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2

彩蛋游戏 连载02 作者:薄暮冰轮

​活下去,他要活下去

​​“你愿意参加这个游戏吗?”

“这恐怕并不会对我有什么帮助。”

&&&

“别、别动手,我是活人,我没有恶意!”惊慌的女声响起。

“出来!”宋寒章冷声说道,手上的刀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

树丛窸窸窣窣地响了几下,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光着脚,穿着迷你裙和单薄的衬衫,身上除了一双毛绒黑手套和围巾之外没有足以御寒的东西。她的右手上拿着一把铁锹,神情忐忑地看着林觉和宋寒章。

一阵冷风吹过,她哆嗦了几下,怯怯地低下头。

林觉看了一眼她钩破的丝袜,不禁打了个寒噤,这身装束可不怎么暖和。

女孩子看起来就快哭出来了:“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打算回寝室,突然周围都安静下来了,我、我害怕极了。还有那种怪物……”说着,她仿佛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身体开始颤抖。

“你的鞋子呢?”宋寒章问道。

“丢掉了,高跟鞋跑不快……”女孩子哽咽了一下,眼泪蹭在了毛绒黑手套上,“还好那边的花坛在整修,我找到一把铁锹……”

林觉有点不忍心看一个女孩子这么狼狈地哭,开口安慰道:“现在没事了,别哭了。我叫林觉,他是宋寒章,你呢?”

女孩子似乎是松了口气,感激地看着他,吸了吸鼻子说:“我叫周玉秀。”

宋寒章打量了她几眼,视线又投向了远处的西大门。

感染者在那里徘徊着,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不由皱紧了眉,似乎在思考突破的办法。

“我们下一步要去时钟广场,你呢?”宋寒章问周玉秀。

在四面楚歌的恐惧中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希望,周玉秀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叫了起来:“我跟你们一起去,一起,别丢下我一个人!”

“闭嘴!”宋寒章冷冷地呵斥了一声,正在歇斯底里地发泄自己恐惧的周玉秀被他幽冷的视线盯住,竟然怔住了,害怕地往林觉身边靠了一步。

“要去时钟广场,最快的办法就是穿过这道大门,我不建议从别的出口出去,因为路上很可能遇到更多感染者,也不能保证其他大门的情况会比这里好。我先说一下计划,如有不妥,欢迎指正。”宋寒章的语气依旧是冷冰冰的,“欢迎指正”几个字听起来就像是纯粹礼节性的用语,而且是对周玉秀说的。

“待会儿林觉负责用铁管敲击路灯柱。我们遇到的感染者的嗅觉和听觉都是有感知的,它们会被声音吸引过来,只要别靠得太近,它们的行动都是很迟缓的,但是一旦接近到某个距离,它们就会飞扑过来,这个距离应该是……”

“三米。”林觉笃定地说,“我注意过,安全的距离大概是三米。再靠近就会加速了。”

宋寒章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我们可以引着它们绕圈,从三十一幢最西边的路灯开始,每个路灯柱敲击几下。这么做可能会引来没在宿舍里的游荡感染者,不用恋战,只要安全通过就行,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绕三十一幢一整圈应该就可以把感染者甩在后面了。明白了吗?”

被宋寒章凌厉的眼神扫视着,两人神情一凛,下意识地点点头。
“那好,林觉你跑最前面,周玉秀你中间,这样安全一些,我殿后。”宋寒章审视着周围的地形,“我会估算和感染者的距离,林觉你按照我的指示控制速度,确保不会被追得太紧,也不要让感染者失去目标停下来。”宋寒章一边说着,一边掂量着手上的菜刀,似乎对这把武器并不怎么满意,对感染者这种生物来说,菜刀确实不如铁棍之类的长武器好用。

“那个……不介意的话……这个先借给你。”周玉秀弱声说,看到宋寒章抬头看她,不由紧张地咽了咽唾沫,“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这个比较好用……反正、反正这个对我来说也太重了。”

宋寒章看了她几秒,视线从她拿着铁锹的手上移到了她明显紧张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刀你拿着防身用。”

周玉秀诚惶诚恐地双手接过。

“对了,林觉。”宋寒章忽然出声叫住了他,倒是把全神戒备的林觉吓了一跳。

“什么?”

