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0

大宫·雏菊曲 第十四章 作者:秋姬

 目录:  /    /  

秋千(3)
  花好月圆之夜,皇上举行小家飨。
  姒修容虽然按身份坐于几位妃子和嫔妾之后,但颐指气使、脸上尽是得意神色。
  因为她最是受宠,皇后和众妃嫔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那日姒修容到我的小雅斋兴师问罪时,因为太过突然,我还未好好地看过她。
  今日仔细一看她的眉眼,我的心里登时明白了一大半。
  原来如此,“姒”,似,念伊宫……
  姒修容,纵然你如何受宠,如何狡诈,千不该万不该惹到我的头上。
  果然夜宴正酣时,皇上用微醺的口吻指着姒修容问我:“她可像你娘?”
  我先是装作仔细地审度了一下姒修容,然后做出一幅童言无忌的样子,认真地答道:“姒修容比我娘漂亮多了。娘娘的眼睛好像比我娘的更大更有神些,娘娘的鼻子好像比我娘的更英挺富贵些,娘娘的嘴唇好像比我娘的更丰满厚实些。况且,奴兮的娘亲只是命短福薄,怎可和娘娘的雍容华贵相比呢。”
  皇后掩扇而笑,“这小机灵,嘴可真甜。不几句话就把姒修容夸赞得面面俱到……”
  姒修容以为我怕她,借机讨好她,更是得意,笑得如艳如花。
  可是她离皇上坐得远,却听不见皇上喃喃自语说:“难道终究是没有像她的人么……”
  
  隔日早上,善善心有不甘,终是忍不住问我:“小小姐不是讨厌姒修容么,怎么昨夜还说尽她的好话?”
  我反问她:“你可曾发现她的眉宇之间颇似我娘?”
  善善被我这么一提醒,也回味过来,认同说:“乍一看去确实有几分相像。”
  我冷笑了一下,“这也就难怪皇上对她格外地偏爱了,她是我娘的替代品罢了。我昨日虽然处处说她漂亮,却是句句暗指她是不像我娘的。皇上要的是像我娘的女人,而不是漂亮的女人……”
  善善恍然大悟,“小小姐好生聪明。”
  我哼了一声,随手拈来栏外开得正好的一朵栀子花,低头轻嗅,“再说,我娘本就是完美,失之毫厘,差已千里,那样的人也算是美人么……”
  
  果然皇上经过我的提醒,越看越是觉得不像了。
  又想起自己竟妄想以这样粗俗的一位女子来代替我娘,对自己也生出了许多懊恼,不免对姒修容暗地里疏远很多。
  这可以从一件小事反应出来。
  那天姒修容遇见皇后,只是象征性地略一屈膝,皇后见惯了她这个样子,习以为常,倒是没有什么;若是平常,皇上也多半是睁只眼闭只眼,一味纵容的,可不想那日却发了脾气。
  皇上沉着脸,喝到:“难道姒修容连怎么施礼的身姿都不懂吗?”
  姒修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了圣心,搔首弄姿地说:“皇上您平时也没说什么呀,今儿个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呢?是谁得罪咱们皇上了?”说着还要往皇上身上靠。
  皇上很厌恶地将姒修容推开,“朕平时宽容你,没想到你现在反而恃宠而骄!真是不知好歹!”
  姒修容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赶忙跪下请罪道:“皇上赎罪,臣妾方才一时糊涂。”
  皇上却没有顺势给她宽恕的机会,冷冷地说:“你知道错了?好,那你就在这跪着吧,朕会叫司仪的女官过来,也好让她教教你该怎么向皇后施礼的。”
  望着皇后等人陪着皇上离去,姒修容呆呆地楞在那里,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何错。
  
