥手里朝着他飞过来。

陆景礼抬手接住:“什么玩意?”

等看清楚之后,他眼睛都亮了。

居然是一把车钥匙。

是那辆他觊觎已久的,全球只有一辆的,百年纪念版布加迪跑车的车钥匙!

“嗷!我亲爱的小宝贝儿!”陆景礼抱着车钥匙狂亲了一口,“哥,我爱你!”

之前他怎么磨哥,哥都不给,没想到这次随便在爸妈面前帮着说了几句话,哥就直接将钥匙扔给他了。

这宁夕在他哥心中的地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啊!

陆景礼越想越担忧:“那个,哥,你确定是宁夕吗?而且不是玩玩,是要结婚?”

“结婚。”陆霆骁语气坚定得没有第二种可能。

陆景礼闻言,叹了一口气,然后以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心长道:“那我得提醒你做好心理准备。追女人跟打游戏差不多,也分难易等级,有简单模式、普通模式、困难模式、地狱模式。而宁夕,绝对是地狱模式!是个女人就有弱点,可是宁夕呢,你用钱?从她长成那样却混得那么惨来看,她肯定是不接受潜规则的。用情?你自己去瞅瞅她在国外的时候甩过多少男人,前男友遍布娱乐圈,而且一个个的身份都不一般。当时看到那一串名字,我都服了,这方面我还真没服过谁!至于用娃?奉子成婚你就更别想了,她一心都在事业上,压根没打算要小孩。就算是小爷我亲自出马都八成会game over,你这个情商为负的新手简直就是去送经验的!”

陆霆骁冷冷地看他一眼:“十成。”

陆景礼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好好好,我十成会game over,不要注意这种小细节好吗?总之我最后的结论就是,我敢打赌,宁夕跟我一样,是个实打实的不婚不育主义者。这种人对待感情玩世不恭,视自由为生命。如果你想玩玩,容易,但想结婚?非常难!”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遇到让你们愿意缔结婚姻和共同孕育生命的人。”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室内,陆霆骁一向冷硬的脸此刻看上去竟有些温柔。

陆景礼一边数他哥这次说了多少字,一边满脸不可思议:“啊,果然恋爱中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情感白痴都能给我上课了!不过,你说的也确实有点道理啦!怎么样?需要你亲爱的弟弟帮忙吗?”

陆霆骁回了他三个字:“不需要。”

陆景礼急了:“怎么会不需要呢?泡妞跟你混商场可不一样。你想清楚了,真的不需要一位聪明睿智又帅气的神级泡妞导师吗……”

陆景礼正卖力地安利着自己,书房的门突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两人同时扭头一看,竟在门口看到穿着睡衣的小宝。

陆霆骁的眸底闪过一丝讶异。

“咦,小宝……”陆景礼也是满脸惊讶。

小宝这个时间居然会出现在他自己卧室以外的地方?

要知道小宝极其喜静,平时一吃完饭就一个人躲进房间,家里的用人们做完事情之后都必须回到自己屋里不出来,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否则小宝稍微被打扰,都会特别烦躁,甚至情绪失控。

之前,陆老夫人不过是心疼小宝,多进了几次他的房间给他送吃的,他就把自己关进了阁楼……

为此,二老这么疼小宝,都不敢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

可是现在,小宝居然主动出来了?

不仅如此,只见小宝径直朝着陆霆骁跑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陆景礼“扑哧”笑出声:“小宝这是在干吗?抱大腿?”

陆霆骁低头看着儿子,一眼看出他想做什么,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你昨晚已经去过了。”

于是小宝的目光落在他的手机上。

“你吃晚饭的时候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陆霆骁再次拒绝。

一旁的陆景礼懂了,原来是小家伙想宁夕了。

小宝见爸爸那里说不通,“噔噔噔”跑到陆景礼跟前,故技重施,一把抱住他的腿。

陆景礼简直受宠若惊:“别别别,宝贝儿你别跟我来这一招,你明知道你二叔最受不了你卖萌!”

虽然小宝平时呆呆的,但一旦他有求于人的时候,那小表情,那小神态,简直能萌得人死去活来。

当他仰着小脑袋,用那双漂亮得跟星辰似的大眼睛瞅着你的时候,你简直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他。

家里唯一能抵挡他这一招的只有陆霆骁了。

陆景礼无奈地摊手:“小宝,你跟我卖萌也没用啊,我又打不过你爹!”