“等下也许会有前方的感染者也被吸引过来。”宋寒章说着,“你在最前面,注意一点。如果遇到了,就照着对方的太阳穴抽过去,那里相对脆弱,容易一击毙命。”

“哦,好。”

宋寒章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晚上八点二十五分。

“可以开始了。”

铁器撞击的“哐哐”声响起,林觉感觉握着水管的手都被震得发麻了,西大门那里的感染者果然开始向声源地移动,虽然动作依旧缓慢,可是却因为数量庞大而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压迫感。

“跑!”

宋寒章的话音刚落,林觉已经头也不回地向前方蹿去。周玉秀愣了愣,也拔腿追了上去,因为没有鞋子又摔伤过的关系,跑起来都是一瘸一拐的。

“慢点,它们追不上你的。”宋寒章在最后喊道。

林觉已经跑到了下一个灯柱处,回头看宋寒章和周玉秀,宋寒章却还站在原地看着感染者,最远的几只在夜色中看不分明,而距离他最近的几只已经快接近他三米了,哪怕是在昏暗的路灯下也看得清它们脸上那种狰狞的凶意。那已经不是人类了,即使它们曾经是,但是此刻它们在这个噩梦一般的夜晚追逐着自己曾经的同类,毫不留情地撕咬、残杀、吞食。

只要被咬上一口就极有可能被感染。

明知道安全距离是三米,但是要控制住那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却仍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林觉知道宋寒章胆子大,但还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宋寒章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果断放弃了引走全部感染者的想法,快步跑到林觉和周玉秀所在的地方。
周玉秀的脸色更惨白了,连声音都打着战:“太危险了,万一扑过来怎么办?别离它们太近啊!”

“没事的,别靠近它们三米就行,现在继续敲。”宋寒章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对林觉发号施令。

“哐哐”的敲击声再次响起,感染者群继续向他们移动。就连前方都有几只游荡的感染者被吸引向他们走来。林觉握紧手上的水管,强迫自己不要逃跑。周玉秀紧张得几乎要晕过去了,整个人不停地发抖,根本不敢直视前方的游荡感染者。

被前后夹击的感觉可真够糟糕的。林觉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发力冲了上去,前方的感染者低吼着扑了上来——就是现在!林觉用力一挥,铁棍照着感染者的侧脑抽了过去,脆弱的蝶骨承受不住这种重击,发出一声碎裂的闷声,真实的打击感让林觉脑中一热,反手又是一下抽击,这一下直接让太阳穴的位置凹陷了下去,感染者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动弹了几下就安静了。

林觉松了口气,只要找对地方,感染者也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难对付。

可不等他庆幸完就听到宋寒章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你白痴吗?走旁边的绿化带就可以避开了。”

林觉一愣,一脸做了无用功的茫然。周玉秀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强忍着脚底的疼痛迈步走进了绿化带中。

接下来的计划一下子顺利了起来,绕着31幢大半圈后已经远远看得到西大门了,而那里只剩下零星几只感染者在徘徊着。宋寒章几步跑到两人中间说道:“现在不用敲灯柱了,一口气冲过去吧,如果被感染者拦住只要躲开就好,冲过这道门之后也不要停,一直跑到时钟广场。”

“走!”

一声令下,三人甩开身后的感染者快速向前冲去,因为风向的关系,西大门前的感染者直到几人冲到近处的时候才有了围拢的反应,林觉一棍子敲开离他最近的感染者,一直跑出大门才回头看。宋寒章一手拉着周玉秀,另一手的铁锹将扑上来的感染者打翻在地。

“小心!”林觉在前面看得分明,站在传达室阴影中的一只感染者已经距离两人不到三米了!

