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6

散落星河的记忆4:璀璨 第3章 为你而战 作者:桐华

我属于你,是你的奴隶,只为你而战!

早上九点。

阿尔帝国英仙皇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女皇陛下和元帅阁下订婚。

皇室对外办公室放出了几张洛兰去林坚家共进晚餐的照片,虽然照片上没有什么亲密动作,可看女皇和元帅的装扮,就知道他们两人不是在谈公事。

随着官方消息的公布,各种小道消息也满天飞。

相比洛兰的争议不断、负面新闻缠身,林坚可以说是毫无瑕疵的国民好先生。

从林榭将军阵亡,他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镜头下就表现得稳重得体,让所有人交口称赞。

对女皇陛下的婚事,媒体还有所顾忌,星网上的普通民众就没有那么多避讳了,几乎恶评如潮,一面倒地攻击女皇利用元帅的温柔善良,促成婚事。

“女皇不就是很善于利用自己的婚姻吗?当年做间谍时,可是嫁过恶心的异种。”

“本世纪最励志的故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怎么办?只要癞蛤蟆当上女皇,就能成功。”

还有人仿照洛兰和林坚共进晚餐的照片,合成出邵茄公主和林坚元帅一起用餐的照片。

“是不是这样才顺眼多了?真的是公主和王子,而不是邪恶女巫和受诅咒的王子。”

……

清初按照惯例,把整理好的每日新闻汇报给洛兰。

洛兰听到自己被叫作邪恶女巫,不在意地一笑而过。

清初担忧地分析:“这种形势下,陛下如果执意对奥丁联邦宣战,会对陛下很不利,不如按照叶玠陛下的安排,先收复小阿尔,统一阿尔帝国,再考虑对外战争。”

洛兰盯了眼清初,清初立即闭嘴。

突然,小角门都没敲地冲进办公室,着急地问:“邵逸心说你要和林坚元帅结婚?”

洛兰正在签署文件,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

小角问:“什么是结婚?”

“你不是会用智脑吗?自己去查。”

“我查过了,婚姻就是两个相爱的人缔结法律关系,让他们的亲密关系被社会认可。”

“既然知道还问什么?”

“你爱林坚吗?”

洛兰被小角逗乐了,抬起头,好笑地看着小角。

从清晨到现在,已经有无数人来问过她和林坚订婚的事,各种担心忧虑,却没有一个人问她爱不爱林坚。大概所有人都认定,在她这个位置上,男女之爱已经是最无关紧要的小事,无须在意。

小角固执地又问了一遍:“你爱林坚吗?”

洛兰温和地说:“我爱阿尔帝国,爱人类。”

“你不爱林坚!”

“我和林坚的情况特殊,我们都爱阿尔帝国就够了。”

小角在梦境里听到“结婚”的字眼,不知道什么意思,就上星网查询“什么是结婚”,出现了很多视频和图片。

他发现梦境中洛洛穿的那种白色长裙叫婚纱,是举行婚礼的时候新娘穿的衣服。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梦到自己和洛洛举行婚礼,但突然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他爱洛洛,他想要和洛洛结婚,永远在一起。

当他告诉邵逸心这个想法时,邵逸心满面讥嘲、大笑不止,笑得连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小角很恼火,不明白邵逸心究竟在笑什么。邵逸心让他看今天的新闻,又让他去星网上查询异种和人类。

小角浏览完所有网页,明白了邵逸心的意思。

异种和人类是死敌,但他和洛洛不是敌对关系,异种和人类的关系不适用于他和洛洛。

小角期待地看着洛兰,“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洛兰歪着脑袋,用电子笔敲敲头,“皇帝和奴隶的关系。”

小角闪身绕过办公桌,站到洛兰身旁。

他拽着洛兰的办公椅,把洛兰转向他,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上半身前倾,严肃地盯着洛兰:“我愿意只属于你,可你也要只属于我。”

洛兰的视线扫向清初,清初立即带着机器人秘书迅速离开。

洛兰双手推了下小角,没有推开。

她无奈地说:“小角,你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你。我是皇帝,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但你的奴隶身份只是暂时的,方便你留在奥米尼斯。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我会送你离开。”

“我不想离开!”小角误解了洛兰的意思,眼中满是悲伤,声音都有点轻颤:“你希望我离开?因为你要和林坚结婚?”

