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

彩蛋游戏 连载05 作者:薄暮冰轮

风雨前的平静

“我有点后悔,这游戏不会很可怕吧?”

“会有一点哦,毕竟是R18的血腥游戏嘛,不过请放心,我们……”

&&&

两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图书馆内回荡着。

透过玻璃窗,林觉再次看到那轮绯红的月亮,斜斜地挂在空中,散发着不祥的亮光。

拐角处转出一只饥饿的感染者,半张脸都被阴影遮盖着,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

林觉想也不想地就双手握紧铁管,用力将它抵在墙上,感染者用力挣扎了起来,狰狞地张大嘴,似乎想隔空咬断林觉的脖子。

林觉抬脚就跺在感染者的小腹上,感染者毫无知觉地继续撕咬着空气,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气音像是濒死的呐喊。

宋寒章上前在感染者的太阳穴上补了一刀,小心地避过了感染者的獠牙。

感染者缓缓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你有没有觉得,比起宿舍楼那里遇到的感染者,这里的有了点变化?”林觉观察了一下地上的尸体,不太确信地问道。

宋寒章用脚掀翻感染者,又在它的后颈上补了一刀,确定它已经死透了之后,才放心地研究起了尸体。

从脑袋到爪子,一一仔细地观察。

林觉抱着在感染者衣服上蹭干净的铁管,靠在墙边帮他把风。

许久,宋寒章从感染者身边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在想什么?”林觉不由问道。

“现在开始花上两个小时把图书馆内的感染者清理干净,然后把所有门窗都关上,封锁全部楼梯和电梯,打开整个图书馆的监控,然后把总监控室改造成防御基地,从天台拉下绳索通到监控室窗口,遇上紧急状况从天台逃生。我在想如果这么做可以坚持多久。”

林觉不假思索地乐观道:“撑到天亮都没问题。”

“是吗……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觉得不安。”宋寒章说着用匕首挑起感染者的手腕,继续道,“你看,它已经开始长出尖利的指甲了。就像彩蛋上说的那样,它们正在不断进化,不断变强。如果阵地战可以取胜的话,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找个牢固的房间躲起来。”

林觉看着感染者干枯发青的手上那长出不到一厘米的黑色指甲,十分尖锐,总觉得一旦被抓到会有非常不妙的后果。

“我去找宿舍管理员的时候感染者是没有指甲的,不然它把我按在地上的时候就会划破皮肤了。”林觉想了想说道,“獠牙似乎也强壮了一点……之前没这么明显也没这么长的。”

宋寒章点点头:“所以与其浪费力气花上几个小时消灭馆内感染者,还不如继续游击。”

“说不定我们刚做好一切准备,封锁楼道关闭大门,感染者已经进化到可以撬门了。”林觉被自己的设想弄得毛骨悚然。

宋寒章怔了怔,垂下眼看着感染者的尸体,缓缓道:“没错,说不定我们的举动也会影响感染者的进化。躲在水里的,附近的感染者会往游泳的方向进化;躲在封闭空间的,感染者会逐渐增强力量,撞破大门;攀爬上高处的,说不定感染者也会学会攀援。‘变强’本来就是个很笼统的概念。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真是这样的话,我们都会死。”林觉面无表情地说道。

出乎意料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很平静。不是不害怕,只是一种麻木感。

从被迫参加这场游戏开始,死亡就一直如影随形。虽然他几次侥幸与死亡擦肩而过,但好运总是会用完的,也许下一次遇到危险时他就会死。

偶尔一次的死亡威胁会让人惊恐,但是数不清的死亡威胁只会让人麻木。神经在一次又一次紧绷中麻痹,死亡的恐惧也不再令人坐立难安。也许再过不久,他就可以习惯这种折磨,把一切视作寻常,但这真的是好事吗?