周玉秀神色惊惶地抬起头,她的右手被宋寒章拉着,左手拿着那把菜刀,此刻她想也不想地将菜刀向感染者丢了出去,却只是不轻不重地砸在感染者身上,这下宋寒章也注意到了这边的险情,拉着周玉秀的手一松,双手握住铁锹“砰”的一声拍在感染者的脸上,将它整个脑袋都打得扭曲了过去。

“快跑!”宋寒章再次拉起呆在那里的周玉秀,几步冲出了西大门。

三人一路向时钟广场狂奔,穿过校园内人造水系上的桥,甩脱周围层出不穷的感染者,一口气奔入空旷的时钟广场。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们跑入时钟广场所在的区域之后,身后的感染者忽然像是感应不到他们的气息一样,怔怔地呆立在那里,凶恶狰狞的脸也不再露出发现食物时那种攻击性表情,而是无意识地低吼着,开始在广场外徘徊。

“安全了……”周玉秀腿一软,整个人跪倒在时钟广场形状特别的地砖上。

哪怕是一千米体育测试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拼命奔跑过,现在一旦松弛下来只觉得腿脚都麻痹了。林觉弓着腰撑着膝盖剧烈地喘气,脑中嗡嗡作响。

宋寒章看了看周玉秀已经血迹斑斑的脚底,转身出了时钟广场。

“喂,你去哪儿?”林觉高叫了一声。

宋寒章走到广场边缘,立刻引来了最近的一只感染者的注意,低吼着向他所在的方向移动过来,宋寒章毫不犹豫地一铁锹敲翻了感染者,动作干脆利落。再次感觉到活人的气息,周围的感染者又慢慢聚拢了起来。等他拖着感染者回到了时钟广场,感染者群才再一次散开了。

宋寒章扒下感染者脚上那双女式的板鞋,一手一只地勾在手指上,似乎非常不愿与之接触,一脸嫌弃地皱着眉。

“穿上。”宋寒章对周玉秀说。

周玉秀感激地双手接过鞋子套在了脚上,鞋子稍大了些,但还算合脚。
“有人比我们还早到啊……”林觉看着时钟广场中央的钟楼,那附近有三个人,正向他们走来。

&&&

一转眼,钟楼下的三个人影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最前面一路小跑的是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生,看到三人长长出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太好了,又有人来了,我还担心就我们三人呢!”
后面两个男生也到了,一个身强力壮,另一个倒是瘦瘦小小的,看起来有点畏缩,一双三角眼总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我叫高艺菲,那边那个特别高大的是赵亮盛,这位是刘杉。”高艺菲介绍说,“我们几个比你们早些到广场,万幸大家都没事。”

林觉几人也自觉地自我介绍了一番,一直闷不吭声的刘杉忽然警惕地问道:“你们几个有没有被咬过?那些怪物一个个看起来跟狂犬病发作似的,被咬到的话说不定也会变成感染者,你们没被咬过吧?”

林觉几人的脸色都不算好,虽说这样的环境下会怀疑是人之常情,但是这样赤裸裸地被指出来还是让人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果然,高艺菲也觉得刘杉这么说不太好,她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说道:“你别瞎说,大家好不容易才到这里……”

刘杉的脸色还是不好,看着几人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怀疑,小声嘀咕了一声什么就不说话了。倒是身材高大健壮的赵亮盛无所谓地耸耸肩,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铁撬棍壮胆似的说:“怕什么,变感染者了直接崩了脑壳就好了。”

声音倒是很响亮,可是赵亮盛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那审视的、探究的眼神,让人很不愉快。
高艺菲叹了口气:“抱歉,大家都太紧张了,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呢……简直像做梦一样。”
周玉秀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向高艺菲靠拢了一些,也许是同为女性的关系,陌生的两人很快小声说起了话,高艺菲同情地询问周玉秀冷不冷,周玉秀僵硬地点着头,又打了个寒噤。

“钟楼下面有什么东西?”宋寒章皱着眉问道。

高艺菲姣好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个平台很奇怪……以前从来没见过……”

林觉的视力不错,钟楼下有个新搭建起来的平台,旁边还有两块电子板。走得近了才看清楚,左边那块上面显示着:幸存人数九,广场剩余安全时间四十分钟;另一块板上则什么都没有。

两块电子板中间有个约一米高的柱子,上面悬浮着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球,约摸篮球大小。

就在林觉注视着幸存人数的时候,上面血淋淋的数字“九”一下子变成了“八”。

无声无息,惊心动魄。

“又有人死了……”刘杉死死地盯着那个数字,声音颤抖地说。

林觉的胃里像是生吞进了一块石头一样,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死亡,但是却可以想象得到那人是在怎样的绝望下被感染者残忍分食。