洛兰头疼,不知道紫宴究竟和小角说了什么,居然让小角这么纠结她结婚的事。

“我结不结婚和你压根儿没有关系,我也没希望你离开!”

小角满眼希冀地盯着洛兰:“你希望我留下?留在你的身边?”

“当然!”

谁会不希望有一个4A级体能的保镖?尤其是这个保镖简单、忠诚、可靠、强大。只要他在,她完全不用担心任何危险。

小角如释重负,猛地抱住洛兰,头轻轻地在洛兰耳边和脸颊边挨蹭,用他唯一知道的央求方式,卑微地请求:“不要和林坚结婚。”

“为什么?”

“因为……你不爱他。”

小角想说“因为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还想说他梦到他们结婚了,可是想到邵逸心讥讽地大笑,他终是没有说出口。

他害怕看到洛兰也讥讽地大笑。

洛兰安抚地拍拍小角的背,“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不要胡思乱想了。我知道你在家里待得很无聊,再给我一个小时,等我看完这几份文件,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小角想了想,有了新的打算,“我等你。”

一个多小时后。

洛兰走出办公室,看到小角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膝并拢,背脊挺得笔直,手里拿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点心盒。

他看到洛兰立即站起来,把点心盒递给洛兰。

因为面具遮挡,洛兰看不到他的表情,直觉上他好像很紧张。

洛兰看了眼四四方方的点心盒,就是皇宫里最普通的点心盒,里面只能装一两块点心。清初知道她不喜欢营养剂,经常会放一大盒在她的卧室和办公室,方便她饿时充饥。

洛兰说:“我不饿。”想把点心盒还给小角。

小角讷讷地说:“我刚才做的姜饼。前面几块都失败了,就这一块成功了。”

“你做的姜饼?”洛兰十分诧异。因为小角对厨艺既无兴趣,也无天赋,虽然给她打了很多年下手,但也就能做顿早餐,烤面包、煎蛋。

小角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洛兰正要打开点心盒,小角挡住她,扭捏地说:“你饿的时候再吃,最好是我不在的时候。”

“为什么?”

小角眼神闪烁,不敢正眼看她,“也许做得不好,你觉得很难吃。”

洛兰觉得他古古怪怪,但没有多想,笑摇摇头,把点心盒交给机器人,吩咐它放到她的卧室去。

小角的目光一直尾随着机器人,似乎很不放心,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的样子。

洛兰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别看了,饼干不会长着腿跑掉,现在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半个小时后。

洛兰的私人飞船到达奥米尼斯军事基地。

飞船着陆,小角却依旧站在舷窗旁,专注地看着外面,眼睛里迸发出异样的光彩——近处是一队队军人,远处是停泊着的各式战舰,空中是起起落落的战机。

洛兰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如果不喜欢,我们可以立即回去。”作势欲转身回去。

小角急忙抓住她的手,“洛洛!”

洛兰眨眨眼睛,“骗你的!你口水都流下来了,怎么可能不喜欢?”

小角竟然真的擦了下嘴,“没有,你又骗人。”

洛兰忍俊不禁。

小角拍了一下洛兰的头,“骗子!”

洛兰嘟囔:“那么傻,不骗你骗谁?”

清初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陛下,飞车到了。”

洛兰看舱门已经打开,谭孜遥领着一队警卫等在外面。

她带着小角走下飞船,坐上空陆两用飞车。

小角一直盯着窗户外面看,惊叹地说:“比《星际争霸》游戏里面的军事基地还大。”

洛兰微笑,“我记得,游戏里你的军团是第一名。”

“你知道?”小角惊喜。

他在游戏中的军团叫洛洛军团,其实他很希望洛洛能和他一起玩,可洛洛太忙了,每天连睡觉时间都不够。

洛兰坦然地说:“你是我的奴隶,你的个人终端在我的智脑监控下,我随时可以查看你的上网记录,当然知道了。”

小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很开心洛洛会关心查看他做了什么。

一路行去,小角看得目不转睛。

就好像整个浩瀚苍穹都突然向他打开,那些庞大的战舰、纤巧的战机,如同漫天闪烁的璀璨繁星,向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下飞车时,小角听到谭孜遥向洛兰汇报:“元帅听闻陛下在这里,过一会儿要来。”

他突然明白洛兰为什么要和林坚结婚了。

洛兰不是想要林坚,而是想要这些军队。如果他能拥有比林坚更好的军队,洛兰就不用勉强自己和不爱的人结婚。

小角怔怔地望着眼前宏伟的军事基地。

洛兰停下脚步,回身看他,“小角?”