话音刚落,小宝立即松开了陆景礼,非常果断。

见小家伙一副被无情家长棒打鸳鸯的小模样,陆景礼扶着墙笑得不行:“哎,小宝啊,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的。有句话说得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等以后你爹娶了小夕阿姨,你就天天都能见到她了!”

劝说无效。小家伙拉开门,“噔噔噔”跑了出去。

陆景礼耸肩:“怎么办?”

“他今晚吃了不少东西。”陆霆骁说。言外之意是,他短时间内用不了绝食这个必杀技了。

陆景礼听他哥这么说,也安下心来。

然而,他们还是低估小宝了……

他是小孩子,才不需要什么计策,只要一个字——“闹”就可以了。

这不,话音刚落,楼下客厅里就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陆景礼跟他哥对视一眼,然后两人赶紧往楼下跑去。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楼下客厅里已经一片狼藉,角落里一人高的古董大花瓶倒在地上摔得粉碎,所有能推倒的、能摔掉的都未能幸免于难……

“陆擎宇!”

一般陆霆骁只有动真怒的时候,才会叫小宝的全名。

那慑人的威压一释放出来,连陆景礼都受不了,别说小宝了。

小宝被父亲可怕的脸色吓得瑟瑟发抖,情绪却也更加激动了,尖叫着到处跑、到处搞破坏。

陆景礼赶紧跟在后面追,又不敢追得太急,地上那么多碎片,一个不小心摔上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哥,这样下去不行啊,还是叫宁夕过来一趟吧?”

“不许叫。”陆霆骁冷斥道。

陆景礼苦口婆心地劝他:“哥,小宝还是个孩子,又不是你的下属,你对他也太严厉了,稍微惯着他点又能怎样啊?哪有小孩子不任性、不胡闹的?”

“轮不到你来置喙我的教育方式。”陆霆骁面如寒霜,看样子是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助长小宝这样通过胡闹来达到目的的坏习惯了。

陆景礼夹在这对父子中间,左右为难,真是头疼死了。

事情万一闹大了,惊动二老的话,深究下去,很可能他带小宝去酒吧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神啊,来个人救救他吧!

趁着陆霆骁去抓小宝了,陆景礼赶紧摸出手机,偷偷拨通了宁夕的电话……

……

晚上,宁夕在家里一边看剧本,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人在网上聊天。

污妖王:宁小夕,你这非主流QQ名能不能换换?简直辣眼睛!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污妖王”就不辣眼睛?你好意思说我吗?

污妖王:喀喀,我下个月回国,来机场接我!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不去,没空。

污妖王:来接我!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都说了没空!

污妖王:你到底来不来?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且朝你扔了一条狗。

污妖王:对方接住了你的狗并且打了一顿。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不跟你扯了,我还要看剧本。

污妖王:一个女二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咱俩好歹也算好过,你真要这么绝情?

涐の漃寞噓悾矢落:跟我好过的人海了去了,你算老几?

污妖王:宁小夕!你给我等着!

宁夕关了电脑,专心看剧本。

她看了一会儿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她担心是剧组的电话,所以立即接了。

“喂,宁夕,救命!”

“你是……”

“我是陆景礼,你赶紧来铂金帝宫一趟,小宝出事了!”

“什么?小宝怎么了?”宁夕立即心头一紧。

“总之十万火急,你赶紧过来!赶紧的……哥,你冷静点啊……孩子还小……小宝,小宝那个不能摔……啊……”

陆景礼说得这么严重,手机那头又不时传来东西倒地和碎裂的声音,宁夕更加紧张,急忙一边换衣服一边应道:“我马上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听小宝出事便完全坐不住了。

他们明明才认识没几天,她心里却一直记挂着他放不下。

宁夕家距离铂金帝宫还蛮远的,打车过去至少要四十分钟。宁夕担心这么长的时间出事,从车库里把她的摩托车给推了出来,风驰电掣地赶了过去。

原本要四十分钟的路途,宁夕只花了十几分钟。

应该是陆景礼给保安打过招呼,宁夕报了名字之后,保安直接就放她进去了,到了8号别墅,门外也早有小女佣等着给她领路。

为了骑车方便,宁夕穿的是黑色紧身皮衣皮裤。匆匆赶到后,她摘下头盔和手套,长发瀑布一般散落在肩头,整个人帅气潇洒,简直美得嚣张。

看着她穿着这一身出现,陆景礼差点忍不住吹个口哨。

“陆擎宇,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客厅里的角落里,陆霆骁一把抓住无路可逃的儿子,小家伙在他怀里剧烈地挣扎着,如同一只极怒的小兽疯狂地亮着稚嫩的小爪子。

