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0

大神别分心 Chapter2 这个大神一点也不高冷 作者:冬三儿

 目录:  /    /  

01

周五下课的时候,宋橙菲在教室门口被吴星宇叫住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手上拿着课本,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试探地问:“最近很忙吗?都没见你去图书馆上自习。”

“嗯,有点儿。”宋橙菲回答得敷衍。

最近几天向北无孔不入,她都忙着应付他。加上上次看到吴星宇接到白露的电话之后,她的确有意识地减少了和他碰面的机会。

“橙菲……”

吴星宇正准备说什,宋橙菲的手机却响了。

“宋橙菲,你下课了没有?”向北的声音懒洋洋的,隔着听筒清晰地传进两个人的耳朵里。

吴星宇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宋橙菲看了看吴星宇,对着电话说:“都跟你说了没事别老给我打电话,挂了。”

向北嗤了一声,放低声音道:“怎么?我打扰了你和情人的约会?”

宋橙菲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一看,靠在教学楼阶梯下面的石柱旁的人不正是向北吗?见被她发现了,他还挥着手机冲她扬了扬嘴角。

“你怎么在这儿?”待他走近后,宋橙菲仰着头问他。

“来接你吃饭啊,一个人吃饭很无聊。”他无所顾忌地将手臂搭在宋橙菲的肩膀上,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凑近她的耳朵。

宋橙菲推开他,转头问旁边的吴星宇:“对了,你刚刚准备问我什么事情来着?”

吴星宇看了看向北,笑着对她说:“没事,就是问你周末要不要一起上自习?”

“我……”

“她没空。”向北突然开口。

宋橙菲转头看向北,用眼神问他抽什么风,结果他无视掉她,贴着她说:“你周末可是答应了要给我补习的。”

她什么时候答应过?

这时,向北用力地捏了捏她的手,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她横了他一眼,然后无奈地对吴星宇说:“这周恐怕不行,我们下次约时间吧。”

“好啊。”吴星宇笑了笑。

从头到尾,他都保持着很好的脾气,直到转身离开,表情才缓慢淡了下来。

等吴星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拐角处之后,向北自发与宋橙菲拉开了距离。

宋橙菲转头就走。

他跟在她身后。走了一段,宋橙菲受不了,转头问他:“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向北理直气壮:“谁跟着你?这么大条路我不能走?”

宋橙菲被堵得无话可说。

结果,这家伙还蹬鼻子上脸,脸色比她还要难看,冷笑道:“你现在是不是特别不甘心?真不知道你是什么眼神,那种男的有什么好喜欢的。”

“向北你够了啊。”越说越没谱了。

向北似乎气得不轻。

周越给向北打电话的时候恰好撞在枪口上,被向北冷冰冰的语气搞得莫名其妙。不过大家都习惯了,周越直接说:“出来酒吧玩儿吧,就等你了,保管什么烦恼都忘光。”

“不去。”向北说。

旁边有人起哄:“哟,这么大气性,向北你是又在大二学姐那儿吃闭门羹了吧。都说那姐姐不好惹,你非上赶着找骂。”

向北满肚子火没处撒,最后还是经不住一伙人连番轰炸,出校门口拦了辆车,直奔酒吧而去。

宋橙菲凌晨十二点接到向妈妈电话的时候,已经睡下了。

“阿姨,怎么了?”她问。

“橙菲啊,你能联系上北北吗?我打他电话他不接。我刚刚刷朋友圈的时候才发现那小子这么晚居然还在酒吧,我都不敢让他爸知道。”

宋橙菲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床头的灯,脑子一点点清醒。

她说:“阿姨,没事,我来联系他,您不用担心。”

挂了电话,宋橙菲一边穿衣服一边骂向北。

这小崽子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电话连续拨打了三回才被接通,耳边震天响的音乐声吵得人无法集中注意力。她喂了两声,那边传来陌生的男音。

男生大着舌头喊:“向北……向北……你电话。”

“谁啊?”是向北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男生估计是看了一眼手机备注,继续吼着声音说:“是……超级无敌讨厌的某个女人。”

坐在出租车上的宋橙菲嘴角抽了抽,对向北的幼稚,她只能朝天翻个白眼。

“你们在哪儿?”她问。

……

宋橙菲赶到酒吧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

她在酒吧里绕了一大圈,才在某个卡座里找到了东倒西歪的一群人。

她一眼就认出了向北。

酒吧昏暗的光线里,他斜歪在沙发的一角,眉头微微皱着,即使醉了,浑身也散发着“我很不爽,不要靠近我”的气息。

宋橙菲走上前,拍拍他的脸叫他:“向北,醒醒!”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宋橙菲。”

居然还能认出她来。

宋橙菲没好气地说:“向北,你长本事了啊,喝个酒喝得全世界都在找你,就你那一杯倒的破酒量你还敢来酒吧?”