“我们不知道它们进化的速度有多快,但是不可能太离谱,至少几小时内不会太危险。”宋寒章看了看手表,九点三十三分,“趁现在好好休息恢复体力,之后我们也许就没有这么轻松的时候了。”

林觉叹了口气:“知道了,那先去三楼的小卖部找点吃的吧,再不吃点东西我怕到时候饿晕过去。”

宋寒章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竟然还有胃口?好吧,走这边,这个楼梯不太有人用。”

沿着偏僻的楼梯来到三楼,出乎意料的是感染者竟然不多,自习室里面的灯亮着,但是门是虚掩着的,只有一条光带,投影在地上。

“刚才二楼的动静那么大,加上感染者对血腥味的敏感,一楼和三楼的感染者大概都被吸引到二楼去了。”宋寒章小声说道。

林觉也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干脆不说话。

小卖部前面有两只感染者在徘徊,此刻已经嗅到了两人的气味,一前一后地走来。

同时对付两只感染者并不容易,一旦被其中一只缠住,势必会被另一只扑上身,轻轻一口,下场就有如周玉秀了。

好在他有一剂抗体,还有不错的身手。

林觉看向宋寒章,宋寒章平静道:“我可以负责左边的那个。”

“不用,你在旁边看着就好。”林觉微微一笑,语气颇为自信。

话音刚落他就冲上前去,手中的铁管一棍子就将前面的感染者往一旁打飞出数米,再一击将后面的感染者甩往另一边。两只感染者踉跄着倒在地上,又僵硬地爬起。林觉眼中凶意大盛,一脚踩住其中一只的胸口,感染者张大了嘴,露出畸形的獠牙,努力挣扎想将林觉掀翻出去。

林觉高高举起手中的铁管,准确插入感染者的口中,手中用力捅下去。

见感染者不再动弹,林觉用力拔出铁管,转身冷眼盯着另一只已经从地上爬起、向他走来的感染者。

宋寒章一脚将感染者踢翻在地,头也不回地问道:“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没那个必要。”

林觉一边说一边向那只感染者走去,血沿着铁管一滴滴落下,在地上勾勒出一条漫长的血迹。

没有最初的胆怯和彷徨,也没有了对于未知生物的恐惧和不安,挥动武器只是为了生存而激发出来的本能,不值得惭愧,却也不值得骄傲。

再一次将铁管从感染者身体里拔出来,林觉这才感觉到胳膊有点酸痛。

再仔细看地上两只感染者,死状可怖,算得上面目全非。

奇异的是胃里却没有多少翻腾感,他甚至觉得自己此刻的胃口还不错,迫不及待地想去小卖部找东西吃。

“怎么了?”见宋寒章站在一旁不动,林觉疑惑地问道。

“……不,没什么。”宋寒章扫了地上的感染者两眼,皱了皱眉说道。

林觉本来就不是个爱多想的人,见宋寒章这么说,他也就抛开了疑问,自顾自地在小卖部里找起了面包。

面包果酱酸甜的味道在味蕾上绽开,林觉一阵狼吞虎咽,吃得噎住了又赶紧找水喝,简直像是饿了三天一样。

“你也吃啊!”林觉递了个面包过去。

宋寒章摇了摇头,拿起一包巧克力补充起了热量,还提醒道:“别吃太多,影响行动的。”

“哦,真可惜,难得的免费大餐啊,满足了我小时候去超市每样来一份的愿望。学长,你小时候有没有这种愿望,希望哪天全世界的人都消失了,然后你不用上学,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饿了就去超市找吃的,拿着硬币去游戏厅挨个儿玩过去。那时候我还傻乎乎地在作文里这么写,被我妈骂了一顿说不好好学习净想着玩。”林觉坐在柜台上,一边吃一边和宋寒章闲聊,神情意外轻松。

“……即使有,我也不会说出来。”宋寒章说。

“啊?不是吧,这么闷骚?”林觉笑他。

“因为不能说。”宋寒章神情严肃,甚至有些阴翳,“这些‘不正常’的念头,我不可以有。”

“……你爸妈对你还挺严格的。”林觉同情地说。

宋寒章嘲讽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赶紧吃吧,吃完还有事情要做。”

&&&

“矿泉水、压缩饼干、巧克力,这把削笔刀也用得上……”林觉在小卖部挑挑拣拣了好一番,将觉得用得上的东西都往背包里装。

这个挂满了可爱徽章的背包还是从小卖部门口的感染者背上扒下来的,虽然上面沾了血迹和几点脑浆,但是擦一擦还能凑合着用,现在的环境也没法讲究这些。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个女式双肩包。”宋寒章不带情绪地说。

“没办法,将就一下吧,反正也是我来背。”林觉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背包,思索了一番后又将其中一瓶矿泉水拿了出来,换成一包饼干。

“……还是我来吧,”也许是林觉的错觉,宋寒章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嫌弃之色,却还是语调平平地说,“毕竟你是主要战力,负重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好了。”