“不要!”宁夕见状,赶紧冲过去,一把将小宝抢过来。

小宝仰着小脑袋看着来人,愣了一秒,接着大大的眼睛一红,一头扎进宁夕的怀里,黏着她再也不放开。

看着昨天还又萌又软又可爱的“小包子”此刻眸子里满是恐惧,全身发着抖,宁夕心疼到不行。

火气一上来,宁夕也顾不得对方是可怕的大Boss了,噼里啪啦一顿批评:“陆先生,我知道我是个外人,没立场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想要说一句,你的教育方式实在是很有问题!孩子这么小,正是需要温暖的时候,更何况小宝情况特殊,受过刺激,又没有妈妈在身边,你更应该对他耐心一点、包容一点才对,怎么可以对他这么凶!你没看到他多害怕吗?你居然还想跟他动手!”

陆霆骁:“是我的错。”

陆景礼:“……”呵呵。

听着自家哥哥干净利落地认错,陆景礼满脸呵呵哒。

我说你教育方式有问题的时候,你直接喷我一脸,人家宁夕说你,你就乖得跟什么似的!

宁夕来了之后,小宝就像看到了主人的小狗,那叫一个听话,跟刚才发狂的小狮子简直判若两人,一动不动地乖乖被她牵着回房间去了。

房间里,宁夕安抚地轻轻摸着小宝的脑袋:“到底出什么事了?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陆景礼叹气:“还能是什么事,小宝想你了,想见你,我哥不让;想给你打电话,我哥也不让,怕打扰你。结果小宝就开始闹了,到处乱跑,把客厅里的东西砸得乱七八糟。我哥不想纵容他这种坏习惯,两人闹僵了,然后就变成你来的时候看到的样子了……”

“仅仅是因为不能见我,不能跟我打电话?”宁夕有些难以理解。虽然陆霆骁之前说了小宝目前挺依赖她,但她的影响力有这么大?

“你以为呢?你也太低估自己的影响力了!”陆景礼见她不明白,一一给她列举,“记得那天在仓库里吗?你昏过去后,小宝不准任何人碰你,最后还是我哥亲自抱你去医院的!”

宁夕下意识地朝陆霆骁看了一眼,呃,陆霆骁亲自抱她去医院的?

“还有在医院的时候,小宝醒来看你不在,以为你死掉了,当场暴走,差点跳楼。我哥拿了你给小宝留的字条给他看,他才冷静下来。昨天晚上,小宝为了见你,是用绝食威胁我哥的。至于今晚,因为你一通电话,他吃得太饱了,万能绝食计用不了,所以就有了这一出……”

呃,吃得太饱?今晚她确实在电话里跟小宝说了让他多吃点,这还成她的错了?

陆景礼的这番话信息量太大,宁夕花了好半天才消化掉。

她看着旁边紧紧黏着自己的“小包子”,问:“小宝,你是因为想见我,所以才乱砸东西的吗?”

小宝点头。

宁夕蹙眉:“你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吗?”

小宝摇头。

宁夕总算知道陆霆骁为什么这么严厉了,这孩子估计是在家里被宠得太过,觉得什么都应该顺着自己的意。

宁夕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那阿姨现在告诉你,你这么做是不对的,这是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小宝点头。

陆霆骁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

小宝虽然顽劣,但只要是他点头同意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做到。

为了小宝这个一不如意就绝食威胁,把自己关起来,甚至乱砸东西的坏习惯,心理医生什么办法都用过,但他丝毫不买账。

至于强制纠正小宝的坏习惯,家里那两个老人哪里舍得,每次都是坚持到一半,就哄着“心肝宝贝”,对他千依百顺了。

宁夕对小宝的影响力,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当然,对于这一点,他自然乐见其成。

宁夕给小宝讲完道理之后便柔声哄他睡觉:“嗯,今天给你换一首歌好吗?”

