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与 全文 作者:鲁迅

漫与 全文 作者:鲁迅
地质学上的古生代的秋天,我们不大明白了,至于现在,却总是相差无几。假使前年是肃杀的秋天,今年就成了凄凉的秋天,那么,地球的年龄,怕比天文学家所豫测的最短的数目还要短得多多罢。但人事却转变得真快,在...

世故三昧 全文 作者:鲁迅

世故三昧 全文 作者:鲁迅
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世故”似乎也像“革命之不可不革,而亦不可太革”一样,不可不通,而亦不可太通的。 然而据我的经验,得到“深于世故”的恶谥...

谣言世家 全文 作者:鲁迅

谣言世家 全文 作者:鲁迅
双十佳节②,有一位文学家大名汤增敡先生的,在《时事新报》上给我们讲光绪时候的杭州的故事③。他说那时杭州杀掉许多驻防的旗人,辨别的方法,是因为旗人叫“九”为“钩”的,所以要他说“九百九十九”,一露马脚,刀就...

论语一年 全文 作者:鲁迅

论语一年 全文 作者:鲁迅
——借此又谈萧伯纳 说是《论语》办到一年了,语堂(2)先生命令我做文章。这实在好像出了“学而一章”(3)的题目,叫我做一篇白话八股一样。没有法,我只好做开去。 老实说罢,他所提倡的东西,我是常常反对的。...

非所计也 全文 作者:鲁迅

非所计也 全文 作者:鲁迅
新年第一回的《申报》(一月七日)(2)用“要电”告诉我们:“闻陈(外交总长印友仁)(3)与芳泽(4)友谊甚深,外交界观察,芳泽回国任日外长,东省交涉可望以陈之私人感情,得一较好之解决云。” 中国的外交界...

药 全文 作者:鲁迅

药 全文 作者:鲁迅
一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
经典短文 2021-09-01

鸭的喜剧 全文 作者:鲁迅

鸭的喜剧 全文 作者:鲁迅
俄国的盲诗人爱罗先珂⑵君带了他那六弦琴到北京之后不久,便向我诉苦说: "寂寞呀,寂寞呀,在沙漠上似的寂寞呀!" 这应该是真实的,但在我却未曾感得;我住得久了,"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⑶,只以为很是嚷嚷...