“你好烦。”他咕哝了一句,被她扶起来之后就顺势靠在了她身上。

宋橙菲一时之间还有些稳不住一米八的他,好在他的朋友之中还有两个清醒的人,帮着她把人弄出了酒吧。

送上车的时候,有个男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冲她说:“学姐,不好意思啊,我们不知道向北他酒量那么差,不该叫他出来喝酒的。”

“没事,都是他自己作的。”

“宋橙菲!”前一刻还靠着她的向北突然站直了身体,他眯着眼双手捧着宋橙菲的脸左右打量,然后突然沉了脸色说,“谁准你一个女生来这种地方的?”

啪!宋橙菲给了他胳膊一巴掌。

他瘪瘪嘴放开了手,宋橙菲说:“老实站着!”

回程的车上,向北搂着宋橙菲的腰不撒手,毛茸茸的脑袋还一个劲儿在她脖子里蹭。

宋橙菲被他烦得不行,推他:“向北,能不能好好坐着?”

“橙橙……”结果,他还越搂越紧。

宋橙菲则被这个称呼惊得忘记要推开他这件事,向北叫她“橙橙”时还是在牙牙学语到上幼儿园的期间,到了他开始会到处蹦跶之后,他就只会叫她宋橙菲,喊她的语气就像跟她有八辈子血海深仇似的。

宋橙菲低头看他。

他闭着眼睛,睫毛很长,白净的脸上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了浅浅一层红晕。

“橙橙,我难受。”他还一个劲地哼哼。

宋橙菲摸了摸他的额头,皱着眉问:“哪儿难受?”

他就抓着她的手去摸自己的脸,迷迷糊糊地说:“哪儿都难受。”整个人动来动去,让宋橙菲想到了被向北收养的那只二哈可乐。

让你喝酒!宋橙菲没好气地挥开他不安分的手说:“别撒娇,到底哪儿难受?”

前面开车的四十来岁的司机笑着说:“你们感情真好。”

宋橙菲:“……”

她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颗脑袋,心想,那些妹子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这货是个高冷大神的?

02

向北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

三月的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窗帘在室内洒下一地的星星点点,他用手背覆在自己的额头上,半天没有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醒了,起来吃饭。”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向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他看着站在门口,手上还提着早餐的宋橙菲一时恍惚。他记得自己昨天去酒吧喝酒了,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宋橙菲看了看他凌乱的发丝和脸颊上的红痕摇摇头,白他一眼说:“我要是没在这儿,你昨天晚上是打算睡大街吗?”

他晃晃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

坐在餐桌边之后,他偷偷看了宋橙菲好几眼,然后才问:“我昨天没干什么丢脸的事情吧?”

宋橙菲脑子里立马浮现了他抱着自己不撒手的画面。

她看了他一眼说:“没有。”

在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又说:“不过就是抱着路边的电线杆子忏悔了半个小时,说你错了,不该好的不学学坏的。”

向北的脸色越来越僵,直到看到宋橙菲一脸玩味的表情,意识到这不过是宋橙菲胡诌的,脸色才缓了下来。

宋橙菲欣赏了一下他的变脸速度,才说:“吃完饭给阿姨打个电话,她昨天晚上担心了一夜。”

“知道了。”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

吃完早饭,向北去打电话,宋橙菲收拾完桌子准备回学校。

向北瞄到她的动向,从屋里蹿出来堵在门口,皱着眉问:“这么早你去哪儿?今天周末,不是说要给我补习吗?”

宋橙菲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幻听。

向北主动要求补习就跟太阳是从西边升起一样好笑,她疑惑地上下打量他:“你昨天喝酒把脑子给喝坏了?”