小宝乖巧地点点头。

“喀喀,我想想唱什么啊……有了!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斜倚着门框的陆景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以咱小宝的智商,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幼稚到爆的儿歌啊?”

结果,他发现小家伙听得津津有味,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亲哥也听得津津有味……

终于哄睡小宝,宁夕伸了个懒腰 :“我快把我这辈子会的儿歌给唱了个遍……”

陆景礼哭笑不得:“你干吗非要唱儿歌?唱其他的也行啊!这些儿歌都雷死我了!”

宁夕用手腕上的皮筋随手将长发扎了起来,明媚的凤眼微微上扬:“其他的?除了儿歌,我会的其他歌都少儿不宜!”

话音刚落,陆霆骁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她那首软糯缠绵的《流光飞舞》……

陆景礼一听,兴奋了:“哈哈哈!真的吗?什么歌啊?唱给我听听!”

陆霆骁轻轻瞥了他一眼。

陆景礼吓得立即规矩了,腹诽他哥也忒小气了!

“你刚才在附近?”陆霆骁问。

否则她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不是啊,我在公寓呢,骑摩托车一路飙过来的!快吧!”宁夕得意道。

难怪她穿成这样。今天这一身比昨天那身还要令人惊艳。昨天的她像个固守法则的精灵,而今天的她像个自由潇洒的妖精。

“很危险。”陆霆骁满脸不赞同,然后冷冷地瞪了自作主张叫来宁夕的陆景礼一眼。

“没事啦,我骑车技术很好的!”宁夕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打了个哈欠,道,“既然小宝没事了,那我就先走啦!”

她说完正准备离开,陆霆骁突然开口:“宁小姐,我有个不情之请。”

怒气值清空后,宁夕立即恢复了样,恭恭敬敬道:“陆先生您请说,只要我能办到。”

陆家在黑白两道都有势力,陆大魔王可是个一言不合就兵刃相见的主。

陆霆骁看着屋内的儿子,目光凝重:“上次在酒吧,意外被锁在仓库后,小宝受到的刺激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现在只有你能安抚他。在小宝的情绪恢复之前,希望宁小姐可以暂时搬过来住一段时间。”

听完陆霆骁的话后,宁夕愣了:“什么?搬来这里……住?”

“是的。”

宁夕为难地抓抓头发:“这个……不太合适吧?要是小宝想见我,我随时过来看他就是了!”

陆霆骁神色疲惫地捏了捏眉心:“不确定因素太多,尤其是晚上,万一有突发状况,你再像这样飙车赶过来太危险。以我的身份,我也不方便频繁带小宝去找你。我知道这个请求强人所难,只是作为小宝的父亲,我还是想争取下。希望你能同意。”

宁夕觉得头疼。

要是陆霆骁以权压人逼她的话,她肯定甩头就走。偏偏他身份地位高,却这么诚恳地请求她,尤其这盛世美颜当前,对着这么一张脸,她实在是拒绝不了啊!

此时,一旁的陆景礼正用膜拜的目光盯着自家亲哥。

绝了啊!

真没想到他哥居然会用这么高端的方式,愣是在通往宁夕的路上开辟了一条化劣势为优势的血路。

小宝的存在没有成为他的阻碍,反而成了他最大的助力。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床头柜上的台灯被撞倒,小宝突然一脸惊慌地跳下床,冲了出来。

直到看到了宁夕,小家伙眼底的恐惧才消失,如离弦的箭一样扑到了她的腿上。

那无比恐惧的眼神,看得人揪心的疼。

宁夕急忙蹲下身:“宝贝,怎么醒了啊?”

小家伙将脑袋埋在她身上,软软的小短手死死搂着她的脖子不放。

“乖啊,阿姨在呢,不怕不怕……”宁夕轻拍着小家伙的后背,闻着小家伙身上甜甜的奶香味,心情特别复杂。

她明明那么排斥接近小孩子,为什么对小宝就是讨厌不起来呢……

宁夕只能又把小宝哄睡了一遍,然后才轻轻带上房门走出来。

只见楼下原本一团乱的客厅已经被用人们收拾得整整齐齐。

不愧是陆家的用人,不仅做事效率快,而且训练有素,对于宁夕的到来,虽然都好奇得要死,但没有一个人多看她一眼,更不敢窃窃私语,事情一做完就立即安安静静地离开了。

见她出来,陆霆骁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没给她任何压力。

宁夕有些踟蹰,可想着小宝揪着她衣角不放的样子,最终还是心软了,深吸一口气,道:“好吧,陆先生,这个忙我帮了,就当报答小宝之前救我出去。”

陆霆骁神色微松:“多谢。”

“小宝随时可能醒,看样子我今晚也走不成,可我东西都还在公寓那边……”宁夕为难道。

“无碍,我让人帮你去取。”陆霆骁说着,吩咐管家派人去安排了。

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插上嘴的陆景礼看着这神一样的发展目瞪口呆。

他们这……这就同居了?!