现在整个校园里到处都是这群游荡的猎食者,这群被食欲控制的怪物一旦嗅到活物的气息,听到异常的声响,就会疯狂地进攻。而幸存下来的八个人就像是在一座孤岛上,明知没有出路,也还是挣扎求生。也许比那更糟糕,他们要面对的是数以千计死而复生的饿殍,这群丧失了人性的怪物贪婪地索求着他们的血肉,只要被咬上一口就可能万劫不复。

一片压抑的死寂中,宋寒章步履稳健地走到了两块屏幕中央的水晶球旁,审视着它:“这是什么?”
高艺菲强笑了一下,生硬地开口扭转周围凝滞的气氛,指着水晶球道:“你把手放到上面试试,也许会有不错的奖励。”

见宋寒章死盯着那个水晶球迟迟没有动作,好似在和这个看起来十分不科学的悬浮水晶球较劲,林觉觉得有点好笑,上前一步将手放在了水晶球上,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林觉的脚下突然升起了一圈银白色的光束,光束四周飞出一条色彩斑斓的胶卷带,环绕在他身边飞快地旋转着,速度快得惊人,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胶片上的画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疯狂地从他眼前掠过。

林觉不由伸出手,想去触摸一下眼前的胶片,当碰到环绕在光束外的胶片时,整个胶卷带像是被突然打散成了粒子,化为无数粉尘四散了开去,最后却又凝聚成一根透明的玻璃管,乍一眼像是带着塞子的试管,可是仔细看去却发现里面流动着某种半透明的液体,而玻璃管外还有几行细小的黑色文字说明。

【病毒抗体】:可弹出注射,在被感染者咬伤后的四十五分钟内使用,可以清除体内病毒。持有者死亡后道具自动掉落。剩余使用次数:一次。

下面还有一些关于病毒的说明,大意是说病毒完全发作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前半小时内身体不会感到特别明显的异样,体能削弱很少,但是三十分钟以后体力会大幅下降,出现眩晕感,神志恍惚,精神难以集中,被咬伤四十五分钟以后则病毒无法逆转。

这对于林觉来说绝对是保命的关键东西,要说是救命宝物也不为过。

他想都没想就拉住宋寒章给他看,宋寒章只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大用处。”

“怎么会……”林觉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的手被重重捏了一下,哪怕是剧烈运动后宋寒章的手还是很冷,林觉的手背上立刻起了几个鸡皮疙瘩。

“是什么东西?”周玉秀好奇地凑上来问,高艺菲也张望了过来,眼巴巴地等解说。

“体能恢复药剂,快速恢复体力的东西,说明上写了百分百恢复体能,还附带短时间增强耐力的效果,要是逃跑的时候倒是件好东西。你也快去试试,说不定你的运气会更好一些。”宋寒章非常自然地回答了周玉秀和高艺菲的问题,竟然还顺口编出了功能,听起来可信度就很高了。

林觉可没有他这样的演技,僵硬地在一旁傻站着,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险些犯下了一个危险的错误。

藏起来,在只有林觉看得到的角度,宋寒章无声地提醒他。

林觉忐忑地把抗体往裤袋里塞——因为紧张塞了三次才找到口袋——幸好周玉秀的注意力完全在神奇的水晶球上,根本没有追问的意思,兴冲冲地就走到了水晶球前去了,高艺菲在一旁笑盈盈地祝她好运。

林觉松了口气。此时他才迟钝地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多微妙,虽然广场上的六人因为游戏的关系暂时走到了一起,但是今天之前,他根本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更不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如果贸然暴露自己有抗体的话,也许会死得很快,毕竟抗体只有一份……如果之后有人被咬伤了,这份抗体是给,还是不给?如果给了,而最后他自己却死于没有病毒抗体,那该是多么讽刺的结局,但是不给的话,被咬伤的人一定会不择手段地来抢夺吧,毕竟这是活命唯一的希望。

林觉的心里沉甸甸的,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自私,被二十年来衣食无忧的环境和教育构筑起来的道德感正在鞭挞着他的心灵,谴责着他的自私自利,然而生存的欲望却如同毒蛇一般,唆使着理智吃下禁果走出和平的伊甸园。

如果之后有人被咬伤了,他会不会拿出病毒抗体?林觉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做什么选择,这让他觉得自己正在变得陌生。

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也是一个潘多拉魔盒,在死亡的威胁下,它会将人性中的恶意释放出来,也许比无穷无尽的感染者更加可怕。

就在林觉沉思之际,原本在花坛附近休息的赵亮盛和刘杉也走了过来。赵亮盛大大咧咧地问道:“东西拿到了?是什么?”