  但我的确是小看姒修容了。
  纵使她在皇上的眼中不再似我母亲,皇上不再那么优渥她了;但,姒修容本人实在很会投巧卖乖,奉承的话也总是贴合皇上的心意,再加上姒修容已然为皇上孕有一儿一女,那十几年的情分不是只凭我几句话就能打消的了的。
  姒修容也不笨,后来终于回味过来,隐约也知道是谁捣的鬼了。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投合皇上的喜好上,我们是同类。
  但我自信,我要比她聪明千百倍。
  姒修容自此却是不敢当面的找我麻烦了。
  想必她也这样告诫了昭娇帝姬,所以昭娇帝姬每次再见我,也最多是瞪我几眼,或者是小声嘀咕几声罢了。
  但她们又何其奸诈。
  她们不敢招惹我,却找了一个出头的蠢人,唆使乌姬与我反目。
  乌姬只是卑微的采女生的孩子。
  我偶尔见过一次她的母妃,相貌虽并不突出,却很是含蓄温婉。可能因为以前做过宫娥,所以待下人也算温和,不拿主子的架子。
  可是乌姬却不像她母妃。
  正确的说,她嫌弃她母妃身份低微,反而投靠了姒修容。
  于是乌姬迫不及待地靠羞辱我来向姒修容母子邀功请赏。
  乌姬虽然是皇上生的孩子,却是低微又不受宠的。她很少能见到皇上的,就是告状到皇后那里,也早被皇后压下来了。
  所以我对她并不客气,常常没几句话就顶了回去。
  昭娇帝姬我暂时还不敢得罪,但却断断不会屈于她之下。
  可是没想到百密一疏,最终有那么一次真的被她抓到了把柄。
  
  那几日太后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皇上、皇后、妃嫔和皇子帝姬们都经常去探视。
  我们正说着话,就见乌姬盛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姒修容假意嗔道:“八姬这是怎么了?一点规矩都没有!”
  就见乌姬狠狠地把一本书扔在地上,说:“你们看!”
  众人的目光都盯向地上的那本书。
  太后拿眼神示意,就有宫娥上前拾起那本书,递给太后。
  太后看了书名,大惊失色,喝问:“八姬这是从哪来的?”
  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乌姬转头看向我,指着我冷冷地说:“刚才我本想去找奴兮,却不想在她的小雅斋里发现了这本书!”
  太后沉着脸把这本书递给皇上过目,皇上看了看,也骤然变了脸色。
  姒修容贸然上前凑去,一字一字地念道:“《治国经略》?”,然后她夸张地叫道:“呀!一个女孩子家怎么看这种书?! ”
  然后我看到了姒修容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本书确实是我的。
  那天我去宫里藏书阁找《文心雕龙》,不小心碰了架子,掉下来的正是这本书。
  我随意翻了翻,有些感兴趣,就拿到小雅斋去了,不想今日有了这种差错。
  太后阴沉的表情中隐含怒气,正要向我兴师问罪,却听见皇上说:“这本书不正是朕上次忘在小雅斋的吗?”
  
  那日晚上,皇上压抑怒容地来到我的小雅斋,把那本书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奴兮,这是怎么回事?!若不是朕今天替你说辞,太后可说不定要怎么罚你了!”
  皇上之所以这样怒气冲冲,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自古后宫不可议论政事,更何况这本《治国经略》不是一般人能看的,是只有皇帝或者储君才有权力看的一本书。
  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喜欢,便拿了回来。
  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慌忙跪下,“皇上赎罪。”
  皇上看我惊恐的样子,再压了压怒火,直接问我:“这本书是哪来的?”
  我知道这话一定要想好了说。说好了,就被当作小孩子不懂事,训斥几句就过去了;若说不好,被治罪阴谋反逆,居心不良也说不定。
  我委屈地说:“奴兮是从藏书阁的地上看见这本书的,本来只打算拣起来放上去,可是见它的书面装潢得很是精美,看着漂亮就拿回来了。但是最近和十二皇子贪玩,这本书上的内容却还一字未看。我看太后娘娘和皇上这样生气,想必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书了……”
  我知道我这样的话很稳妥,因为宫中的书大凡都包装得很精致漂亮。
  皇上再看了看桌上的《治国经略》,果然如我说言,很是精美。
  皇上的脸色缓和下来,扶我起来,解释道:“也不是说这本书不是什么好书,只是不适合你看罢了。”
  事后皇上后以失职罪处死了那天藏书阁当值的几名内侍和宫娥,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然而我心有余悸,发现待在宫中做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殃及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