小角回过神来,快步走到洛兰身边,期待地问:“我可以驾驶真的战机吗?”

洛兰瞥了小角一眼,抿着唇笑,“你以为我带你来这里是为什么?只是让你看看吗?”

小角的心急跳。

他已经明白异种和人类敌对,在阿尔帝国,一个异种驾驶战机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洛兰就打算这么干了。

“我真的可以驾驶战机?”

“真的,不但可以驾驶战机,将来你想指挥战舰也没有问题。不过……”洛兰的笑容消失,表情很严肃,“你是异种,我是人类,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明白,异种和人类敌对,奥丁联邦和阿尔帝国敌对。”

“我是阿尔帝国的皇帝,正在准备对奥丁联邦宣战。你如果为我驾驶战机、指挥战舰,就意味着要和异种作战。你必须考虑清楚。”

小角毫不迟疑地说:“我属于你,是你的奴隶,只为你而战!”

洛兰未置一词,淡然地看向前方,眉梢眼角的冷意却淡了几分,唇角微微上翘。

林坚一早上都在应付内阁的质疑,表明他和女皇的婚姻出自本心,绝没有其他目的。

等到中午吃午餐时,林坚才知道阿尔帝国民众对他和女皇婚事的反应比内阁还强烈。

林坚匆匆浏览了一遍网页,肝火上升,简直想骂脏话。

他担心洛兰受到影响,急忙联系清初,看看该怎么安抚洛兰的情绪,没有想到清初说陛下没事。

洛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去奥米尼斯军事基地视察。

林坚再次意识到他的未婚妻不是一般女人,她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既有足够的坚强,也有足够的智慧,根本不需要他的保护安抚。

他想了想,告诉谭孜遥,他会赶去陪同陛下视察。

瞭望塔。

360度的环绕观察窗,视野一览无余。

小角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戴着作战头盔,站在监控屏幕前,全神贯注地看着高空中飞行的战机。

洛兰穿着宝蓝色的半袖及膝裙,戴着一顶同色系的帽子,打扮得庄重优雅,很符合女皇的身份。

她站在小角身后,唇畔含着丝浅笑,看着小角痴迷的样子。

林坚走出升降梯,一眼就看到洛兰。

他走到洛兰身旁,问好:“陛下。”

洛兰侧过头,唇畔的笑自然而然地消失,“内阁怎么说?”

“不反对我们的婚事了。”

“我是说打仗。”

“还需要时间。”

“尽快推进。”

“陛下……”林坚欲言又止。

洛兰挑眉,“什么事?”

“您看到星网上的议论了吗?”

“看到了。”洛兰不在意地笑笑,“对你造成了困扰?”

林坚觉得自己的台词被洛兰抢了,不过,这事的确对他造成了困扰,却没有对洛兰造成困扰,“如果陛下不反对,我想发表一个公开声明。”

“随便。”洛兰显然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

林坚不明白洛兰为什么会突然跑来军事基地,根据叶玠陛下的介绍,洛兰完全不懂行军打仗,也对此没有什么兴趣。

“陛下来军事基地是有什么事吗?”

洛兰没有正面回答林坚的问题,反而问:“你介意我派一个人来基地工作,训练特种战斗兵吗?”

“谁?现在的教官都是阿尔帝国最优秀的军人。”

“小角。”

林坚觉得荒谬,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小角。

“他是异种。”

“我知道。我们的敌人也是异种。”

林坚明白了洛兰的意思。因为叶玠陛下也曾反复在他面前说过,想要打败你的敌人,就必须先去了解他们。

林坚想了想,说:“我可以给他一次机会。”

停机坪。

林坚穿着作战服、戴着作战头盔,站在两艘战机前。

他对洛兰说:“这是叶玠陛下生前私人拨款、投入研制的新型战机,最近刚刚生产出来。我也是第一次驾驶,让小角跟着我飞行一次,只要他能跟上我,我就能放心把我的士兵交给他训练。”

“合情合理的要求。”洛兰同意。

林坚先跳上战机。

洛兰对小角小声叮嘱:“跟上林坚的飞行动作就行了,不要引人注目,明白吗?”