林觉刚想把“体能恢复药剂”的说辞照搬一遍,宋寒章却突然开口道:“询问别人之前,你难道不该先说一说自己拿到了什么道具吗?在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贸然暴露自己的底牌也太愚蠢了。”

林觉一愣,他没想到宋寒章会突然用这种算得上挑衅的口吻。

果然,赵亮盛面色不善地眯起了眼,铁撬棍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流里流气地压低了声音:“你小子胆子挺大啊!”

刘杉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狐疑地看着宋寒章。

“好了好了,大家以后还要共渡难关呢,现在就别为这种小事争执了。”高艺菲尴尬地走到了两人中间,歉意地对宋寒章和林觉笑了笑,“之前有所隐瞒很抱歉,毕竟有些道具和能力并不方便摊开来说……”

周玉秀已经从水晶球旁边退了回来,手上没有多什么东西,只是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一些,一直很怯然的神情也不见了,好像有所倚仗的样子。因为听到了刚才几人的争执,她也没好意思问林觉拿到了什么,默默站到一边去了。

最后上去的是宋寒章,他触摸了一下水晶球,下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把匕首,看起来十分锐利,还带了血槽,不过他皱着眉,似乎并不怎么满意,随意将它收回了刀鞘中。

“趁现在安全时间没过,我们来交流一下已经获得的情报吧。”高艺菲提议说,“我们之前讨论过,大家都是因为得到了彩蛋接到了电话才会陷入这种境地,彩蛋上有些提示语,可能是有用的东西。”
林觉点点头:“这倒是,我的彩蛋是个好消息,‘黎明就是希望’,看来我们只要坚持到天亮就行了。”
几人明显松了口气,一度剑拔弩张的气氛也轻松了一些,赵亮盛抓了抓头发,紧接着说道:“我的彩蛋上写着‘脑袋永远是弱点,不论生前死后’,反正就是要对着脑袋打的意思,我这根撬棍可是打死三只感染者了!”

赵亮盛抖了抖手里的撬棍,颇为得意地显摆了起来。

可惜周围的几人并不怎么捧场,宋寒章压根儿没理会他,径自说道:“‘进食既是本能’,这个大家都明白,感染者喜欢活物。”

“它们喜欢哐当哐当的声音和香喷喷的食物。”刘杉踢了踢地面,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意思大概是这种怪物有嗅觉和听觉吧。”

广场上夜风寒冷,周玉秀冻得一直在往手套上呵气,小半张脸都被包在了围巾里,闷声道:“‘獠牙逆转阵营’,大概是、是被咬到就……就……会变成那种怪物的意思吧。”

高艺菲沉默了一会儿,苦笑了一下:“我的彩蛋大概是最坏的消息了。上面说‘小心,它们在变强’。”
大家又沉默了下来,宋寒章抬头看着钟楼,上面的时间是八点三十二分,广场剩余安全时间三十三分钟。

“你们谁最早到广场?”宋寒章忽然问道。

几人面面相觑,刘杉看着赵亮盛,赵亮盛承认说:“啧,是我又怎么了?那会儿我刚从篮球场回来,离广场挺近的,就是路上遇到了几只感染者耽搁了点时间。”

“几点?”宋寒章追问道。

赵亮盛很烦他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八点一十左右。”

宋寒章再次看了看剩余安全时间:“这个安全时间原先应该是个整数,极有可能是一个小时,用来聚集幸存者。如果按照接到电话开始计算广场安全时间的话,那应该是从八点整开始。但是现在看来是从八点过五分开始倒计时。那么应该是按照第一个进入广场的人来确定安全时间起点。”
宋寒章环视了一下神色各异的五人,笃定道:“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来过广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离开了。”

“不会吧,外面这么危险,为什么要走?”高艺菲不太相信,明明有安全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选择无意义地冒险?