说着他一把夺过林觉手上的背包,将里面的食物和水一一取出,最后只剩下三瓶矿泉水、两包压缩饼干和一盒咖啡。

林觉的眼睛一直盯着被强行拿出来的水和食物,欲言又止。

“别像只仓鼠一样努力把葵花籽往嘴里塞,不然遇到猎物的时候你会张不开嘴。”宋寒章瞥了林觉一眼,背上双肩包走出了小卖部。

林觉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小卖部一眼,拿起武器赶紧追了上去。

跨过地上半干的脑浆和血迹,林觉端详了一下感染者惨烈的死状,倒是没有一开始见到时那么恶心了,恐惧感不知何时已经掩藏在了灵魂最深处。只是短短一个多小时,林觉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曾经难以想象的人。

现在他看到感染者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在缜密地推算该在什么距离、什么角度冲上去杀死它。

他自嘲地笑了笑,视线在窗前一掠而过,玻璃窗上映出一张与往常别无二致的脸,还有一双比任何时候都要麻木冷漠的眼睛。

果然,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

“我不确定感染者的进化速度有多快,现在游戏开始只有两个小时,如果进化太快速的话,恐怕没多少人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从目前来看感染者也只是獠牙强壮,长出了指甲而已,力量和速度上的强化没有明显表现出来,至于其他能力更是不可知。我想我们应该在图书馆多呆一阵子,至少等到图书馆内的感染者强化到我们能确定的程度,然后再转移阵地。”宋寒章分析道。

此刻他们正在无人的四楼,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

“可就是因为不知道感染者能进化到什么程度,也有可能几个小时之后我们根本就逃不出图书馆了。你想好退路了吗?”林觉坐在办公桌上看着窗外,从这里可以看到图书馆以南的行政大楼,再往南就是围绕着南方广场的四栋专业教学楼了。

“这个办公室就不错,”宋寒章也走到了窗边说道,“攀着窗外的空调外机可以跳到三楼突出的阳台,三楼的那个位置……嗯,就是小卖部附近的大厅。如果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提前在那个阳台上拴上绳子以备不时之需。下面刚好是草坪,就算有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摔死。”

林觉看了好一会儿,点头道:“也行,多留条退路总是好的,说不定几小时后楼梯间就挤满了感染者了。”

“顺利的话离开之前我们还可以测试一下感染者进化到哪种程度了,和滞留在这片区域的我们有没有关系,那么时间就定为两个小时吧!现在差不多是十点钟了,我们等午夜零点的时候离开。”

林觉比了个OK的手势,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还有一件事……”

林觉睁开眼看着宋寒章,用眼神询问他。

“趁着现在有空,我们把武器处理一下。”宋寒章提议说。

林觉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铁水管,这还是从宿舍管理员的厨房顺来的,因为连续使用现在已经明显弯曲了,不过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这个我用着挺顺手的。”林觉没有换武器的意思。

宋寒章摇摇头:“对付感染者确实是中长兵器占优,但是你的攻击效率太低下了。而且只能用敲击的办法杀死感染者,打破颅骨势必会消耗你很多力气,连续几下才能敲碎颅骨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不推荐。”

“长兵器,能刺穿颅骨,还要高效率,那就是长枪咯?”林觉问道。

“其实长刀也不错,稍加训练一击削掉感染者的脑袋并不难,不过被包围的时候没有相应的身体灵活性反而不易发挥长刀的优势,容易被咬到。你的铁管用来突围倒是很方便,只能说各有利弊。”

“那就听你的。不过长枪这里也没有吧?自己做吗?没材料啊!”林觉沉吟道。

“这个不难做,需要的材料刚才我都已经看到了。”宋寒章说道。

宋寒章需要的东西确实不难找,卫生间的拖把,地下车库自行车维修处的工具箱,还有挂在图书馆墙外的宣传横幅。

被宋寒章指挥得团团转的林觉在取下了第三条红色的宣传横幅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拖把和工具箱我还能理解,不过横幅是做什么?”