“不要输,也不要赢,不能让别人看透我的实力。”

洛兰觉得小角变聪明了,居然可以理解人与人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

她笑拍拍小角的肩膀:“好好表现,回家后我给你做好吃的。”

洛兰正要转身离开,小角突然问:“为什么你觉得我不会输?”

洛兰笑看着他,“你会输吗?”

“不会。”小角看着眼前的战机,觉得无比熟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血液里咆哮着要冲出来。

洛兰冲小角挥挥手,示意他上战机。

小角却没有动,盯着洛兰,小声说:“我会很努力,你等等我。”

洛兰不解:“等你什么?”

“等我有能力做到你想要林坚做的事,你就可以嫁给你爱的人。”

洛兰既觉得荒谬可笑,又觉得心头柔软地牵动。她笑着叹了口气,转身随警卫离开。小角迟早会明白人性多么复杂,虽然婚姻的释义是“两个相爱的人缔结法律关系”,但那只是一个书面解释。

瞭望塔。

洛兰看着全息监控屏幕上两架战机一前一后起飞。

虽然林坚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次飞行的目的,但毕竟是元帅阁下的试飞,又是最受关注的新型战机,消息就像长了翅膀,没几分钟已经传遍整个军事基地。

没有训练任务的人几乎都跑出来围观,连洛兰所在的瞭望台上也站满了闻讯赶来的军官。

谭孜遥看洛兰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命警卫站在洛兰身后,隔开了其他人。

两架战机不瘟不火地飞行了一会儿。

突然,林坚的战机快速向上拔起,犹如一鹤冲天。

一个军官点评:“基本飞行动作。看似简单,可做标准了不容易,元帅的这个动作可以打满分。”

“咦,第二架战机是谁在开?也是个满分动作。”

林坚的战机从快速上升毫无预兆地变成快速下降,像是一只敏捷的海鸥,突然发现猎物,从高空飞掠而下,直击水面。

“满分!满分!”

一连两声惊叹,一声是给林坚,一声是给小角。

林坚的战机变换着各种花样飞行。

V字俯冲提升、360度连续旋转、螺旋形提升……

小角的战机一直严格地跟着他的动作飞行,就像是两辆并驾齐驱的赛车,一直未分胜负。

渐渐地,本来的试飞隐隐有了几分较劲的味道。

林坚的战机忽然一连串S形摆尾,就像是一条鱼突然发现猎食者,为了甩脱敌人,采用了迷惑动作——看上去要向左,突然转向右;看上去要向右,突然转向左。

小角紧随其后,也摆尾飞行。

两架战机如同两条鱼儿,在天空中疾速游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洛兰没觉得有什么,瞭望塔里的人却激动了,开始计数。

“十、十一……”

谭孜遥小声为洛兰解释:“摆尾动作是战机飞行中最常见的迷惑动作,只要是战机驾驶人员就会学习。看上去不难,可飞行速度越快,连续摆尾次数越多,难度就会越高。对精微控制力、动作细腻度、力量精确度、体能的要求都极高。一般A级体能者在这样的高速下能完成十次摆尾就已经不错了。”

数到十六时,瞭望塔里已经群情激昂。

所有军官一块大喊着计数,像是过新年时玩倒计时敲钟。

“二十、二十一……”

谭孜遥都开始兴奋,激动地说:“元帅有希望打破自己的最佳纪录。”

两架战机一前一后,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林坚已经打破自己的最佳飞行纪录,却没有人顾得上为他欢呼,因为飞行依旧在继续。

整个军事基地,关注这次飞行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看。

“三十、三十一、三十二……”

过了三十,计数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人紧张得连呼吸都放轻了,似乎生怕自己呼吸重了就会影响到高空中的战机。

瞭望塔里,一片落针可闻的寂静。

洛兰头疼地揉太阳穴。

本来只想让小角混个教官资格,没有想到小角激起了林坚的好胜心,竟然超水平发挥。小角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傻乎乎地跟着照做,却不知道他做到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终于,在连续完成三十八组摆尾后,林坚停止摆尾,小角紧跟着也停止。