刘杉也附和道:“就是啊,我们还是呆到安全时间用光再走吧。”

林觉没说话,但他对宋寒章的判断力更信任,虽然还是一种直觉,但是他觉得进入广场后宋寒章的一举一动都是带着目的性的,包括他故意激怒赵亮盛帮他掩饰抗体的事情。

宋寒章推了推眼镜,又看了一眼手表,面色严峻地开口道:“你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晚上第二节课的下课时间是八点四十。”

“可它们现在都变成感染者了。下不下课都无所谓吧,现在早出去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你要走,自己出去好了,又不会拦着你。”刘杉不甘心地反驳道。

林觉回头看了一眼钟楼上的时间,已经是八点三十五了。

“再过五分钟,钟楼就会播放下课铃。”宋寒章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峻的色彩,竟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因为A-G楼环绕着时钟广场,没有每层单独的打铃器,为了让每个教室都听得到下课铃,这段下课音乐会非常响亮而且漫长,大家都应该印象深刻才对。如果像这样播放长达一分钟的下课音乐,你们觉得我们还有可能离开广场吗?”

&&&

宋寒章说完,环视着俱是一脸惨白的众人。

林觉心中不由一阵后怕,如果真的继续在时钟广场磨蹭下去妄图逃避的话,接下来他们就会在响亮到刺耳的音乐铃声中,看到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向他们涌来,潮水一般地聚集在广场外,等待着安全时间结束后的饕餮盛宴。

这种插翅难飞的密度,他们一个都逃不出去。

“离下课铃响还有五分钟,你们有什么计划吗?”宋寒章郑重地向众人提问。

紧迫的时间压力下,几人都急了起来,高艺菲颤声道:“你有什么想法,赶紧说!”

“管这么多干什么?直接冲出去跑就好了,反正熬到天亮就安全了吧。”赵亮盛的铁撬棍在地面上敲了两下,又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说。

“那就是没有了,既然这样,大家不妨听听我的意见。”宋寒章反复把手上的匕首出鞘入鞘,像是把玩一样。

林觉注意到刘杉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一时也想不出什么主意,只好任由宋寒章在那里主导话题。

“感染者对嗅觉和听觉都有感知。从八点这个时间看,大部分学生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寝室,我们只要尽量找人少的地方,遇到感染者的概率就会大大下降。我估计感染者数量最少区域应该是两块。”宋寒章用石块在地面上简单地画了下示意图,“一是西北面的大操场,包括篮球场体育馆那一部分;另外就是东南部分正在新建校舍的那一块,包括学生活动中心、露天广场和自由广场。今晚的风向是西北风,那么理论上来说我们在东南面的下风向会相对有利。学校东南面不但场地空旷,而且水系很多,差不多将那一片包围了起来,对于防止游荡感染者很有利。”

宋寒章说完又看了看时间,眉头皱了皱:“没时间细说路线了,下课铃就要响了,如果相信我的话就跟我来,我会在路上跟你们解释。”

林觉第一个跟上宋寒章,然后是周玉秀和高艺菲,赵亮盛看了看钟楼也跟了上去,刘杉站在原地疑神疑鬼地东张西望了一番,咬咬牙也跟上了大部队。

“喂,去学生活动中心的方向不是这个吧!”刘杉高声叫道。

“直接去学生活动中心得穿过教学楼圈,实在太危险了,从广场西面走可以绕过A楼直接到体育场,时间算准的话我们到达体育场的时候下课铃会响起,体育场南面的南宿舍区商业街上的感染者也会向广场方向移动,我们可以很轻易地通过那里。”快步向广场边缘走着,宋寒章一边解释了起来,“然后经过学校中央的图书馆到达东南面的学生活动中心。相信我,这是最安全的路线了。”