宋寒章一边把横幅折起来一边看向林觉身后:“以防万一而已,先把你身后的家伙解决了再说。”

林觉抓起铁管回头望了一眼,三只感染者正向这里走来,他撇撇嘴再次冲了上去。

身体重心往下压,双手挥舞着铁管从感染者的脚下扫过,将它绊倒在地,趴在地上的感染者刚要抬起头就被林觉一脚踩在地上,铁管对准脆弱的后颈用力杵下——“咯吧”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第二只感染者已经接近他三米以内,速度惊人地扑了上来,林觉两手紧握铁管,用力往前一送——感染者的腹部被击中,整个儿往后倒去,压倒了后面的一只感染者。

“走吧,杀不完的东西,别浪费力气了。”宋寒章收好横幅就往另一处楼梯跑去。

林觉回头看着涌来的感染者,苦恼地皱了皱眉,跟着宋寒章跑了。

两人绕了好一会儿的路才回到四楼的办公室,拖把和工具箱已经先一步拿回来了,宋寒章抖开其中一条横幅像是拧麻花一样将它拧了起来,每隔半米左右打个粗结,直到三条横幅都被他连接在了一起。

“找不到绳子只好拿这个将就了,打些结方便攀爬,看起来承重应该没问题。”宋寒章编好“绳子”,趴在窗口试验了一下长度,足够垂到地面了。

虽然是简陋的逃生工具,但也是一条生路。

“现在该准备武器了。”宋寒章拿起拖把说道。

林觉瞥了拖把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把拖把明显是全国通用的爆款,木制的长柄,脏兮兮的布条,怎么看都觉得攻击力可疑。

宋寒章蹲下身,用广场得来的匕首割断了上面的布条,带着血槽的匕首看起来极为锋利,一整圈布条轻而易举地被割断了。

“这匕首很锋利啊!”林觉没话找话。

“广场得到的东西都不寻常,就算只是把匕首也是一样。这把匕首具有锋利和无磨损的附加属性,陆刃的那把唐刀应该也差不多是这样,不然照他那种剁排骨一样的用法,刀刃早就卷得连只鸡都杀不了了。”

林觉被他的比喻逗得心中暗暗发笑,又强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问道:“你是想把这个木质长柄削尖了?”

宋寒章没有回答,只是打开工具箱开始翻找需要的道具,四枚粗长的钉子,还有榔头。

“希望感染者不要被声音引来……”宋寒章喃喃道,拿起一枚钉子用榔头斜斜地钉入木柄的末端,钉子被斜着敲入木头中,尖头从木柄的那端顶了出来,榔头上裹着层衣服,敲击钉子的声音并不像林觉想的那么响亮。

宋寒章依样钉入了四枚长钉,从木柄的一端钻出来的钉子让这把武器一下子危险了起来。

用榔头修正,将钉子露出的部分并在一起,足有五六厘米长,再在木柄的末端缠上了数圈铁丝,以免暴力使用时钉子从木头里掉出。

“有了这个的话,一击就可以刺穿感染者的脑子。”宋寒章把改装好的拖把柄递给林觉,一边用钳子剪断了一截铁丝放进了包里。

林觉适应了一下新武器的重量,主体是木头材质非常轻便,实心的木头也足够结实,他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感觉像是简化版长枪。要下去试试看吗?现在我有信心一击必杀哦!”

宋寒章坐在舒服的椅子上,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你可以去试试,注意安全,我稍微休息一下,这几天一直在写论文,睡眠不足偏头痛。”

林觉看他一脸倦容,于是道:“那你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最多十分钟。”

宋寒章点了点头,目送他像只兔子一样兴奋地窜了出去,又折回来拿办公室的钥匙:“我开门的时候会小声的。”

“没关系的。”宋寒章淡淡道,“这种环境,我不会真的睡过去的,只是放空大脑休息一下罢了。”

“那我走啦!”林觉像是出门撒欢前向家长报备一般,明明跃跃欲试,却还要故作平静。

宋寒章“嗯”了一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关门的声音传来,宋寒章又睁开了眼睛,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他试着放空运转得严重过载的大脑,思虑过度带来的头痛却没有减轻,因为他仍然没有停止思考。

他对这个死亡游戏有太多的猜想和思考,虽然规则告诉他天亮就能结束,可他甚至不信任游戏给出的规则,这种含糊其词的规则里有太多的漏洞了,每句话都有无数种解读,完全不知道哪一种才是真相,或者根本没有真相。

这个游戏主宰者所掌握的力量,越是深思就越是恐惧,而他甚至摸不清它的目的。简直像是趴在泥土中的蚂蚁,想要参透星辰运转的规律一样不自量力,他甚至连自己的同伴都看不透。