瞭望塔里静默了一瞬,响起雷鸣般的鼓掌声,喜悦的欢呼声。

两架战机一前一后降落。

很多士兵围聚在停机坪四周,欢欣鼓舞地高声喝彩鼓掌。

看到洛兰走过来,他们才恭敬地让开一条路。

洛兰急速盘算着怎么办,一时间脑子里一团乱麻,没有想到任何妥帖周到的解释。

战机舱门打开,林坚跳出战机。

四周的士兵激动地高声大喊“元帅”,林坚冲大家笑着挥挥手。

小角却一直呆呆愣愣,坐在战机里没有动。

林坚看了眼洛兰,压下心里的疑惑,非常有风度地走过去,准备把小角介绍给大家。

“快出来,都等着见你呢!”

小角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一动不动。

洛兰叫:“小角!”

小角茫然地抬头,看到洛兰,似乎清醒了几分。他跳下战机,还没有站稳,就直挺挺地栽倒,昏厥过去。

洛兰急忙冲过去,查看他的脉搏心脏,发现一切正常,看来昏迷的原因不是身体不适。

林坚关切地问:“要叫医生吗?”

“不用,我就是医生。”洛兰念头一转,对林坚说:“小角虽然勉强完成了飞行动作,可因为太过勉强,身体受到了伤害。”

林坚心里的疑惑淡了,“伤得厉害吗?”

“不算轻,但没有大碍,放医疗舱里躺两天就行了。”

林坚听到要躺两天,觉得小角的确是太勉强自己,对他的体能不再纠结,叫士兵送小角去医疗室。

洛兰礼貌地拒绝:“你打破了之前的飞行纪录,大家都在等着恭贺你,我就不打扰你,先回去了,正好带小角一起走。”

林坚知道他必须去和关心他的长辈朋友们交代一声,只能抱歉地说:“那我不送你了。”

“你去忙吧,谭军长会护送我回去。”

洛兰让警卫把小角放到移动床上,带着小角一起离开。

林坚目送着洛兰的背影,心中有一丝怅然。

他刚刚在飞行中体能晋级了,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才会那么激动兴奋,等着向他求证,可是他的未婚妻却丝毫没有注意到。

不过,叶玠早已经和他说过,“我的妹妹恐怕不会是个好恋人,但一定会是个好战友”。他想要打败奥丁联邦、为父亲复仇,需要的是战友,不是恋人。

林坚收回目光时,已经一切恢复如常,笑着朝大家走去。

洛兰回到官邸,把昏迷的小角放进医疗舱。

她再次检查小角的身体,确认不是身体的原因导致昏迷,而是精神受到刺激,导致昏迷。

洛兰坐在医疗舱前,沉思地看着小角。

难道是她太激进?只想着时间紧迫,什么都恨不得一蹴而就,忘记了循序渐进。

紫宴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又对他做了什么?”

洛兰头也没回地说:“现在对付你们,还需要玩阴谋诡计吗?”

紫宴默然。

他们现在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的确不需要多费心思。

洛兰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隐隐的担忧:“小角驾驶完战机就昏迷了,也许是因为大脑皮层突然接收到太多信息,受到过度刺激。”

紫宴满面震惊、难以置信:“你让他驾驶战机?”

“我想让小角帮我训练太空特种战斗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将来可以让他成为舰长,指挥军舰作战。”

紫宴哑然。

这个女人是疯子!竟然会让奥丁联邦的前任指挥官去帮她训练士兵,甚至指望着他带兵去攻打奥丁联邦。她的脑子里究竟长着什么?

洛兰猜到他在想什么,回头盯着他,警告地说:“不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小角是小角,辰砂是辰砂。”

紫宴讥讽地冷笑:“你祈求小角永远不要恢复记忆吧!”

“紫宴先生,你不用故意刺激我。”洛兰对紫宴指指自己的大脑,“小角不是失忆,是因为长期注射镇静剂,神经元受到不可修复的毁损。丢失的东西还能找回来,可毁坏的东西,没了就是没了!”