一踏出安全区,广场外零星游荡着的几只感染者就开始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走来。

也许是人多之后胆子也壮了起来,林觉跑到带队的宋寒章前面,一棍子敲翻感染者,将它踢到了一边,宋寒章瞥了他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时钟广场的四周是人造河流,几人穿过河上的桥梁,眼前已经能看到体育场周围的铁丝网了。整个体育场相当大,大致分为篮球场、网球场、副体育场、体育大楼、主体育场和体育馆几个部分。从正对着广场的东大门进去后,只要沿着水泥路就可以前往南大门到达南宿舍区商业街。

这个时间点体育场的人并不多,除了晚间锻炼的人恐怕只有精力旺盛的男生才会来这里打篮球。
钟楼的下课音乐响起,宋寒章脚步一停站住了,远远近近的感染者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声,此起彼伏,像是嚎叫的狼群一样。

只有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林觉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恐惧。

在黑暗中蛰伏着永远杀不完的猎食者。

六人站在体育场的水泥路上,没有人出声。周围的路灯不甚明亮,更因为种着灌木和梧桐的关系而显得影影绰绰,两边的铁丝网隔开了篮球场和网球场,他们就像被困在这个体育场一样。

远处有两只感染者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走来,赵亮盛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举起铁撬棍往前冲,“砰砰”两下就把两只感染者打得脑浆四溅,身体整个飞出,撞在铁丝网上发出一声巨响。

林觉不由皱了皱眉,庆幸现在下课铃声吸引走了这附近大部分感染者的注意力。

“现在感染者群正在向广场移动,不过速度很慢,我们等一下再从南边的出口走。现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刚才大家都跑得太急了,如果照这个体能消耗速度,要熬到天亮可不容易。”宋寒章说。

两个女孩子长长出了口气,有气无力地在网球场铁丝网旁边的花坛上坐了下来。

风声带来了感染者似有若无的低吼声,还有窸窸窣窣的爬动声,好像还有什么呻吟的声音,很近,简直像是……林觉捏了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的时候却对上宋寒章警惕的眼神。

“别坐在那里!”宋寒章突然吼了一声。

两个女孩子一愣,只听身后“嘭”的一声巨响,吓得两人从花坛上跳了起来。

一张淌着血的脸紧贴在铁丝网上,眼睛鼻子被铁丝挤压着,十指死死抠住铁丝,因为恐惧而狰狞万分的脸在路灯下显得如此可怖,像一条搁浅在沙滩上被暴晒而死的鱼。

垂死挣扎的喘息声“呼哧呼哧”地响着,那个人似乎终于看清了铁丝网外的人,兴奋得睁大了浑浊的眼睛,声嘶力竭地从喉咙里挤出了尖利刺耳的求救声:“救救我!快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我不……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两个女孩子吓得哭叫了起来,尖叫着往后爬。趴在网球场铁丝网上的人又挣扎了起来,奋力向上爬去。

眼看着他就要爬出去了,黑暗中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似有若无的嘶吼,几只感染者从黑暗中扑了上来,将他拖回了死亡的地狱。

坐倒在铁丝网前的周玉秀愣愣地摸了摸溅在脸上的温热液体,黑手套上看不清液体的颜色,可是她忽然明白了什么,歇斯底里地尖叫了起来,疯了似的蹬着腿往后爬。一旁的高艺菲呆呆地看着周玉秀疯了一样尖叫,完完全全被吓傻了。

“林觉,你拉上高艺菲,我们走!”宋寒章一把捂住周玉秀的嘴,恶狠狠地威胁道,“闭嘴,不想和那个人一个下场就把嘴闭上!”

林觉拉起傻住了的高艺菲,拖着她往体育场的南门跑去。

坐倒在地上一声都吭不出来的刘杉终于想起这里的危险,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追了上去。赵亮盛猛地哆嗦了一下,不敢再看铁丝网里的惨烈场景,拔腿就跑。

林觉脑中空荡荡的,只是本能地跑动着,亲眼看到活人被感染者分尸的冲击力远比看到感染者本身来得强烈。对一个活在和平世界里的大学生来说,根本是只有恐怖片里才会看到的场景,可是他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了。

那近在咫尺的呼救声,毛骨悚然的吞咽声,还有这浓浓的血腥味……一切都在告诉他,他们面对

死亡威胁有多么真实。

如果逃不掉,他就会和那个人一样,在恐惧绝望和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活下去,他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