“你还有事?”陆霆骁睨了陆景礼一眼。

“我这就滚!”被亲哥嫌弃的电灯泡麻溜地闪了。

他本来还以为宁夕实力碾压他哥,现在看来,他哥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终于知道了,他哥压根不是不会泡妞,只是在过去的三十二年里没有解除封印……

陆霆骁将宁夕带进小宝卧室隔壁的一间屋子里,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喜欢什么风格,我回头让人重新装饰。”

宁夕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住几天就走,又不是一直住,重装也太麻烦了!”

“不麻烦。”

陆霆骁从管家手里接过一大串钥匙,然后交给她:“这是家里的钥匙,你可以随意出入任何地方。大门是密码锁,密码是591414。这把是阁楼的钥匙,须贴身放好,小宝有时喜欢拿走钥匙躲在里面。这把是……”

宁夕发现陆霆骁就差把自家保险柜的钥匙给她了,赶紧打断他:“等等……陆先生,您对我未免也太放心了吧!你就不怕我偷偷把你家给搬空了?”

“你想要什么?我让人帮你搬。”陆霆骁一本正经,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喀喀喀喀……”宁夕简直被陆霆骁的脑回路打败了,急忙解释,“我只是开玩笑……开玩笑的……”

陆霆骁给钥匙给上了瘾,随手又给了她一把 :“这边不好打车,你工作不方便,这辆车你拿着开。”

宁夕:“……”

为什么……

她只是暂住一段时间而已,为什么却有一种被包养了的既视感?

呃,不对,要是包养,也该藏在外面,哪能连主宅所有的钥匙甚至亲儿子都交给她……

这分明是新婚夫妇的既视感啊……

她莫名就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陆霆骁突如其来的求婚……

对于男人,她自认还是挺了解的,可是面前这位,就跟装了高级防火墙的电脑系统一样,她竟完全看不透。

她一时心软,答应了住下来,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这天晚上,因为小宝的状态实在是有些糟糕,以防万一,宁夕直接陪着他一起在他的小床上睡了。

深夜。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男人走了进来,脚步轻缓,在床沿坐下。

昏黄的床头灯光下,女人保持着轻拍小宝的姿势,呼吸轻浅,眉目温柔,鲜嫩得如同夏日枝头樱桃般的唇轻轻开启,似无言的邀请……

过了一会儿,那片宁静的光亮突然蒙上一片阴影,男人的身影缓缓朝着那瓣殷红之色靠近……

呼吸相闻的距离,只要稍一动作就能吻上她,可他突然克制了,停下动作,微凉的吻转而落在女人的额头上。

宁夕,我们来日方长。

……

第二天早上。

宁夕以为自己会认床,没想到睡得相当好,一觉睡到自然醒,连梦都没做一个。

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小宝已经醒了。

小家伙正抱着一本书,坐在她旁边认认真真地看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明明这么乖啊,真想象不出“小包子”发飙的样子……

“宝贝,早安!”宁夕抱着被子坐起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小宝立即惊喜地从书本间抬起头,虽然没有说话,表情也没啥变化,但宁夕已经清楚地从他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他的好心情。

宁夕好笑地伸手弹了弹“小包子”头顶一撮凌乱的呆毛:“今天阿姨没工作哦,可以在家陪你一整天!”

话音刚落,小家伙明显更开心了,甚至微微扬起了嘴角。

宁夕简直被萌得出血,忍不住抱住他的小脸蛋揉了揉:“宝贝,多笑笑吧,你笑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两个人洗漱完后,楼下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宁夕没有看到陆霆骁,管家和用人也没提要等他一起吃,所以她判断他肯定是已经去公司了。

早饭后,宁夕本来还有些担心要怎么照顾小孩子,要是她照顾不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