洛兰摊摊手,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紫宴看着医疗舱里昏迷的小角,眼中满是哀伤。难道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洛兰回到卧室,冲了个澡。

她披着浴袍出来,去外间倒水喝时,看到清初放在饮料机旁的饼干盒。她突然想起早上小角拿给她的点心,打开了饼干盒。

一盒子五颜六色的小点心盒,根据不同口味,盒子的颜色花纹也不同。

洛兰记得小角拿的是一个玫红色的盒子。她把最上面的三个玫红色的小点心盒都挑出来,一个个打开看。

第一盒是御用厨师做的点心,形状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重重叠叠几层颜色,洛兰觉得挺好看,顺手放进嘴里。

第二盒一看就是小角做的,一块姜黄色的圆饼干,上面用红色的果酱汁绘制着一朵月季花,线条简单,朴实得近乎笨拙。

洛兰笑着摇摇头。

小角在厨艺上真的没有丝毫天分,估计味道也就是勉强能吃。

她拿起饼干,正准备尝尝味道,敲门声响起。

“陛下。”

洛兰把饼干放回点心盒,看向门口。

“请进。”

清初走进来,“陛下,元帅阁下正在发表公开声明,您要看吗?”

“看。”

洛兰把小点心盒放回大饼干盒,走到沙发旁坐下。

清初把视频投影到洛兰面前。

林坚穿着黑色正装、打着领带,面对镜头在讲话。

他从两家父母辈的友情说起。

洛兰的父母结婚时,林坚的父亲是伴郎。林坚的父母结婚时,洛兰是花童。

后来出了一系列变故,洛兰跟随母亲离开奥米尼斯星,搬去蓝茵星定居。

林坚并没有见过洛兰,可因为林坚的父亲每隔两三年就会去蓝茵星探望洛兰一家,总会不停地在林坚耳边提起洛兰,以至他从很小就知道洛兰的一切。

她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可以说,他们是一种另类的青梅竹马。

对他而言,洛兰公主美丽、聪慧、坚强、独立、强大、可靠,像是天空中最亮的星星,是他从小一直仰慕的人。

现在,他终于鼓足勇气才敢追求她,洛兰能答应他的求婚,他非常开心。

林坚特意把星网上疯传的那张洛兰的丑照拿了出来。

“你们看这张照片时,看到的是凶狠丑陋;我看这张照片时,看到的是可靠安心。我是军人,我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也从不畏惧为自己的职责牺牲,但我也是人,也会软弱害怕。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受伤倒下时,能像叶玠陛下一样幸运,有一个女人抱住我,用自己的凶悍守护住我。”

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星际局势动荡不安,战争随时有可能爆发,请每个人扪心自问,我们需要的是一位温柔的需要我们保护的女皇,还是一位强悍的来保护我们的女皇?”

洛兰关掉视频,对林坚的溢美之词,未置一词。

清初把最新的民意调查发送给洛兰。

“数据显示,林坚元帅发表公开声明后,陛下的支持率陡然上升,对陛下想做的事有利。”

“帮我送一个花篮和一张感谢卡给林坚元帅。”

洛兰觉得政治真是有意思。

先哲教导人们,看一个人要看他没有说的是什么,而不是看他说了什么,政治却恰恰相反,难怪叶玠要给她搭配一个会说话的丈夫。

清初温和地建议:“与其送花篮和感谢卡,不如送一份贺礼,恭喜元帅体能晋级。”

洛兰愣了愣,反应过来。

“今天刚晋级?”

“在和小角的战机试飞中。”

难怪军事基地里的军人那么激动兴奋,当然不可能只为了一个飞行纪录,是她大意了。

洛兰赞许地看着清初:“难怪哥哥对你信任有加,不仅仅是忠诚,还有你本身的能力。”

清初垂下眼眸,掩去了眼内的哀伤,唇畔依旧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职业性微笑。

半夜。

紫宴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

他觉得胸闷气短,吩咐智脑打开窗户、拉开窗帘,让户外的新鲜空气流入室内。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皎洁的月色,从窗户洒落,给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镀上薄薄一层霜色。

靠窗的桌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培养箱,里面没有栽种任何东西,空空的一个白盆,月色映照下,像是玉石雕成。

紫宴坐起身,拿起培养箱,手指在底座上无意识地轻轻摩挲。

那枚东西究竟应不应该拿出来?殷南昭说合适的时机,可到底什么是合适的时机?