林觉成长得很快,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最初的期待。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将他视为可有可无的同伴,现在林觉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战力。

最重要的是,他的服从性惊人,只要信任了一个人,他就会乖巧地服从一切合乎逻辑的指令,意志坚定,下手果断,绝不轻易动摇,甚至很少考虑自己的意见。

一把适应性、成长性、可塑性极强的武器,一个天生的士兵。

虽然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是宋寒章却看得清清楚楚——他已经不把感染者当作自己的同类了。

当林觉坐在小卖部的柜台上,视若无睹地对着一地狰狞的尸体吃着果酱面包的时候,宋寒章仿佛看到了拿着肉串和唐刀从小吃店里走出来的陆刃。

他们的神情,相似到只差一点点而已。

但就是这一点点,成就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

十点过八分。

站在办公室门外的林觉看了一眼没信号的手机,确定自己只离开了十分钟。

刚才他在楼下测试了一下新武器,对它满意极了,他喜欢用钉子组成的枪头从感染者的眼球里捅进去,一击就可以插爆它们的脑组织,效率惊人,而且没铁管那么费力,简直神器。

林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办公室只开了一盏台灯,光线很暗,宋寒章靠坐在椅子上,似乎睡着了。

林觉立刻拘束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关上门,门锁发出“咔嚓”一声响的时候,他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宋寒章还闭着眼,似乎没有被他吵醒。

林觉松了口气,蹑手蹑脚地往另一张办公桌旁的椅子那里走,一边还好奇地观察着宋寒章的睡颜,注意到他睡着时也微微皱着眉,似乎总是被什么困扰着一样。

“砰——”林觉一个没注意,右脚踢到了工具箱,吓得他差点跳了起来,懊恼不已。

真是太不小心了,光顾着看学长,都没好好看着脚下。

幸好宋寒章还是没有醒,林觉庆幸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办公椅“咯吱”了一声,稍一动弹又是一声闷响,林觉不由捂住了额头,怎么好像什么东西都在和他作对,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吗?

对面传来了一声轻叹,宋寒章睁开毫无睡意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林觉简直像是上课睡觉被发现的学生一样,十分惭愧地小声说:“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我一直醒着。”宋寒章揉着一直抽痛的太阳穴,淡淡道,“这种环境还能睡得着的人,神经一定够粗壮。”

林觉没好意思说他挺想睡一会儿的。

“你还头痛吗?我帮你按一按?我妈说我按摩技术还挺好的。”林觉从小就会用这招从爸妈手里骗零花钱,技术十分娴熟。

宋寒章摇了摇头,指着桌上的电热水壶说:“包里有矿泉水,去烧一瓶泡咖啡用。然后我们准备去总监控室吧,在四楼最里面的房间。”

林觉二话不说去烧水了,之后两人喝了杯浓度惊人的咖啡,收拾好东西往总监控室的方向走去。

总监控室里有图书馆各个角落的监控录像,可惜金属的防盗门锁得紧紧的,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林觉对着大门傻眼:“钥匙在哪里?这里的管理员晚上回家吗?这可怎么办?”

因为监控室的特殊性,走廊这一侧也没有窗户可以进去,它就像银行金库一样封闭得严严实实的。

“走廊这一侧没有窗户,但是外墙那一侧应该还是有窗的,我们从隔壁房间爬过去。”宋寒章从包里拿出一截铁丝,对着监控室旁边的阅览室大门门锁用了起来。

不到十秒,这扇普通的木门就打开了,林觉嘴角一抽:学长,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宋寒章丝毫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打开门走到窗边观察了一下,确定总监控室的外墙的确有窗户,只是有防盗窗,防盗窗下还有空调外机。

为了安装空调外机,这种防盗窗极有可能是带锁的,他可以从外墙爬到总监控室去,但是得贴着墙壁小心一些。

宋寒章招手示意林觉过来:“横幅做的简易绳索可以充当安全带,待会儿我从这里过去……”

“很危险啊,我来吧。”林觉说。

“你会开锁吗?”宋寒章反问道。

“……”

最后还是宋寒章去的,他用铁丝打开了防盗窗的锁,从外窗进入了总监控室,林觉得以从大门走了进来,十分惭愧。

“好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里是整个图书馆最坚固的地方了,但也不能说万无一失,我们先把通往四楼的所有楼梯大门关上,再用桌椅堵上,然后回到这里,用监控观察感染者的行动,如果下面几层的感染者开始试图进入四楼,我们就可以准备撤离了——能够撞开木门的感染者,迟早也能撞开墙壁甚至铁门,总监控室也坚持不了太久的。”