“宋橙菲!”他暴躁地抓了抓头发,最后蛮横地说,“我不管,你今天必须给我补习。”

半个小时后,宋橙菲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熟练地打开电脑的向北,有些无语。

就知道补习什么的,就如那浮云一般不可靠。

她问他:“不是要补习吗?”

他头也不回:“你先让我打完两把,我今天的训练时间都还没有达标。”

宋橙菲恍然想起了向北还没有被俱乐部签走之前的那两年,和许多网瘾少年一样,为了玩一把游戏,和周围的人斗智斗勇。

他开了游戏,转头对宋橙菲说:“上游戏,我带你。”

“我现在不想打。”宋橙菲拒绝。

“那把你账号给我。”

“你干吗?”

“怎么那么多事儿,我用你的账号,替你上分行不行?”

宋橙菲看他那不依不饶的劲儿,最后还是把账号给他了。

向北登录账号后,正打算单独开一把排位,却发现有人发来了消息。

【星际宇航】:橙菲,来双排。

他如果没有记错,这个账号应该就是那个叫吴星宇的学生会主席,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点了同意。

进入游戏后,向北锁了射手后羿,这让一向和宋橙菲搭档习惯打射手英雄的吴星宇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选了个刺客露娜。

这一战局打得很“谜”,无论是友方还是敌方都看出了不对劲。

游戏开局,向北和吴星宇都选择在野区发育一波,结果后羿总是抢先露娜一步,抢下了蓝爸爸和红爸爸。

然后还在频道里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手快。”

而且为了配合宋橙菲本人的游戏操作水平,向北明显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可谓是戏精本人了。

吴星宇当然不可能和“宋橙菲”计较,结果游戏开局十来分钟的时候,气氛越发诡异,不说抢野这种事情,向北还抢了吴星宇好几个人头,任谁都能看出两人不对劲。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我方【枯藤老树昏鸦】:两位两位,什么情况啊?

我方【楚留香本人】:虽然你们的操作都挺好的,但是,请问你们还记得我们是一个队的吗?

我方【星际宇航】:你不是本人。

我方【橙子有点儿酸】:你管得着吗?

我方【枯藤老树昏鸦】: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故事啊……

我方【楚留香本人】:兄弟,墙倒了都不扶,就服你。

这把游戏就在这么尴尬的氛围当中结束了,他们这边刚开始还占着优势,到后面直接崩盘被对方杀穿。

等到下午两点,在自己房间待了一上午的宋橙菲再到客厅找向北的时候,被一屋子的烟味儿熏得够呛。向北坐在椅子上,嘴里还叼着一截没有燃尽的烟。

那放荡不羁的模样,真真是……欠抽。

她忍不住伸手夺下烟。

“干什么?”向北在发现嘴里的烟被人抽走的第一时间,就射过去一个冰冷的眼神。

看到是宋橙菲,他才想起宋橙菲还在家里这回事,气势瞬间弱了大半。

“什么时候学会抽这玩意儿的?”宋橙菲在烟灰缸里掐灭烟,皱眉问他。

“早会了。”他说。

向北的抽烟史始于初中,宋橙菲曾经也见到过,但是初中的小屁孩儿嘴上叼根烟无非就是为了装酷,真让他吸两口,还能被呛咳半天。

哪像现在这样,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整个房间乌烟瘴气,烟灰缸里更是落满了烟头,这么不要命的吸法,真让人怀疑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的身体健康程度。

“戒了。”宋橙菲冷酷地说。

向北闻言扔下游戏,干脆直接盘腿坐在了椅子上,一双墨黑的眼睛就那样盯着宋橙菲,也不说话。

宋橙菲被他盯得心里一跳:“你看我干什么?”

“宋橙菲。”他突然开口,饶有兴致地欣赏了半天她越来越僵硬的脸色后说,“你怎么这么喜欢管我啊?就因为我们两家关系好?”

宋橙菲被他这个问题问得一愣。

她认认真真反思了一下,她一个从来很少对外界事情上心的人,为什么偏偏遇到向北的事情,就老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因为两位太后的指示?因为向北比自己小?

都不是。

宋橙菲打从两人穿开裆裤起,她就成了这样一个角色——牵着向北蹒跚学步、牙牙学语;再大一点,在向北父母都忙的时候,把他带回家;在他越来越开始横行霸道的时候,先家长一步,给他警告。

这样从小照顾着一个人长大的习惯,像是融入骨血一般改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