四十多年了!

当年的记忆还栩栩如生、历历在目,可他已经在星际颠沛流离四十余载。

曾经朝夕相处、一起长大的朋友,封林、百里苍死了,辰砂傻了,楚墨、左丘白、棕离成了敌人,而他变成了残废。

身为奥丁联邦的前信息安全部部长,他竟然答应了阿尔帝国的皇帝去刺探奥丁联邦的信息。

四十多年前,如果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他会泄露奥丁联邦的机密信息给阿尔帝国的皇帝,他一定会觉得对方疯了。

现在他却清醒地做着这些疯狂的事。

真像是一场荒诞离奇的大梦,只是不知道梦的尽头究竟在哪里。

轻微的异响声传来,紫宴立即把培养箱放回桌上,若无其事地靠床坐好。

门打开,小角出现在门口。

不知是终年少见阳光,还是身体依旧不舒服,他脸色惨白,眼神看上去十分迷惘凄凉,就像是刚刚从一个漫长的美梦中惊醒。梦醒后,发现竟然樵柯烂尽、人事全非,一切和梦境中截然相反。

紫宴温和地问:“怎么没戴面具?”

虽然他自己也没戴面具,但他知道自己身份特殊,懂得回避危险,小角却傻乎乎,压根儿不明白他的脸在阿尔帝国意味着什么。

小角没有回答,目光从紫宴的脸上落到他的断腿上,定定看着,就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一觉睡醒后,明明双腿健全的人却变成了残废。

皎洁的月光下,小角的身影看上去陌生又熟悉。

紫宴的心跳骤然加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是谁?”

清晨。

洛兰起床后,去查看小角,发现医疗舱空着。

她吓了一跳,急忙去找他,发现他在厨房。

小角戴着一个铂金色的半面面具,穿着白色的厨师围裙,正在烤面包、煎鸡蛋,准备早餐。

洛兰问:“什么时候醒来的?”

“半夜。”小角倒了一杯洛兰喜欢的热茶,递给她,“早上好。”

洛兰接过热茶,坐在餐台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昨天为什么会晕倒?”

“不知道。”小角的眼神中满是困惑,似乎自己也不明白,“驾驶战机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很多和战机有关的画面,就好像以前飞行过很多次,觉得特别累,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洛兰昨天就是这么估计的。

应该像他以前看到战舰时一样,脑子里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战舰的构造图,只不过这次人正在高强度飞行中,没有时间慢慢消化突然涌出的大量信息,大脑就罢工了。

洛兰抿了口热茶,问:“你还想驾驶战机吗?”

“想!”小角眼巴巴地看着洛兰,似乎生怕她不带他去了。

洛兰笑,“我和林坚说了你需要休息两天。你先乖乖待在家里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军事基地。不过,可不是让你去玩的,是让你去当教官,训练士兵。”

“好。”小角把一碟烤好的面包放到洛兰面前。

洛兰咬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两只眼睛愉悦地眯成月牙形状,“好吃!”

小角静静地看着她。

洛兰疑惑地抬起头,“怎么了?”

小角摇摇头,低头拿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大口。

洛兰看着他的新面具,“怎么不戴以前的动物面具了?”

“邵逸心给我的面具,说这个好看。你要不喜欢,我换回以前的面具。”

洛兰不得不承认,紫宴的审美的确比小角靠谱。

铂金色的半面面具,造型简单,几乎没有任何修饰,只是在额头和眼睛周围有些凹凸刻纹,但和小角冷硬的气质浑然一体,让人觉得脸上的面具没有丝毫突兀。

“你要去做教官了,需要点威严,戴这个更好。”洛兰探过身,摸了下小角的面具。

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看着是金属质感,可摸着很柔软,十分轻薄,紧贴着脸部。训练和飞行时,都可以直接在外面戴上头盔,看来紫宴考虑的可不仅仅是美观。

洛兰叮嘱:“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摘下面具。”

“好。”小角答应了。

洛兰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去开会。

小角像往常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把她送到门口。

洛兰看到守候在飞车旁的警卫,对小角说:“你回去吧!”

小角听话地止步。

洛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住脚步,回头对小角说:“再忍耐一天,明天开始就不用无所事事地待在房间里了。”

小角温驯地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