林觉重新找回了那种紧张感,郑重地点了点头。

&&&

“咚——!”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震得半个楼层都被惊动了。

“吱啦”一声,堆积在楼梯间木门后的铁质桌椅被撞得往后挪了一截,闭合的木门开了一条缝,一只长着黑色指甲、瘦骨嶙峋又青筋暴起的手伸进了门缝里。

“果然进化了,力量增长了不少,可惜监控里都看不出来。”宋寒章站在门边看着,微微眯起了眼睛。

林觉把嵌了铁钉的木棍扛在肩上,严阵以待。

两人已经在监控室观察了一个多小时,一至三楼的感染者始终无序地徘徊着,因为监控画面像素的关系,也无法看清感染者身上细微的变化,直到十分钟前,宋寒章注意到这群感染者开始聚集了,目的地无疑就是四楼。

感染者的指甲抠住木门,用力拉扯,楼梯间的木门哐哐地震动了起来,“咔嚓”一声,木质的门板硬是被掰出了一条裂缝。

两人俱是脸色一变。

感染者的半个身体已经探了进来,手臂用力往前伸,狰狞的指甲在空中挥舞着,像是要抓住活人的生气。

脑袋也挤了进来,獠牙暴起的口腔周围沾满了腥臭的污血,浑浊的眼珠已经发黄,干枯的皮肤下颧骨突起、筋脉横生,感染者嚎叫着,用力挤开木门想要钻进来。

另一个方向的楼梯间也开始发出被撞击的嘭嘭声,如果不是两人早用桌椅堵住木门,只怕现在已经被感染者攻破了。

“还好预留了一条路,不然现在我们就得等死了。”林觉心有余悸地说道,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快要挤进来的感染者。

“攻上来的感染者还不少,等它突破了这扇门你试探一下,然后立刻撤回监控室,我们马上离开图书馆。”宋寒章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七分,和原本的计划差不多,“离开这里后我们去南方广场休整一下,然后视情况决定去哪里。”

“了解。”林觉的话音刚落,撞门的感染者已经将门挤开一条足够宽的缝隙!

如果不是层层叠叠的桌椅挡着,它此刻已经往两人身上扑来,桌椅将它卡在了中间,它徒劳地伸出手嚎叫着向两人抓来,林觉两手紧握木棍,将铁钉对准感染者的脑壳用力往前一送——

铁钉准确无误地刺入了感染者的眼窝中,感染者毫无知觉地往前挣扎,林觉无端地觉得自己的眼睛也疼了一下,毫不留情地将木棍往上一搅——扎入感染者眼球的铁钉往眼窝的上方挑去,转动之间就捣毁了感染者的大脑。

前赴后继的感染者推挤着密密麻麻的桌椅艰难地往前行进,林觉还想打,宋寒章已经一把拉住了他:“走——!”

一声令下,两人迅速撤回监控室关上了铁门,然后用办公桌堵上。

“你先下去,小心。”宋寒章对林觉说道。

林觉点头,将木棍绑在身后,掀开防盗窗的窗口,蹲踩在窗台上,一手掰住空调架子,另一手拉住用横幅制成的“绳索”,两手并用地往下爬。

图书馆的四楼比寻常的楼更高,他只能寄希望于宋寒章绑的绳子够结实,半米一个的绳结倒是方便了他握紧绳子。

头顶传来震耳的撞击声,感染者已经开始撞击铁门了吗?林觉不由心下着急,抬头张望宋寒章有没有下来,结果那家伙却一直蹲在窗台上迟迟没有下来。

直到林觉双脚踩上了地面,宋寒章这才攀住绳子飞快地往下爬,速度比林觉快多了。

“你磨磨蹭蹭在那里做什么呢?万一感染者进来了怎么办?!”林觉替他着急。

宋寒章漫不经心地说:“不会这么快的,刚才才能撞开木门,要撞开铁门至少还需要十分钟。”

林觉没好气地说:“行行行,算我瞎担心。现在去哪儿?南方广场?还是直接去学生活动中心?”

行政大楼以南就是南方广场了,而南方广场周围有医学部教学大楼、医学部实验大楼、外语学院教学楼和艺术学院教学楼四栋建筑,周五晚上有课的班级倒是不算多,但也绝不是没有。

“学生活动中心恐怕不行。别忘了当初分队的时候另一队人很可能按照我的建议往那里走了。现在也过去两三个小时,如果感染者确实会因为周围的活人而进化,那里的感染者就不可能还没动静。现在他们大概也和我们一样准备转移了吧——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林觉的心沉了沉,还有犹大呢,那群人的处境恐怕比他们现在还糟糕。

一只落单的感染者从行政大楼的方向缓慢地向两人走来,周围很宽敞,要绕过那只感染者非常容易,林觉没有动手的心情,准备从另一边走。

“上去试试看。”宋寒章突然出声。

林觉回头看了他一眼,也不问为什么,解下背上的木棍拿在手里。嵌在几根铁钉之间的眼球残片看起来有点恶心,不过也顾不上了。

林觉握紧木棍快步跑上前去,一棍子打翻感染者踩在脚下,木棍上的铁钉直直刺穿感染者的后脑,一击毙命。

“和图书馆里的相比怎么样?”宋寒章也走上前来,问道。

“轻松多了,它连指甲都没长多少。”林觉拔出木棍甩了甩,将血水和眼球残片一起甩了出去。

“那推测正确,感染者的进化确实和周围的玩家有关系。”宋寒章看向行政楼,紧绷的神情稍稍舒缓了一些,“也算是个好消息,之后尽量找没人去过的地方就行,至少感染者的进化不会那么快速。”

林觉远远看到行政楼附近的感染者已经开始向这里走来,于是说:“走吧。”

绕过行政楼,前方是艺术学院和外语学院的两栋教学楼,顺利从中间穿过,前方就是南方广场。

南方广场出乎意料地没有感染者,广场左右的医学部的两栋大楼里有不少窗子亮着灯,但是并没有感染者从里面出来。

广场南面就是学校的南门了,那里的围墙和宿舍区的外围墙一样,已经高得无法攀越,连大门都变成了高耸的铁门。

果然是无法离开学校的,林觉心下一沉。

这种被未知掌控的感觉非常糟糕,他们就像是被装在罐子里戏耍的蛐蛐一样,连生命都无法保证,更何况尊严。

“有人过来了。”宋寒章指了指学生活动中心的方向说道。

林觉抬眼一看,三个人影正在向这里跑来,正是先前分开的赵亮盛、刘杉和高艺菲。

三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广场,高艺菲还向两人挥了挥手,原本慌张不安的神情一下放松了下来:“没想到你们在这里,大家都没事,太好了。”

宋寒章的视线在三人的身上飘过,看到刘杉手上的铁锹的时候停了停,一声不吭,丝毫没有想要打个招呼的意思。

感觉到气氛异常僵硬,林觉不得不开口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氛围:“你们是从学生活动中心出来的?那里的感染者进化了吗?”

高艺菲像是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又有些后怕地说:“一开始还没什么,感染者也很少,但是后来越聚越多,要不是刘杉发现不对坚持要走,赵亮盛对付感染者又很厉害,说不定我们就出不来了。”

林觉多看了赵亮盛一眼,他手上的撬棍上沾满了血和脑浆,而他本人倒是满不在乎地坐在花坛上休息。一旁的刘杉有些神经紧张,一直东张西望,好像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逃跑。

“咦,大家都在这里吗?真是好巧。”

风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五人齐齐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陆刃站在医学部实验大楼的台阶上,遥遥看着几人。

林觉的身上陡然生出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宋寒章,说起来你可真不厚道的,我花了三个小时把实验楼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可是连个BOSS的影子都没找到,倒是楼里的感染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有趣了。”陆刃面带微笑地说着,刀上的血迹早已干涸,只是刀锋却在灯光下反射出慑人的锋芒。他一步步走下楼梯,向广场走来。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说不定根本没有什么BOSS,你想多了。”宋寒章淡淡地说道。

陆刃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透出一种危险的意味:“我可是浪费了三个小时。”

“那是你的事。”

林觉握紧手上的木棍,紧盯着跨入广场的陆刃。

几乎是陆刃踏入广场的那一瞬间,口袋里传来的震动感让林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上面有一条新短信。

——不对,现在没有信号!

解锁屏幕的那一刻林觉忽然回过神来。

屏幕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

【玩家林觉,开启条件达成,进入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